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法理情」的順序擺對,「承擔國籍選擇」雖不兼愛但符合人道與人權精神

把「法理情」的順序擺對,「承擔國籍選擇」雖不兼愛但符合人道與人權精神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社會對中國的情感可以理解,但少數群體為了於法不合的事宜,忽視多數家庭面臨的威脅和擔憂,不僅試圖踐踏這些境內多數人的人權,更剝奪境外特定對象依其國籍所享有的優秀醫療權利。

台灣社會對中國的情感可以理解,想要建立台灣共同體的想法也可以理解,但任何群體的建構,不能建立在群體自身的精神異裂上。少數群體為了不合法的事宜,忽視多數家庭面臨的威脅和擔憂,不僅試圖踐踏這些境內多數人的人權,還在其拋棄子女而剝奪其人權後,試圖進一步剝奪境外特定對象依其國籍所正享有的優秀醫療權利,這不是一個自由民主,以人權與法治立國的社會該出現的現象。

註解

  1. 伊曼努爾‧康德,〈永久和平論〉,李明輝譯,《康德歷史哲學論文集》,(台北:聯經,2013),p.189.
  2. Ibid., pp.190~192.
  3. Ibid., p.193.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