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配不是病毒,防疫也非仇女與排外的歧視藉口

陸配不是病毒,防疫也非仇女與排外的歧視藉口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新興傳染病有所恐慌是人之常情,但身為台灣人民的我們此時應該團結,而非強化中裔新住民女性因「陸配」一詞,所深受的污名。

文:吳馨恩

在這陣子武漢肺炎相關新聞中,「陸配」(即中裔新住民,主要為女性)再次成為人們熱議的對象。(本文所提到之「武漢肺炎」,WHO正式名稱為「COVID-19」,中國官方名稱為「新冠肺炎」NCP)

先是一名發燒的中裔新住民女性硬要搭高鐵,又有兩名中裔新住民搭機返台後確診,以及返台名單被外界質疑,認為中裔新住民比例過高,進而排擠其她弱勢族群。為此,陸委會還特別回應「結構上都是我們的國人」及「陸配也是我們的家人」等語。

接著,首班台灣人加班機於2月3日從武漢返台後,第二波加班機至今仍無確切日期。許多滯湖北台灣人於12日集體親筆寫信,向蔡英文總統陳情「我要回家」之訴求,當中不少是中裔新住民女性及新住民之子,其中一名單親媽媽寫道:「蔡總統,我們雖然是陸配,但是我們這些陸配已經在台彎生活了近20年了,在台灣生孩子,在台灣工作,在台灣照顧年老的長輩,我們的家已經在台灣了,拜託蔡總統不要拋棄您的孩子,讓我們這些無助的老百姓早點回家,拜託!」她還表示丈夫已過世多年,急需回家為孩子繳學費,願意配合政府隔離,一字一句著實令人動容。

然而,網路上(PTT、臉書與Plurk)卻出現不少「刁婦」、「破麻」、「中國版最終兵器彼女」、「她們以前搶錢搶糧搶男人,現在搶醫療資源!」、「別再娶陸配,素質沒比較好!」以及「帶球跑,跟轎後」、「跟中國爸爸生了才改嫁給台灣人,寧可台灣少子化」與「娶不到老婆,娶陸配傳宗接代的台男也該被檢討」等針對中裔新住民女性、其配偶及孩子的仇恨言論。

另外還有不少人質疑「很多陸配不是台灣籍」,卻沒思考過她們需六年才能歸化入籍的規定。更甚者,有人呼籲立即遣返中裔新住民,或是修法把中裔配偶歸化年限提高到二十年,甚至是將來不給中裔配偶歸化只給居留證等。

邊境檢疫升級 所有入境旅客皆需填報健康聲明書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樣的集體情緒甚或仇恨不斷高漲,早已不是防疫資訊交流或政策討論,而是既有仇女與排外(xenophobia)的體現。我並不在說,在疫情非常時期想回臺就回臺,無需任何專業評估,全憑國際人道主義精神,而是不必妖魔化她們,因為仇恨不是防疫的一部份。

這種現象不只發生在台灣,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法國科爾馬一名華裔女性凱茜·特蘭(Cathy Tran)先是在上班聽到兩名男子大喊:「注意!有個中國女孩在我們的路上。」下班回程中又遇到一名騎著滑板車的男子要她戴上口罩。

類似案件的受害者不只有華裔,也發生在其她亞裔身上,巴黎一名越南與柬埔寨混血的17歲少女夏娜·成(Shana Cheng),她搭公車時聽到一位乘客說:「有個中國女人!她要污染我們!她應該回家!」並且被許多乘客投以異樣眼光。為此,法國亞裔社群還發起了「我不是病毒」(I’m not a virus)運動,用以抗議種族及排外主義,認為該防治的是傳染病而非移民,右翼政客與部分媒體藉此煽動反移民情緒是可恥的,更直指近年全球極右翼崛起與反移民浪潮造就的惡果。

許多台灣中裔新住民女性紛紛在網路上發文,表示自己會配合政府及社區防疫工作,也會加強自主健康管理,並對目前的現狀感到遺憾與無奈。一位台籍中裔新住民媽媽寫道,回台登機前一晚,她對她的伴侶說:「假如因為我的身份不能回去,請你帶著孩子先走。我會留下來好好照顧自己,疫情過去我再去找你。」

縱使這樣的選擇對她很痛苦,她不願放棄孩子,但她也不能捨棄家鄉親人。她知道兩岸政府的衝突,也知道中國與台灣人民之間對立關係的文化,但她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連結是真實地跨越國族藩籬。她還加入了親子群組,與被封城的城市裡的家長們交流,盼望能強化社群及親子連結,她引用哲學家康德所說:「人即目的,而非工具。」盼望所有人民能攜手度過疫情。

ts2q9vhmzngvtqw93lpzcccip4wdgm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早在上個世紀,法學教授金柏莉·克雷蕭(Kimberlé Crenshaw)就推廣了「多元交織性」(intersectionality)此一概念,女性同時也因國籍、種族、性傾向與身心障礙等多重弱勢身分受到歧視,不同處境的女性受到的歧視會有所不同。在她1991年的論文〈描繪邊緣〉(Mapping the Margins)就指出,嚴苛的移民政策對家暴防治不利,比如說新住民女性因為害怕被遣返、與孩子分離而難以脫離家暴。

同樣地,反移民的防疫政策與社會態度,也只會導致新住民的身體健康狀況「見光死」,許多新住民可能會害怕被貼標籤、被街坊鄰居非議、失去工作與家人,甚或直接遭到台灣政府遣返,因此不敢通報並隱匿病情及旅遊史,反而對疫情防治只是百害無一利。

對新興傳染病有所恐慌是人之常情,對中國政府武力侵略企圖的防備也是自然,政府與媒體有義務安撫人民的恐懼,並做好防疫工作與宣導。然而,身為台灣人民的我們,此時應該團結起來,日常生活中落實同儕及社區教育,而非強化中裔新住民女性因「陸配」一詞——被買來的、詐欺者、資源掠奪者、娼妓與生育工具等心理映像--所深受的污名(stima),現在是時候傾聽她們的聲音並對話交流,說出彼此的擔憂與對政策的需求,打破她們長期以來被噤聲(silence)、被化約為特定政治集體的困境,邀請不同背景或處境的台灣人一同參與防疫工作,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共同度過難關,否則我們可能會一齊步向毀滅。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