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要當「中國台灣居民」,就得承擔失去台灣公民權利的風險

選擇要當「中國台灣居民」,就得承擔失去台灣公民權利的風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所謂「投資一定有風險,申請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當申請「台灣居民居住證」的那一刻起,應該是已下定決心要當「中國台灣居民」,但無論選擇作為「中國台灣居民」或是「台灣公民」,既然要享有其權利,也必定會有其義務與風險。

文:楊宗澧

最近因為武漢疫情延燒,造成台灣與中國間的政治效應,包含像是「武漢包機」、疫情期間中共軍機繞台等,都讓不少台灣人民慶幸今(2020)年一月這場大選還好沒投錯票。中國政府在疫情自顧不暇的情況下,疫情期間卻持續對台灣人政治統戰,這種醜惡的嘴臉對照起之前所謂「兩岸一家親」說法,也讓我回想起2018年,中國政府當時提出的惠台31條措施,同年九月,又發展出「台灣居民居住證」,緊接在去(2019)年,則是惠台26條措施。也因此,我在搜尋過去相關新聞報導時,注意到了BBC中文網的這一則消息:〈申請大陸居住證的台灣青年:為賺錢不介意當中國人〉

這一則2018年的舊聞,描述一位化名為陳家豪的研究生,「為了生活方便」而申請中國的「台灣居民居住證」。該報導中,陳家豪認為台灣的「低薪、高工時、對政治失望」是台灣將其外推的三個因素,而中國對他的吸引力則是「市場大、機會多」。談到政治認同時,他則表態自己的國家認同是「中華民國人」,「我覺得兩岸關係維持隨遇而安,但最好的情況是,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就是照現在這個樣子。」在2020年瘟疫蔓延時回顧這則新聞,頓時令人感到相當諷刺。

當這世界的交通、科技、資訊愈來愈方便,為人類帶來許多好處的同時,必定也為人類伴隨來其他難以預知的風險,所謂「瘟疫」就是其中之一。全球化帶來的便利與自由,讓許多人以為現在是四海一家,但實際上國界並未消失。個人行動方面,你當然可以作為一名世界主義者,但卻無法否定個人仍受到國家主權的一定限制,也就是說,即便個人要往來世界各地,憑藉的仍然是那一本薄薄的護照。如果說得極端一點,在國際護照黑市中,每本護照的價格代表的正是那本護照所屬國家的政治、經濟、文化實力。

如果你也熟悉這段歷史,由於早在1971年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便已逐出中華民國代表,在這之後,披著中華民國這件不合身衣服的台灣,無論是政府體系或公民社會,要參與國際體系本來就比其他國家困難許多。同時提醒大家,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的正式提案討論是「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問題」,正是現在中國政府一再提出「一中原則」的重要依據。

因此當武漢疫情爆發後,台灣國際地位處於一個更尷尬的位置,類似國際組織WHO或者其他國家只要搬出「一中原則」,就能讓「中華民國」的信眾們寸步難行。

以湖北撤僑為例,台灣交涉過程就比世界上其他國家複雜度許多,如果今天疫情發生在其他非台灣敵國國家,即便在沒有國際外交狀況下,或許難度仍然會有,但至少不會到難以撤僑的地步;只是今天疫情發生地是在敵國,中國併吞台灣的意圖是你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的事情,不是2020年的今天才發生,但在國際現實考量下,台灣政府要讓在湖北的台灣人回台灣時,「人權與人道,優先於政治考量」,連「撤僑」這兩個字都不能用,即使政府用盡氣力,二次包機的過程,也還是不斷地受到中國政府的政治考量干擾

台胞證
Photo credit: 张永泰@Wiki Public Domain

在中國居住的台灣人有那麼多,當然「為了方便」就是有人會去申請這個「台灣居民居住證」,但不要忘了,《港澳台居民居住證申領發放辦法》第19條寫得很清楚,「『台灣居民』是指在台灣定居且不具有大陸戶籍的中國公民。」即便是以BBC報導中這位為了生活不介意當中國人卻又要當中華民國人的研究生為例,相信以他讀到研究所的智識能力至少該知道,台灣是不承認雙重國籍的;而據報導,他還與友人成立行銷公司,正所謂「投資一定有風險,申請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當申請「台灣居民居住證」的那一刻起,應該是已下定決心要當「中國台灣居民」,「基於方便」是個人選擇,但無論選擇作為「中國台灣居民」或是「台灣公民」,既然要享有其權利,也必定會有其義務與風險。

某種程度上選擇作為「中國台灣居民」,就表示知道未來可能有失去台灣公民權利的風險,包含你的政治權利可能被限制,例如國家拒絕你參政的權利;以及人道範圍內社會權的限縮,例如:健保服務可能要付出比一般台灣公民相對高的成本代價等。

2018年中國政府開放申請「台灣居民居住證」後,依據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去年在立法院的質詢回應,約有十萬多名台灣人申請,但強制要求領有居住證的台灣人回台申報登記的部分,在不同立委間仍有不同意見。

進一步來看武漢疫情持續延燒的現在,這次湖北台灣人包機撤回問題雖引發許多爭論,但台灣是否也能「基於疫情防範方便」,同樣採取措施,建議在中國湖北已領有「台灣居民居住證」的台灣人是否就優先在中國已提供你的待遇下,在中國好好的生活、就醫、就業、就學,而不應再佔用防疫「包機」的搭乘名額。此外,新會期已經展開的國會,是否也該參考過去民間社團的建議,立法要求領有「台灣居民居住證」的人,在入境回台時應主動申報登記。

在這場武漢疫情中,我們看見台灣共同體中的你我,展現出防疫的凝聚力與決心。面對那糾結台灣已久的「中國因素」,向來以民主跟人權價值為傲的台灣,我們仍然必須謹慎看待這次疫情對社會情緒的影響。一方面來說,上述所提的民間社團建議,基本上就是在兼顧國家安全與主權的前提下,堅守住台灣的民主跟基本人權價值;另一方面,則是台灣草根社會必須開啟根本性地討論,針對目前被「一中原則」給限制住的「中華民國憲法」框架,台灣人民必須好好思考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之間的政治問題,如何在全球風險來臨時,也為台灣人民的日常生活帶來鉅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