菲律賓對台旅遊禁令為何逆轉?部會間的利益衝突、台商影響力與台灣的克制

菲律賓對台旅遊禁令為何逆轉?部會間的利益衝突、台商影響力與台灣的克制
(自左至右)總統府發言人室秘書Martin Andanar、衛生部長Francisco Duque III與觀光部部長Bernadette Romulo Puyat。|Photo Credit: 菲律賓總統府發言人臉書直播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台灣堅持實行取消免簽作反制手段,若菲律賓堅持不解除對台旅行禁令,最終台菲彼此都得不償失,所幸最終兩方克制,兩國人民往來的利益繼續獲得保障。

這次的旅遊禁令來得突然,也解除得突然,看似菲律賓style的正常發揮,但其中有許多細節值得探討,也值得深思。

首先是菲律賓政府,各政府部門之間好聽一點是各司其職,但實質上就是各自為政。然而,今天每個部門都有必須恪遵的原則,以率先發佈禁令的衛生部立場來看,身為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會員國,遵守WHO的一中原則,並無不對,然而其中最為巧妙的地方,就是率先發聲的不是部長而是次長,發聲後發現不對勁,衛生部成為眾矢之的,部長再私下表示次長的發言沒有經過他的授權。這說得通嗎?如果真的沒有經過授權,次長為什麼可以代表衛生部發言?所以這是巧妙的地方,衛生部先派次長發言,有問題再讓部長出來滅火,這樣的安排,其來有自,目的也是為了在之後有得以緩衝的空間。

再來是這次最大的利害關係人──馬尼拉經濟文化辦事處(Manila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MECO)。整個MECO運作的目的只有一個──跟台灣往來,如果旅遊禁令發佈了,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MECO,除卻失去簽證費用等收入來源之外,組織經營的方向也瞬間模糊,那組織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MECO其實就是個外交使館,只是台菲之間沒有正式邦交,所以用了辦事處的名義來運行。它是兩國之間官方及民間單位連繫的橋樑,如果今天旅遊禁令確定,MECO也幹不了事,這意味著兩國之間檯面上跟檯面下所有的交流都得暫停,MECO肯定不能接受。所以,MECO在此次的談判中也扮演著格外重要的角色,為什麼在14日週五的內閣會議派上副主席出馬參加,意義就在此,至於為什麼不是主席親自出馬?上面講過了,王牌不能馬上show hand啊!

其實這幾天,個人覺得影響最深的,是在菲律賓的台商前輩們。這段時間台商前輩們動用了各式各樣的人脈遊說各部門的官員及民間人士,讓他們理解這個禁令影響有多廣泛,若不趕緊撤掉,影響會有多大。拜台商們數十年來紮根經營之賜,以結果來看,確實起了關鍵的作用。這同時也顯示出政府單位在海外的運作,台商絕對是關鍵的東風。

在菲律賓人的心中,對台灣的印象一直不錯,良好的互動關係也讓菲律賓民間普遍都知道,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有一次跟菲律賓朋友聊到這件事,我跟他說,中國覺得台灣是他們的一部份,菲律賓朋友戲謔地回答我:「喔,這很正常,因為他們也覺得菲律賓是他們的一部份。」

最後,得特別提一下,雖然有的執政黨或是在野黨的民意代表,在第一時間跳出來開記者會、出了一堆意見,但都非常不適用。像是說要取消菲律賓的免簽反制,或是說限縮菲籍移工輸入,甚至通通趕回去,說老實話,這都是沒有認清現實的「大國心態」在作祟,才會搞不清楚狀況,台灣真的沒有籌碼跟菲律賓鬥,也不適合這樣鬥,這些作法就像七傷拳,但傷敵只有三分,自損卻占了七分。

2018年科威特有數起菲籍移工受虐甚至身亡的消息傳出,杜特蒂震怒,直接全面停止輸出勞工到科威特,也大舉召回當地菲籍國民。科威特當時有多少菲籍移工?25萬人!台灣現在有多少菲籍移工?12萬人!他25萬人都敢撤,台灣這區區12萬人他有在怕?除此之外,菲律賓是東協的一員,所以他們到東協各國都享有免簽證的優惠,只有來台灣還要簽證,你真的以為他怕你取消旅遊簽證?大不了不來台灣,去其他國家玩就好,台灣有什麼理由讓他們非來不可嗎?

為了一時的情緒,而沒有認清國際現實,這樣的背景下做出的決策,將十分可怕;所幸此次的決策者懂得忍,在蒐集資料後,柔性安排MECO副主席出馬,並提供該有的資料,在內閣會議上進行完整的溝通,才讓旅遊禁令解除,這必須嘉許。

其實,旅遊禁令的解除,也只是一切回到原點。接下來,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該如何站穩腳步,除了商業的深根(鼓勵更多人赴菲創業)、醫療的守護(醫療經驗的共享與支持)、能源的利用(如何利用菲律賓的氣候優勢作為非核家園的示範點)、文化的傳遞(近年被韓國及中國文化影響甚深,如何重塑台灣文化軟實力?)之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每一個台灣人都責無旁貸。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