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果汁機」團員大異動,樂迷稱「在情人節被分手」

「血肉果汁機」團員大異動,樂迷稱「在情人節被分手」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當大家開始期待血肉果汁機會有更多的演出,卻無預警的宣布吉他手阿慶、貝斯手大君、鼓手柏瑞正式離團,許多樂迷紛紛哀號,甚至懷疑血肉果汁機是不是要解散了。血肉果汁機後續的動向如何,為何一次退出一半以上的團員,仍然在樂迷中沸沸揚揚著。

團名相當駭人的「血肉果汁機」成團逾13年,是台灣相當少見的死金類型。該團在2009年,就開始有實體作品《下體潰爛 A Morbid State》這張EP問世,但血肉果汁機是在2015年開始較有規劃性的發行專輯及演出後,並開始展露頭角。

像是金音獎的提名及獲獎,受邀到日本的《Summer Sonic》音樂祭演出等等,更在2019年得到金曲獎最佳專輯獎的提名。這些肯定對「血肉果汁機」無疑是個很好的轉機。樂團要靠玩音樂做為工作,商演是很重要的收入,但死亡金屬在台灣很難接得到商演,「血肉果汁機」亦是如此。因此在金曲獎露出後,「血肉果汁機」在商演上開始有比較多的機會。

正當大家開始期待「血肉果汁機」會有更多的演出,甚至更多的國外巡迴的時候,卻無預警的在2月13日下午9:00於Facebook粉絲專頁宣布吉他手阿慶、貝斯手大君、鼓手柏瑞正式離團,其中吉他手阿慶更是團長及創團元老。

許多樂迷紛紛哀號,甚至懷疑「血肉果汁機」是不是要解散了。血肉果汁機於隔日又在Facebook粉專報告並沒有解散甚至不會休團。但血肉果汁機後續的動向如何,為何一次退出一半以上的團員,仍然在樂迷中沸沸揚揚著。

血肉果汁機的創作核心

2015年所發行的《GIGO》是血肉果汁機創作核心及風格的開端,創作樂團呈現給樂迷的不僅只是音樂而已,專輯視覺、舞台效果都是樂團創作的一部分,「血肉果汁機」是將整體創作打造的非常完整和高規格的樂團。 若我們只從2015年開始談起,會發現台灣傳統多神信仰的內涵還是儀式,都是血肉果汁機最常用的創作素材。

在音樂方面,血肉果汁機成功的將台灣傳統旋律五聲音階結合重金屬熱血暴力的編曲形式,透由完整的故事軸線來完成專輯每一首歌詞及歌序,除了信仰元素更融入哲學思維,呈現樂團自己特有的宇宙觀。在專輯視覺上也毫不馬虎,例如將《GIGO》的專輯設計成經書的樣子,本專輯也在2016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

GIGO一詞現在常被拿來代稱主唱仲宇,但這個形象其實是血肉果汁機所創造的一個神祇,而主唱仲宇戴著一個豬頭面具象徵成為GIGO的乩身。「血肉果汁機」對GIGO也有解釋,GIGO與其說是神祇毋寧更是一個信仰,存在於人們對他的相信中,所以不信仰他他便不存在,人相信的其實是自己。

「血肉果汁機」專場表演命名為《血肉宮:建宮蓋廟演唱會》,2016這場演場會位在台中,竟然還在開演前清空門票,之後更入圍金音創作獎最佳現場演出獎,也因為這場專場視覺概念非常完整,例如兩條高規格打造的龍柱、Intro Video概念前衛,背景影片及燈光的舞台效果使樂迷像是完全浸沐在另一個空間。這場演出除了入圍第七屆金音創作獎最佳現場演出獎,更因為被許多樂迷認為是經典,後續也發行DVD供樂迷收藏。

諸如以上的細節,「血肉果汁機」在樂團品牌每一處完成度皆十分高規格,稱呼為大團絕不為過。

成員轉變,但血肉果汁機步伐不停

血肉果汁機在隔日2月14日,針對三位團員離團表示「血肉果汁機」仍會繼續存在,第四屆的專場表演也會舉行。但仍被難以接受的樂迷們稱呼此舉為「在情人節被分手。」

搖滾樂團的團員加入或退出是很常見的事情,除了創作理念不同,人際關係的因素,也有一部分是經濟壓力導致團員組成的不穩定。於先前採訪火球祭的採訪中,也有樂團提到團員改變雖然會有創作上的火花,但團員的穩定更有助於作品擊樂團經營的穩定度。

成團13年的「血肉果汁機」並非第一次有團員組成改變,之前也有像是馬力、阿中鼓手等等其他的改變。但這次的團員組成改變之所以引起比較大的波瀾,跟「血肉果汁機」在2015年不管是在創作和露出都比較穩定,並且已經以目前樂團組合奠定一定程度的樂迷及聲量有關。

很關鍵的原因之一是2016年血肉果汁機開始有具規模的現場演出,幾次訪談中可以歸納出,現場演出是是台灣樂團奠定群眾基礎、累積聲量最好的方式。也再一次證明好的音樂祭對獨立音樂產業的重要性。

「血肉果汁機」在音樂祭的表演也十分出色,阿慶與阿霖兩把電吉他急促但是進切有律的死核鞭打樂迷的耳膜,大君貝斯厚實粗烈搭配鼓手柏瑞鼓點響亮緊切轟炸樂迷的心臟,加上主唱仲宇戴著豬頭面具(告別GIGO之後,仲宇換了另一款藍色豬頭),在台上支使樂迷們起立蹲下跳起來或是撞在一起,現場表演就像是一場神秘的儀式,是血肉果汁機在音樂祭也是大爆滿的迷人之處。

向「血肉果汁機」致敬,並期待所有成員繼續開創

《打鬼》遊戲原聲帶《血肉講鬼:老宅豪門》是這個組合的最後作品,整張專輯比起上一張樂團專輯《深海童話》要更陰森詭譎,是獨立樂團跨界製作的佳作之一,很可惜在這樣優質作品問世不久之後,血肉果汁機的團員有了新的決定和動向。

趁本篇文章整理「血肉果汁機」這些年的呈現給樂迷的美好與感動,並向他們當初勇敢堅持死核重金屬這種不討好市場的創作類型致敬。並期待不管是血肉果汁機或是離團的大君、柏瑞和阿慶,在未來的表演和創作,持續為逐漸成熟的獨立音樂產業開創更多令人驚豔的可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