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駱惠寧、夏寶龍兩項任命看中共的「香港事務新架構」

從駱惠寧、夏寶龍兩項任命看中共的「香港事務新架構」
Photo Credit: Vincent Yu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種種跡象看來,無論是已經遠離權力爭逐行列的夏寶龍,還是匆匆南下的駱惠寧,充其量只可在未來兩年「二十大」各派鬥爭方興未艾、勝負尚未見分曉的時候,在對港決策中權充過渡角色。

疫症橫行之下,港澳辦的人事改組,特別是張曉明被調離主任一職,讓這八個多月以來飽受壓迫煎熬的香港人多少心涼了一陣,卻又旋即因為新主任夏寶龍昔日打壓教會的「政績」,還有觀察家將他歸類為習系的分析,而瞬間由心涼變心寒。另一方面,不少人認為近大半年之亂,源於「下情不上達」、「有人瞞上欺下」之故,因此期待中央改派有既定治理「往績」和言層人脈的官員分掌港澳辦、中聯辦,將有助「疏通」民情及方針,甚至「理順」中央對港管治的政策架構。

到底在駱惠寧、夏寶龍兩項「重磅任命」後,中央對香港的對口決策會否變得合理?這些任命是否中央願意對香港問題「對症下藥」的表現?

基層工人想先從這一切的中心人物——張曉明——說起。

說張曉明的仕途史基本等於港澳辦的歷史,其實毫不誇張。22歲法學碩士畢業後,這位在改革開放百廢待興時代的精英,隨即被安排到一個同樣「年輕」的部委︰成立了不過八年的國務院港澳辦,從科員開始拾級而上。他曾經在過渡期參與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團的工作,也長期出任港澳辦前主任廖暉的秘書。廖暉本身是首任港澳辦主任、黨國元老廖承志之子,並且在主權移交起擔任港澳辦主任長達13年,是迄今任期最長的主任。

在擔任港澳辦副主任8年後,2012年——即中共開國以來經歷「最偉大轉折」的一年(好似係)——十八大上,張曉明躋身中央候補委員之列,繼而在年底轉任香港中聯辦主任,並進入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

5年後,54歲的張曉明又從中聯辦回到港澳辦出任主任一職,而接替他在香港位置的則是與香港中聯辦甚有淵源、剛在一年前才接任澳門中聯辦主任的王志民(60 歲)。同一年的十九大,張曉明、王志民雙雙晉身為中央委員。

王志民本身比張曉明年長6歲,而如果以接任中聯辦主任時的年紀比較,張曉明(時年49歲)則明顯是一名「年青」得多的中聯辦主任。事實上,與前三任主任姜恩柱(以新華社分社社長身分上任)(59 歲)、高祀仁(56歲)及彭清華(52 歲)來港履任的年齡比較,張曉明更保持了1997年以來接任中聯辦主任最年輕者的紀錄。

在中共的升遷制度下,年齡的重要性往往不亞於派系或者「治績」。相比起姜、高二人均只擔任一屆中委、而且在離任中聯辦後均退居二線,「年富力強」的彭清華與張曉明,均在離開中聯辦後繼續擔任省部級要職。彭目前是四川省委書記。

因此,當駱惠寧在新年後不久就突然以65歲之齡接替還要比他老3歲的王志民,的確令不少人大跌眼鏡,除了因為駱不同於張、王二人,本身的履歷與香港事務幾近毫無關連,其年紀亦基本顯示他已處於半退狀態,有異於過去「年輕化」的印象。

隨著駱惠寧、傅自應獲中央公告確立在港澳辦的位階,新組成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中就發生一個有趣現象︰這個向直接向黨中央負責的重要小組出現五名副組長中,有一人已經不再是十九屆中委(夏寶龍),但其他四名副組長(楊潔箎、尤權、王毅、趙克志)以至這位副組長的港澳辦「下級」(張曉明、駱惠寧)均為中委(傅自應為中央候補委員)。

即使夏寶龍亦同時具有「國家領導人」身分,但在其他具備黨國重要實職的成員面前,已轉軌至政協系統的夏,是否可能具有像他以往主政一省時的權力?他是否真的具有「在上者」的充分授權,可以擺平小組內外交、公安兩大系統爭奪港事發言權的鬥爭,或者有辦法整治把持港澳辦系統的官僚?

種種跡象看來,無論是已經遠離權力爭逐行列的夏寶龍,還是匆匆南下的駱惠寧,充其量只可在未來兩年「二十大」各派鬥爭方興未艾、勝負尚未見分曉的時候,在對港決策中權充過渡角色。而如果這些「舊電池」就是所謂獲得信任、拿得出來的「習派」,那麼習的政治能量到底還剩下幾多,恐怕亦不難估算。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專頁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