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考慮用「超級黨代表」拉近民意,最好先看看美國民主黨1968年的慘痛教訓

國民黨考慮用「超級黨代表」拉近民意,最好先看看美國民主黨1968年的慘痛教訓
1968年8月29日,芝加哥希爾頓酒店的民主黨代表大會場外,國民警衛隊跟民眾的對峙衝突│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最撕裂的社會、最對立的族群、最痛苦的年代,選出了一個最不適合的候選人,貫徹黨意不惜違背民意,這就是1968年民主黨超級黨代表們的傑作。

從很多國際事件,可以發現台灣不少政治新聞的盲點。像是近期熱鬧滾滾的美國總統初選,跟國民黨最近的新聞就有關。

國民黨從年初大敗後,就成立改革委員會討論各項失敗的原因,2月13日召開的「組織改革」諮詢會議,其中一項討論到地方首長、立委或是優秀的從政黨員成為「當然黨職人員」,理由是希望縮短黨意跟民意的落差,證據是美國就有「超級黨代表」制度,所以有其必要性。

不知道提出此說法的人,是從什麼角度思考?

把黨內從政同志拉到黨中央擔任黨職的立意沒有錯,不過怎麼會用美國民主黨的超級黨代表來舉例?若對美國政治稍有了解,就該知道超級黨代表是一個與民意「非常脫節」的制度。

鮮血與暴力的1968年,美國史上最痛苦的大選

我們先把時間拉回1968年,那一年美國正好要選總統,時任總統是民主黨的詹森(Lyndon B. Johnson)。詹森在第一場黨內初選的新罕布夏州僅險勝,隨即宣布退選,不久後轉而支持臨時參選的副總統韓福瑞(Hubert Humphrey)。

那一年的總統大選,對美國人而言極其痛苦。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民主黨初選候選人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先後被刺殺。這位甘迺迪就是被刺殺的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的弟弟,民主黨初選也因此停擺。不過令美國人感到痛苦的,不僅是兩位政治明星的殞落,還有一個原因:越戰。

當年詹森之所以會無法走完初選,就是美國社會反對越戰的聲浪非常強烈,連帶影響對詹森的支持,副總統韓福瑞即使調整對越戰的立場,但依然難逃越戰罵名。所以民主黨初選由高舉反越戰大旗的聯邦參議員麥卡錫(Eugene McCarthy)領先。

初選在羅伯特・甘迺迪被刺殺而停止時,麥卡錫贏得了六個州的初選、總票數達38%;所有反越戰的候選人票數總和,更高達80%,可見這是主流民意之所在。

既然如此,反越戰的頭號人物麥卡錫應該篤定會被提名吧?很荒謬,結果不是如此。

AP_19212689893412
1968年美國民主黨全國黨代表大會會場|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民主黨的總統提名,應該要由各州黨代表依據選民初選結果,選出該黨正式提名的候選人,不過當年的初選因為羅伯特・甘迺迪之死,根本沒有選完,所以8月26日至29日在芝加哥舉行的全國黨代表大會,將在各種不確定之下選出黨的總統候選人。

當時因為金恩被刺殺,全美的種族氣氛緊張,加上反越戰的民意強大,在民主黨代表大會場外便出現警民激烈衝突的血腥慘況;而被暴力與鮮血包圍的民主黨代表大會,最後竟然選出了根本沒參加初選的副總統韓福瑞擔任總統候選人。初選投票不是以反越戰為主流嗎?為何還選了跟越戰脫不了關係的韓福瑞?原因就出在由黨的公職人員組成的「超級黨代表」。

黨代表有兩種,一種是依照選民投票結果,按比例分配的各州黨代表,另一種則是不受初選結果影響的超級黨代表,想投誰就投誰。當時麥卡錫在黨代表大會拿到601票,韓福瑞則是1759.25票,幾乎所有初選投票的黨代表都依循民意投給麥卡錫,但擁有自主權的超級黨代表,全部都被黨中央「喬」給韓福瑞。

此外,民主黨的阿拉巴馬州長華萊士(George C. Wallace),因為種族議題跟民主黨分道揚鑣,脫黨參選總統。當時困擾民主黨的兩大議題,一個是種族,一個是越戰,華萊士因為種族問題脫黨,嚴重分裂選票,照理來說應該是把另一顆越戰的炸彈給拆除,能不能加分不一定,但至少降低繼續失血的可能,但沒想到民主黨的超級黨代表,還是不顧反戰聲浪,硬是選了韓福瑞,最後讓共和黨提名的尼克森(Richard Nixon)以301張選舉人票擊潰韓福瑞的191張,終結民主黨執政。

在最撕裂的社會、最對立的族群、最痛苦的年代,選出了一個最不適合的候選人,貫徹黨意不惜違背民意,這就是1968年民主黨超級黨代表們的傑作。

再來看2016年的民主黨初選,很多超級黨代表一開始就表態支持希拉蕊(Hillary Clinton),選民根本還沒開始投票,希拉蕊就靠超級黨代表遙遙領先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現象,似乎也稱不上民主。桑德斯的起跑線比希拉蕊還要後面,在氣勢上就先輸一截,對許多「西瓜派」選民來說,一定會產生無法估計的投票行為。

希拉蕊整場初選獲得的2842張黨代表票,就有572張來自超級黨代表,若這些超級黨代表全部都改投給桑德斯,希拉蕊將輸掉黨內初選。

民主黨為此還進行了選務改革,從今年大選開始,超級黨代表無法在黨代表大會首輪票選參與投票,除非投票陷入僵局。等於間接取消超級黨代表的投票權,避免某些候選人在一開始就被黨內高層「喬」掉。

看到這裡,還覺得超級黨代表能縮短跟民意的距離嗎?

如果你們真的比較聰明,那為什麼會一直輸?

國民黨有這麼多智庫、學者、專家,怎麼還會提出「用超級黨代表縮短黨意跟民意的差距」這種理由?難道不曉得連美國民主黨都知道這制度有問題,選擇改掉了嗎?

超級黨代表有沒有民意基礎?有。但能不能反映民意?完全是另一回事。這些超級黨代表雖是民選公職人員,不過跟黨的長期利益綁在一起,只要有可能讓既得利益動搖或瓦解,他們不可能忠於民意。

重點不是什麼身分的人成為黨務人員,而是黨的運作機制,有沒有能讓民意傳達的管道。國民黨的中常委有多少立委?某些人還不知道已經幾連霸了,但他們有反映民意嗎?

沒有,因為民意之前,是利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