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嘗試「沒有辦法的辦法」:呼籲武漢肺炎康復者捐血,提供重症患者治療用

中國嘗試「沒有辦法的辦法」:呼籲武漢肺炎康復者捐血,提供重症患者治療用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官方17月宣布,武漢肺炎康復者的血漿,有助於危重症患者增加抗體。不過多名醫學專家表示,這種療法雖然原理上可行、值得探索,但存在風險,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此時對外宣稱這是有效治療方法,為時太早。

中國醫院2月8日開始透過康復者血漿中的抗體,來治療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17日,中國衛生官員出面表示,輸入康復者的血漿有助於感染者增加抗體,並呼籲康復者捐血。不過,中國有專家質疑,康復者的血漿治療「理論上可行」,但存在風險,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此時對外宣稱這是有效治療方法,為時太早。

中國已經嘗試血漿治療,並設立「康復者捐血站」

中國官媒《新華網》報導,由中國衛生部領導的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稱,1月20日開始,中國生物經過一系列準備和協調,籌備了專門團隊,在武漢地區採集了武漢肺炎康復者的血漿。

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則在2月8日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明確提到血漿治療。不過該方案並未將血漿治療單獨列點說明,也僅在「其他治療措施」簡短地提到,對重型、重症型病例的治療「可採用恢復期血漿治療」。

《新華網》報導,但2月8日,湖北省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仍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為指南,首期開始了3名危重患者的血漿治療。

截至2月15日為止,加上後續醫院治療的危重病人超過了10人。臨床反應顯示,患者接受治療12至24小時後,實驗室檢測主要炎症指標明顯下降,淋巴細胞比例上升,血氧飽和度、病毒載量等重點指標全面轉好,臨床體徵和症狀明顯好轉。

《星島日報》報導,14日,中國湖北省人民醫院設立愛心獻血屋,並開始募集康復者的血漿,當天就有康復者前往捐血。

《中央社》報導,17日,中國國家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在新聞簡報中表示,感染2019新型冠狀病毒一段時間的康復病患,血漿產生的抗體,有助於減少重症病患體內病毒量。她籲請已經康復的武漢肺炎患者捐血。

郭燕紅表示,武漢一家醫院上週有11名病患注射了這種血漿,「其中一名病患已經出院,另一名可以下床走路,其他人也都在康復中」。

血漿治療直得研究,但要說療效還太早

(中央社)中國近期援引抗SARS經驗,為武漢肺炎重症病患注射康復者血漿,宣稱患者接受治療後,症狀明顯好轉;但專家警告,這類療法仍存在人體排斥等風險,雖值得研究,但宣稱具有療效還太早。

COVID-19迄今未開發出有效的治療藥物。武漢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13日在湖北省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表示,康復患者體內有大量的綜合抗體對抗病毒,醫院正在開展康復病人恢復期血漿的輸入,目前已顯示出初步效果。

據《新京報》報導,這種特殊免疫血漿製品是由康復者捐獻、含高效價病毒特異性抗體的血漿,經過病毒滅活處理,並對抗2019冠狀病毒中和抗體、多重病原微生物檢測後製備而成,用於危重患者的治療。

不過,報導引述多名臨床醫學專家、合理用藥專家及業內人士表示,這種療法雖然原理上可行,值得探索,但存在風險,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此時對外宣稱這是有效治療方法,為時太早。

中國資深疫苗專家陶黎納指出,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爆發期間,也曾嘗試過使用康復者的血清進行治療,但對於治療效果,沒有明確文獻佐證。

他表示,每個康復者體內產生的抗體量並非同等水準,「如果抗體量不足,使用後可能會產生不良效果。如果抗體量過多,也會產生浪費」,其中還有很多研究要做。

北京宣武醫院血液科主任蘇力則表示,過去在治療B型肝炎、愛滋病(AIDS)等疾病時,也曾嘗試過這種方法,但幾乎沒有成功案例。「有時,就算體內有了抗體也不一定會有效,因為還會遇到很多抗體清除不了的東西,這就是人為何還會因病死亡的原因」。

他也提到,別人的抗體進入自身後,並不會一直存活,而且「自身免疫系統是否會產生對抗外來抗體的抗體等,還有很多複雜的問題需要實驗證明」。

一名疫苗製劑業界人士也坦言,這種方法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是對重症患者的一種嘗試,普通患者並不需要和建議使用」。另外,在輸入治癒者血清的同時,是否會將病毒一同輸入,仍然未知。

《風傳媒》報導,中國科學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解釋,血液主要成分包括血細胞和血漿,血漿去除纖維蛋白原之後即為血清,血清療法早在100多年前就被科學家用來對抗傳染病。

大部分武漢肺炎患者經過治療康復後,身體內會產生針對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特異性抗體,可殺滅和清除病毒。通常患者在感染後2至7天免疫系統產生抗體,對病毒有清除作用的中和抗體在7至14天後形成,中和抗體可持續1至3年並對機體形成免疫保護。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修慧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