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牽動富士康,郭台銘恐難挾製造討好美中

武漢肺炎牽動富士康,郭台銘恐難挾製造討好美中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能復工,對鴻海來說是全面性的衝擊,從年報觀察,停工迄今仍未復工的鄭州廠,佔鴻海營收26.5%,也停工的深圳廠則佔21.5%,兩者加計佔去近一半。

文:藏紅花(資深媒體人、政治國會幕僚)

武漢肺炎迄今疫情仍未好轉,中國封城封省等強制手段不見停歇,跳腳的不僅是觀光旅遊業,一向引以為傲的「中國製造」、「世界工廠」也無法復工,重擊的是仍把製造大軍放在中國、來不及搬也搬不了的台商,尤以鴻海受創最深。

儘管外界仍將焦點放在疫情身上,但近期鴻海有兩件大事值得關注,一是鴻海前董事長郭台銘在一月底又以43.6萬張股票分別向中信銀、台新銀質押,若以質押當日鴻海股價92.3元計算,此次質借預估市值達402.4億元新台幣,而郭台銘本人在此次質押後,依照今(2020)年1月累計值設117.72萬張來計算,質設比約83.5%,也就是說郭台銘鴻海的持股已有超過八成,都拿來跟銀行借款。

郭台銘此時既沒有個人重大投資,也還不到繳稅旺季,而之前他個人投資的廣州增城面板廠,也發過訊息將持股出清,應有現金入袋,幾場選舉投資下來也不至於讓他傷筋動骨借錢,他到底為何一再借錢,市場都頗有疑問。

另一件大事,則是裕隆宣布結盟鴻海合作搶進電動市場,合作模式則是鴻海端出現金近80億元,而裕隆則是以淨值已經負14億的華創作價76.32億元,合資成立新公司。但這項投資,國外汽車同業完全不看好,80億想切入電動車大夢,做汽車電子零件,完全無視汽車電子零件的認證期長、裕隆納智捷品牌在中國根本賣不動等事實,也難怪這場投資,被業內人士認為,可能僅是拉抬股價的另一手法而已。

自從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鴻海的復工計畫一延再延,拖累的除了鴻海本身,也讓市場重新檢視鴻海過度重視中國製造的問題。眾所週知,鴻海以代工起家,過去以代工PC、NB為主,在蘋果崛起後,順勢以中國製造的低廉成本拿下蘋果產品的代工訂單。

隨著歷代iPhone熱賣,鴻海也隨之發光發熱,但花無千日紅,在爆發中國富士康員工接連跳樓自殺的事件,以及中國強制將沿海地區工資一再拉高後,鴻海受制於成本,只能隨著中國政策來個西部大前進,將深圳大本營遷徙到鄭州等內陸城市。

但隨中國製造成本提高,其他廠商也出現了其他選項,不遷徙到中國內陸城市,而是將製造遷徙到東南亞等國。尤其是在去(2019)年,與鴻海同樣製造手機的韓商三星,將最後一個中國製造廠關門遷到越南後,外界都開始關心鴻海在世界其他各地布局的進度。

但遺憾的是,鴻海受制於中國政府,印度製造更受到當地種姓制度、歧視女性等社會問題影響,產能一直無法有效提昇,而郭台銘原本想藉由他本人在政治上的崛起來挾中制美的計畫,也隨著台灣此次大選結果夢碎,郭家軍寄生親民黨全軍覆沒,宋楚瑜的個人總統票還比郭台銘加持的親民黨政黨票多,顯示台灣民眾對親中靠中的郭台銘沒有好感。

不能復工,對鴻海來說是全面性的衝擊,從年報觀察,停工迄今仍未復工的鄭州廠,佔鴻海營收26.5%,也停工的深圳廠則佔21.5%,兩者加計佔去近一半。這兩週以來,鴻海不斷發重大訊息說明停工復工相關計畫,或是強調鴻海能自己生產口罩來因應復工,都不能讓股價回到郭台銘自己所喊出的200元。

雪上加霜的是,早在去年年中,券商研究機構就預估今年鴻海的蘋果訂單恐將遭和碩、緯創搶食,此次疫情讓鴻海遲遲無法復工,恐將讓鴻海訂單流失,這也多少說明了郭台銘不斷質押借錢、需要投資新領域汽車電子來振奮股東的背後真正原因。

當然,最讓郭台銘膽顫心驚的是,如果蘋果的訂單流失,也意味著他所倚重的中國製造將不再是優勢,他在川普(Donald Trump)面前許下的威州投資計畫一再拖延縮小規模,更會流失談判的籌碼。武漢肺炎牽動的不只是觀光旅遊,更影響到以鴻海為首的代工業將出現重大遷徙,而始終慢一步的鴻海,勢必將受到重擊,郭台銘挾中制美、從中獲得巨大利益的作法,也將變成明日黃花。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