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兵可用、有兵誤用」的台灣國軍,如何「抗中保台」?

「無兵可用、有兵誤用」的台灣國軍,如何「抗中保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府宣稱可以抵擋中國武力侵略,一部分是想要反制中國共產黨政府宣傳機器,長年來一貫描繪台灣的軍隊無能也無力抵抗解放軍的入侵。然而隨著中國解放軍高速的現代化和軍力增強,中國政府的這種描述恐怕正從宣傳邁向現實。

本文原由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於2020年2月15日刊載,英文原文報導於此。經資深主編同意授權,由原文作者翻譯為中文於關鍵評論網專欄發表。

隨著中國的軍事威脅日以繼夜增加,台灣迫切需要更強更有效的國防以嚇阻中國入侵,然而當前台灣軍隊的戰力漏洞已達到危機的程度,而主事者卻又不願公開承認問題的存在。

儘管台灣不斷向美國花錢做各種引人注目、光鮮亮麗的軍事採購,例如M1戰車和F-16V戰機等等,事實是台灣軍隊的第一線實戰部隊嚴重缺人、而整個國軍的後備動員系統糟糕到幾乎沒有專家認為,台灣在戰時有任何的後備戰力可以依靠。這些問題多年來不斷累積、也不是沒有人不斷指出問題的存在,然而台灣的政府主事者和當權者顯然沒有意願去正視這些問題,遑論採取任何可以解決問題的政策。

台灣國防部在紙面上的兵力總員額為21萬5000人,然而這其中只有18萬8000人是軍職,其餘為文職及聘雇員。以2018年為例,軍職部分只有15萬3000人,也就是81%的編現比,然而即使這個整體的數字都無法凸顯出實際問題的嚴重。

本調查匿名採訪之台灣軍中人士之一為陸軍現役林姓中校,依林中校說法,陸軍的所謂實戰部隊,也就是包含裝甲、機械化步兵、砲兵等部隊,實際上人力編現比都只有60%-80%之間。這個數字的真實性可以從台灣媒體的報導資料驗證,依據國防部提供給立法院質詢的公開資料,「第一類戰鬥部隊」編現比的確普遍「低於八成」。

「這個數字乍聽下沒什麼,其實表示我們一開戰就會有三分之一的戰車沒人操作,那就跟三分之一戰車其實不存在是一樣意思。」曾擔任陸軍某裝甲旅營長的林中校說。

人力短缺的問題非常明顯是台灣國軍近年從徵兵制轉為募兵制的必然後果。全面募兵制是在國民黨籍的馬英九總統任期內拍板進行的,而民進黨籍的蔡英文總統任期至今延續其政策,也沒有任何改變募兵制的動作或表態。儘管蔡英文一遇選舉就會高喊「抗中保台」、宣傳可以擊退中國的軍事威脅,其政府沒有採取任何解決當前問題的實際政策或改革意願。

台灣憲法第二十條明言「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之義務」,世界上許多其他國家也仍然實行徵兵制,尤其是受到嚴峻軍事威脅的國家如韓國、以色列(連女性也要服兵役,雖然少數族群可以豁免)。在2017年前台灣的徵兵制是男性服一年兵役,一年的役期相較韓國的18-22個月或以色列的32個月都已經算是很短的。本調查採訪的台灣軍官多認為,一年的役期從國軍人力運用角度來看仍不夠長,但至少已足夠訓練出一個普通的士兵。

2017年後役期被減短到只有四個月,大部分的役男甚至服役更短時間,因為他們可以透過高中、大學時的「軍事教育訓練」來折抵最多兩週的役期。這些四個月役期的役男通常先接受五週的新兵訓練,再被分派到其他部隊進行更多的專長訓練。然而事實是現在大部分志願役軍官和士官都把他們視為過客而非可訓練、可運用的士兵,因為他們只待短短三個月就會退伍離去。

「這些四個月的兵基本上不會參加什麼大型演習或下基地,軍中長官一般都跟他們說,好好待到平安退伍就好,根本就是像夏令營一樣。」林中校這樣描述,此說也基本符合本調查所匿名訪談的幾位服過四個月兵役的退伍人士經驗。

x3je60o2k5ydkns5myp0tk2cm290r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全志願役政策原本的目標之一是要讓台灣國軍更加專業化,讓部隊的基層由專業的志願役士兵作為骨幹,這些人通常簽下至少四年的兵役合約,理想上軍隊還會用各種方式讓他們服役更久、把當兵作為他們生涯的職業。然而儘管國防部每年都宣傳成功招募多少兵、達到多少目標,事實是趕鴨子上架的募兵制,導致台灣國軍基層近年大鬧人力荒,而且越關鍵的實戰部隊問題越是嚴重。

實戰部隊當下特別缺人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志願役士兵不像以前徵兵制的役男一般,可以隨國軍的內部需求而分派,他們可以透過程序、隨自己意願申請調派到其他部隊,而當下一般基層士兵視為「理想」的部隊往往都是後方的單位,例如訓練學校、守備部隊、資電群等等,只要一有機會志願役士兵就會申請調到這些部隊。而最關鍵的實戰部隊如裝甲、機械步兵、砲兵等反而最沒人想去、沒人想留。最致命的是若戰爭爆發,一旦實力堅強的解放軍地面部隊成功登陸,這些實戰部隊卻是台灣可以抵抗的最後一道防線。

為何國軍實戰部隊沒人想去眾說紛紜,最酸但也最常見的說法之一就是「草莓兵」,說大多台灣人不喜歡實戰單位艱苦的訓練和戰鬥責任。然而與許多專業士兵訪談後才會發現實情並非如此簡單,許多人會抱怨軍中的伙食和住宿環境不太理想,尤其是每年必須不斷在駐地、演習、下基地之間輪調的實戰單位。而且「步砲裝」等實戰單位有大量的武器、裝備、車輛必須維護保養,當前單位普遍缺人的情況又讓更少的人必須負擔同樣重的責任,導致大部分志願役士兵認為留在這些單位只是吃力不討好。

若從零星的幾個民意調查來看,台灣大眾對於徵兵和募兵似乎沒有共識。2015年有某立法委員引用一個民調數據宣稱台灣有將近六成的民眾支持恢復徵兵制,國防部則引用另一個民調宣稱有六成的民眾「滿意募兵制」。事實是這幾個所謂民調,其結果似乎都受到民調進行者本身問題和問法的高度影響,參考價值相當有限。

不管要相信哪個「高達六成」的民調,事實是過去十年間的馬政府和蔡政府都不願在募兵制上踩剎車,也不想冒任何政治風險改回較長的兵役役期,儘管該政策導致國防戰力嚴重破洞的後果已再明顯不過。最近一屆總統選舉中,蔡總統的競爭對手高雄市長韓國瑜也不支持返回以前的徵兵制,只是拋出了所謂「徵兵募兵並重」的說法。

國家政策基金會研究員揭仲說,台灣國軍的人力短缺在軍中呈現的非常明顯,大家對問題的存在也都心知肚明,然而國軍高層的戰略規劃似乎從沒有正式面對該現實。曾在立法院擔任多年國防相關事務助理的揭仲說,國軍的演習兵推,仍都匪夷所思地假設開戰時我軍部隊會有至少90%的戰力,那在以前徵兵制時代或許是真的,但明顯不符合現在第一線實戰部隊現編比普遍低落的現實情況。

本調查所訪問幾位近年曾參與漢光演習電腦兵推的軍官,也都指出這個明顯的缺陷,這讓人懷疑國軍針對中國軍事入侵時台灣可以抵抗多久、抵抗多少的兵棋模擬,有許多恐怕都是建立在事實上不存在的「虛擬士兵」上。

假如台灣國軍有完整而有效的後備動員系統,現有部隊的人員短缺問題或許不會那麼致命。在紙面上台灣國軍號稱有高達兩百萬人的後備軍人可以動員,依據後備指揮部自己的說法,一旦戰爭爆發,國軍可以迅速動員這些後備軍人補充現有單位缺額、替補戰損人員、同時編組出大量戰時動員的後備單位部隊來增強台灣的防衛能力。

本調查採訪的前陸軍中校黃竣民對此表示,國軍的這些說法都是寫小說般的宣傳,因為當前台灣的後備軍人系統「完全不可能」增援現有的實戰部隊,一般人所想像的後備系統是以色列那套曾受戰爭洗禮、符合戰時邏輯的「原兵回原伍」後備系統和作法,在台灣根本不存在。已退伍的黃竣民在後備議題乃至台灣國防、軍事歷史上著墨甚多,其臉書粉專也有諸多讀者。

依黃竣民說法,台灣現有後備體系不會區分一個後備軍人是曾當了五年特戰部隊傘兵的菁英,或是只服了四個月兵役的菜鳥,後備指揮部的標準程序是把所有動員來的後備軍人都塞進幾個戰時臨時編成的「後備步兵旅」,這樣的後備部隊沒有任何專精、沒有專屬車輛載具、除了基本的步槍(許多是舊式的)外沒有其他裝備,組成的軍官也是戰時被臨時動員的後備軍官,大多數根本沒有經驗要如何組織這一堆幾乎是隨機湊成的社會人士去打仗。

理論上所有國軍的軍人一旦退伍,無論是徵兵還是志願役都會被列入「後備軍人」名冊當成是後備戰力之一。後備指揮部最多每兩年會對這些人進行一次教召訓練,每次大約五到七天。然而實際上這樣的教召完全流於形式,很少有除了基本教練和步槍打靶以外的專業訓練內容。比如說一個曾經在國軍裝甲旅擔任M60戰車射手的士官,退伍之後被動員也只會是一般的「步槍兵」,就算國軍基地裡還有沒人操作的戰車空置在那裡,也都不會派上用場。

對此陸軍現役林中校也說,他從沒聽過上級有任何把後備軍人遞補到現有實戰單位的打算:「若是打仗的話實戰單位只能依靠現編的那些兵,上層頂多只會把戰損的單位合併,直到現有的兵都打完了或不能打了為止。」

即使台灣國軍在戰時成功無中生有地動員出了幾十個「後備步兵旅」,黃竣民說這些部隊也只會是一堆烏合之眾,因為他們和平時期受的教召訓練是如此地馬虎、更不用說國軍根本沒有一套明確的計畫在戰時要如何用這些多出的步兵旅來增強既有的防衛布局。

「要我相信台灣有兩百萬後備大軍的話,先給我看國軍庫房裡是不是真有兩百萬枝步槍!國防部根本說不清楚戰時他們在全台灣需要動員多少後備部隊,更遑論要怎麼運用這些後備旅去打仗。」黃竣民說。

古寧頭戰役70週年  國軍官兵致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本調查訪問的其他軍官和國防專家也都證實黃竣民所述的問題存在和其嚴重性。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部成立的國防智庫)副研究員李俊毅表示:「我們大多數人都很清楚,台灣現有的後備體系無法在戰時對台灣的戰力形成什麼貢獻,也沒有人敢說受四個月訓練的兵會有什麼戰力可言。現有後備體系還有四個月兵役制度的存在,是因為政治因素而非實際國防的需求,台灣政客不敢支持把役期延長或是增加教召訓練的強度,因為擔心改革可能會遭受民意反彈。」

國防部近年的確有推出了一個所謂「後備戰士」的實驗計畫,理想上就是要試行「原兵回原伍」的構想,讓有豐富經驗和相關專業的老兵每個月有幾天回到他們原先的部隊,進行比現有教召體制更有意義的訓練。依據2019年報導國軍找來214名後備戰士,其數字之低表示該計畫只是實驗性的階段,而不能構成真正的後備戰力。據一名空軍現役軍官說法,該計畫目前似乎對空軍有更大意義,因為它提供了一個讓退役飛官可以再練習飛行的途徑。據報至少有一名F-16戰機飛官一名C-130運輸機飛官加入後備戰士計畫。

國民黨籍的前立法委員許毓仁受訪表示,美國國防部的官員2019年曾私下向他表示對於台灣國軍現有戰力和後備系統的評估非常悲觀,五角大廈官員還向許說,蔡政府大手筆購買F-16戰機和M1戰車的決策是「可嘉的政治表態」,但若是台灣國軍在和平時期都無法把部隊的人力狀況調好,這些裝備在戰爭時根本不會派上用場。

然而解決問題的另一個癥結點是,普遍台灣大眾還有許多支持台灣的國際友人似乎都只想聽、只愛聽「正面報導」的論調和風向,宣稱台灣可以如何輕易擊敗中國的軍事入侵。這種心態的形成,一部分也是因為想要反制中國共產黨政府宣傳機器,長年來一貫描繪台灣的軍隊無能也無力抵抗解放軍的入侵,然而隨著中國解放軍高速的現代化和軍力增強,中國政府的這種描述恐怕正從宣傳邁向現實。

曾撰寫許多文章批評台灣國防政策缺陷的前陸軍中校黃竣民說,國防部和許多軍中人士對他的「說三道四」相當不滿,但他願意以具名身分接受本調查採訪。

「你必須先承認問題的存在,才有可能解決問題本身。該是時候有人出來講出真相了。」黃竣民說。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