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宗教到政治》:檢視「黨國文化」遺緒與「兩岸文化交流」

《從宗教到政治》:檢視「黨國文化」遺緒與「兩岸文化交流」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數東海大學師生選擇遺忘一個重要事實:「東海創校所源」並非過去中國的所謂13所大學。東海不是它們的「翻版」,而是「從零開始」開辦的全新大學。

文:蔡榮芳

檢視「黨國文化」遺緒與「兩岸文化交流」(以東海大學為例)

東海大學文藝復興之道,必須以民主法治原則,克服「黨國體制」遺緒之阻撓。1950年代,東海大學的主要創辦人芳威廉博士強調,東海大學「不應是大陸任何一所大學的翻版,……應以服務台灣島上的居民為目的」;它是「為台灣人辦的基督教大學,所以西方人士與中國大陸人士應為從屬地位」。聯董會與董事會成員,皆充滿熱情,希望創立一所崇尚人文主義價值的基督教大學。芳威廉博士與黃彰輝牧師等多位自由派創校董事們,以及吳德耀校長,更期望培育東海人成為既「國際」又「本土」的自由主義世界公民。筆者永遠記得當年在東海大學時,徐復觀和張佛泉老師教導的「自由與人權」。

自由主義的教授們和曾約農校長,都強烈反對中共獨裁政權,因為自由主義與專制極權勢不兩立。然而,當時的國民黨反對中共,並不是為了自由主義,而是因為中共搶奪了它在中國大陸的政權。雷震《獄中手稿》寫道:蔣政權反共「不以民主自由為基礎,那不過是以暴易暴耳」。事實上,長期間國、共兩黨的共同特徵,就是堅持「黨國一體」、「黨國文化」的一黨專制。東海的自由主義教授們,對國民黨一黨專制也稍作批評。相對於其他院校,1950-1960年代的東海大學,是台灣自由主義思想的重鎮。

可是,1970年代東海大學由國民黨的校長主政以後,濃厚的國民黨「黨國文化」籠罩全校,而其遺緒至今仍然滯留在東海校園裡。民主化的台灣在2000年大選將國民黨趕下野之後,國民黨一夕之間,從過往的「反共」變成「親共」,試圖聯合中共來對付民選的民進黨政府,積極推動兩岸之間的經濟文化關係。東海大學也馬上跟進,開始熱中於「兩岸文化交流」,無視對岸的中國專制集權。

中國國民黨來台灣統治63年(1945-2000;2008-2016),「黨國教育」獨尊中國國語和歷史地理,在長達38年的戒嚴期間,強迫學童必須說「國語」,不許說母語;導致今日大多數年輕的台灣人不會說台灣的母語,忘掉自己生命和身分的根源。二戰之後出生的台灣人,被國民黨政權教育成「中國人」,熟知中國各省的鐵道、礦產與地理,卻不知道台灣的南投和大甲溪在哪裡。大多數的台灣人不知道自己生長的土地的歷史、人物和地理。有鑒於此,筆者認為,母校東海大學以及國內各院校,應該腳踏實地,鼓勵師生認識台灣、重視本土,切勿好高騖遠,只一意熱中撒大錢作「兩岸交流」。

2015年9月30日的《東海人季刊》報導:暑假,21位東海學生在東海TEFA學術發展基金會與校友們大筆資金贊助下,前往「大陸」進行一個月的「百刻旬踏——東海大學六十週年校慶尋根計劃」,「學生以單車及鐵路的方式,尋訪東海創校所源之十三所大學中的六所大學,並在各所大學舉辦師生座談」。

多數東海大學師生選擇遺忘一個重要事實:「東海創校所源」並非過去中國的所謂13所大學。東海不是它們的「翻版」,而是「從零開始」開辦的全新大學。

東海人到中國去「尋根」是緣木求魚。東海大學的校訓是「求真、篤信、力行」,而追求真理的先決條件是「自由」,唯有自由的環境,才能培育獨立思考的學子去追求真理。跑到專制極權的中國,要如何為「求真」的校訓「尋根」?

著重自由人文主義價值的文理學院〔如伯里亞學院(Berea College)、安蒂奧克學院(Antioch College)、奧伯林學院(Oberlin College)〕,才是今日東海人應該「尋根」以及學術交流、結成姊妹學校的理想對象。

然而,尋根與學術交流也不能完全捨近求遠。台南神學院經過黃彰輝院長主持16年,直到今日,已是一個非常寶貴的台灣母語文化與本土意識的堡壘。況且,南神跟東海多年來有過相當密切的關係(南神的院長、副院長與教授,如黃彰輝、宋泉盛、安慕理〔Boris Anderson〕、彌迪理〔Harry Daniel Beeby〕是許多年的東海董事)。東海創校時代教筆者英文的練馬可老師(Mark C. Thelin)也被南神吸引,1990-1999年他更到南神執教,創立社會工作學系,訓練學子服務當地農村社會。年輕的東海學生應該到南神去尋根,特別是學習他們如何珍惜台灣人的母語文化、愛惜台灣的土地與人民,以及信奉基督教自由人文主義價值。

假如客觀情勢允許對外交流,在人文、社會科學方面,東海大學師生真正應該跟中國交流的對象,是中國的民運人士、勇敢的維權律師、環保人士、捍衛「本土意識」的少數民族人士,以及要求學術言論自由的中國師生們。東海師生應該去關注、協助他╱她們,希望中國將來成為一個尊重人文主義普世價值的現代文明國家。這才是真正有意義的國際文化交流。

奈何今日中國共產黨「黨國體制」下,「文字獄」隨時爆發。譬如,2018年8月1日,正當《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直播討論習近平撒幣外交話題時,嘉賓之一、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的家,被當地八名警察破門而入,阻止孫教授發言,並粗暴地將八十四歲的孫教授及其夫人帶走,多日音訊全無。這並非單一事件,「文字獄」經常發生。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