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衍生出的光怪陸離,讓我回想起三年前意外搭上的山西煤礦便車

武漢肺炎衍生出的光怪陸離,讓我回想起三年前意外搭上的山西煤礦便車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會在這時候回憶起三年多年的山西便車,是由於最近武漢肺炎衍生出的各種光怪陸離現象。一直以來大家都明白極權政治是不顧人權的,尤其是無權無勢、底層人的人權。

文:北極熊

中學時在地理課本讀到山西,老是和陝西搞混,大概的印象就是黃土高原、煤礦、雲岡石窟,然後……?然後就沒有了。多年以後有機會到山西打工,也趁這機會去名勝古蹟晃晃,最後意外地搭上煤礦工人的便車(煤礦公司小巴)。

雲岡石窟對面有個礦山公園,展示煤礦遺跡,長年以來山西居民以挖煤為主業,後期煤都被挖的差不多了,鮮少見到煤礦相關工作的人。直到逛完景點,準備搭公交車回市區,但遲遲等不到,徒步走著看到一台小巴停在路邊,誤以為是接駁車,索性就坐上去了。

一開始車上空空只有我一人,過了幾分鐘,有一群衣衫襤褸的工人走近——陸陸續續上車了。

「奇怪,車上有個人,那誰啊?」

「不知道,可能是外國人搭錯車了。」

「NO BUS!NO BUS!」其中一人走向我,對我揮揮手。

「你們剛下工嗎?」我繼續厚臉皮地坐著,轉移話題。

「對啊!你還會講普通話呀!?」

「我從台灣來的。」

「是嗎?!台灣人有這麼白嗎?」

「你看我們一群黑人和一個白人坐一車……」

接著大夥兒開始七嘴八舌地討論台灣。

「你們要到市區嗎?」偶而會嘗試搭便車的我有目的地問。

「會的,去沖洗一下,太髒了。」

「可以搭你們的順風車嗎?」

「當然可以呀!我們就把妳放在市區的公交站吧。」他們大方地說,接著把車門大開,讓風吹進來,一群人開始聽音響唱歌、喝啤酒,還問我要不要喝啤酒。

「你們是挖礦的嗎?」我看著他們的裝扮問。

「是啊,你們台灣有嗎?」

「台灣幾乎沒有了吧,我以為山西的煤已經都挖光了,沒想到還有。」

「有啊,還要再往更地底。」

「冬天也要挖嗎?感覺會非常冷。」

「要囉!」

「媽呀!山西的冬天不是都零下好幾十度嗎?」

「還好啦!地底下比較溫暖。」

早先曾經讀過描寫礦工生活的故事(例如:吳念真導演的多桑、新北的台灣煤礦博物館等等) 明白到在地底下工作是多麼危險而且難受,礦坑隨時會倒塌,數十人瞬間被活埋;地底的空氣充滿粉塵,礦工的職業傷害便是肺病(矽肺病/肺塵病),其他像是要出賣勞力那些都不多說了,他們可以說是一群「隱沒在地底的最低端人口」之一吧。

「公交站到囉。」

「好耶!謝謝你們!」

「再見。」

AP_07032205445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在山西的日子我時常會去逛菜市場或去餐館吃食,或是和小區裡的警衛、阿姨聊天,一開始聊的話題幾乎是「你們那個蔡英文做得好嗎?」、「你覺得大陸這邊怎麼樣啊?」、「你最喜歡哪個城市?」……最終的結論通常會是:大陸真的和過去很不同,建設好多,非常先進。尤其是山西省的居民,幾乎推崇耿彥波的除舊換新,讓原本因為煤礦汙染的破舊城市搖身變成新樓新大廈新市鎮 (其實就是大肆拆遷啦!) 耿市長還有另一個稱號是「拆遷市長」,被禁播的紀錄片 The Chinese Mayor(中國市長)主角就是他。

在中國經常聽到人民自豪政府績效及社會建設,部分的海外華僑也是。不曉得是因為被新聞媒體宣傳影響的很徹底(洗腦),又或者是不敢說批評的話,怕會有不好的後果? 然而仍然有極少數人敢講實話評判的,一個曾來台灣交流的山西女生如此說:

北京及其周邊區域又被稱作「燈下黑」,意思是光明的北京之下(燈),其他地方都是黑的。北京是通過吸收周邊地區的養料而生存的美麗花朵,包括其他地方的人才,其他地方的各種自然資源。你只是看到了美麗迷人的地方,而忽略了它背後悲慘的掠奪過程。(當時我和她分享在北京的見聞)

我的家鄉是山西省,這裡有著豐富的礦產資源——煤炭,國家要求我們省大力開發礦產資源,發電,優先供给北京、上海等優先發展的城市,他們以低廉的價格享受我們的供應。現在,煤快挖完了,又要求我們省自己想辦法發展經濟,並沒有给予比其他省更多的補助。我們省的人大代表曾經提出:能不能给我們省一些額外的經濟補償。没有得到重視。

說白了,就是: 過河拆橋。我們省本来有很多方法發展,我們有豐厚的旅遊資源,我們有礦產資源,還有很多優秀的人才,我們的土地本來也很肥沃,我們省也有很悠久的語言——晉語。我們省可以有很多發展路徑,但是,都被中央優先開發礦產資源的命令禁止。

我們的資源被調走,我們省的工資很低。這樣的低工資是養不起優秀的創造人才的,優秀的人才流失,加上官僚體制的運作。我的家鄉就這樣失去了活力。

會在這時候回憶起三年多前的山西便車,是由於最近武漢肺炎衍生出的各種光怪陸離現象。一直以來大家都明白極權政治是不顧人權的,尤其是無權無勢、底層人的人權。為了開發斂財可以肆無忌憚地拆遷、靠關係的不公義文化時有所聞,但從 2019年下旬(香港反送中)到 2020年初(武漢肺炎),我們更看到了人命多麼不值錢,更遑論人權了。

最諷刺的是:總是缺乏真實資訊,天真地相信政府認同政府的,就是這群被剝削被犧牲最多的低端人口。至於現實中的武漢病毒,只不過是把極權政體對人民的毒害具體化罷了。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