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管局員工如用私伙防護裝備,萬一染病會影響索償嗎?

醫管局員工如用私伙防護裝備,萬一染病會影響索償嗎?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醫護人員未有穿上醫管局提供的防護裝備,而穿上自己購買的裝備,並於執行職務時不幸感染病毒,會否影響索償?

收到公立醫院醫生朋友查詢,說肺炎疫情下,現在裝備真的更不夠了,所以醫生自己訂了些防護裝備,打算返工用。但想知,究竟自備私伙裝備上前線,會不會出事之後,反而令僱主/醫管局有機可乘,把染疫原因賴到醫護頭上,說是其私伙裝備引致染病呢?

因為事關重大,我請教了多位對人身傷亡及勞工法有認識的大律師和律師,以下綜合一下他們的意見。不過,這只供各位醫護參考,並不是法律意見。法律意見必需因應你的個別情況(例如你使用的裝備、你的合約、與僱主商量的前文後理、你本身的健康狀況等)度身訂造,有需要請必須獨立查詢法律意見。

醫管局於本年2月17日發出《防疫快訊》,有一部分叫做「使用自備保護裝備與保險」,說醫院範圍內,會為員工提供個人防護裝備 (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 PPE),員工無需自行購買,但如自備PPE,「應預先得部門主管批准;部門可以集齊同事嘅疑問,再諮詢院內感染控制小組,睇吓自備PPE是否符合醫管局感染控制標準,才可使用」,又指「一般而言,員工佩戴合乎醫管局要求及批准嘅保護裝備工作而因工以致身體受損,均受醫管局所安排嘅僱員補償保險保障」(詳見下圖)。

HA_PPE
作者提供
私伙裝備會否令醫管局有藉口逃避責任?

大原則:僱主對僱員所須負的職安責任範圍非常闊和大。僱主必須提供安全工作環境,而且有正面責任、要主動「做啲野」去確保提供到安全環境。

在此大原則之上, 僱主有責任小心選擇供應給僱員使用的工作和裝備。僱主不只有責任購買裝備,更要負責維修及檢查,這是連續的責任(continuing liability),不是買了裝備就完事。

舉個例說,如果醫管局只向醫生提供了ASTM第一級口罩,而事後證明第一級口罩並不足夠,應該要用N95才夠,那麼醫生該如何索償呢?

僱員補償申索

第一個途徑是透過《僱員補償條例》追討。「如在受僱工作期間因工遭遇意外以致身體受傷」,僱主有責任按條例支付補償(Employees' Compensation,所謂EC Claim)。

循此路追討的好處是,EC Claim並不需要僱員證明僱主有做錯,更不須要證明自己無做錯。例如,即使醫生事後被發現佩戴這個由老闆提供的口罩前並沒有洗手(亦即他可能有contributory negligence,或曰「自己攞來衰」), 雖然他有疏忽,但不妨礙他按《僱員補償條例》爭取賠償。

但既是「僱員補償」,顧名思義受傷必須「在工作期間」招致並且「因工而起」。問題是,你受感染可能因為住在太古城,而不是因為你是醫生/返醫院工。民事案的原告醫生要負起舉證責任,證明自己染疫源頭是因為工作,而不是在外面染疫。一旦疫情不幸全面擴散至全港,醫生要證明自己較有可能(more likely than not)因為工作染疫,就困難得多,醫管局亦可以賴你在街上惹到,未必可以靠 《僱員補償條例》。

另外,因現時「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並未如「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 般被納入為《僱員補償條例》附表2的「職業病」之一,依賴條例索償的話,醫生亦需要證明自己受傷源於返工期間發生的一宗意外。問題是,在疫情環境下,感染條件並不如一般工業意外「有隻棚架跌落來壓住工人」般可簡易清楚定義「意外」何時發生以及意外的整體情況,申索時可能因此造成困難。

人身傷亡訴訟

第二路徑是透過人身傷亡訴訟(Personal Injuries,簡稱PI Claim)去追討。做PI Claim而不是EC Claim的好處是,只要是因為醫管局犯上了上面的大原則(沒有提供安全工作環境)就已經違返了對醫生的謹慎責任(duty of care),需要負責。

問題是,法庭在PI Claim中會考慮醫生本身有無疏忽。這就是近日醫護最擔心的一點︰如果我用了私伙裝備,將來會否因為「自身的疏忽」,而讓醫管局逃過責任?

例子一(使用次級代替品):如果醫管局向你提供了第一級口罩,你不使用,而改為使用自己買的口罩,中招事後發現私伙口罩原來是保護力很弱的次貨,那麼你的確有所疏忽。

法庭在考慮EC Claim時不會考慮你的疏忽,但你必須證明自己因工受傷;而法庭在考慮你的PI Claim時,則會考慮埋你自己都有共分疏忽(contributory negligence),所以即使醫管局要賠償,都會賠少些。

例子二 (使用高級代替品) :如果醫管局向你提供了第一級口罩,你不使用,改為使用自備(而且更高級)的N95而且做足氣密測試(fit test)仍然染疫,則更加證明了醫管局提供的第一級口罩並不足夠,作為僱主,局方並沒有向你提供安全的工作環境。

同樣,法庭在考慮EC Claim時,不會考慮你的共分疏忽,而法庭在考慮你的PI Claim時,則醫管局不可賴是醫生自己疏忽戴上私伙防具,只要你使用的防具比老闆提供的更高級,而且你正確使用裝備(而不是隨街脫下PPE),則不太需要擔心醫管局有得逃避索償。

如何理解 《防疫快訊》所指的「防具要得到醫管局批准」?

《防疫快訊》指自備防具需要醫管局批准。如果醫生自備高級護目鏡,但沒有問准醫管局,又有無事呢?

醫管局 《防疫快訊》 這樣寫明顯為了自保。正因為醫管局有責任向你提供安全工作環境,局方有責任檢查你的裝備是否合規(正如上文言,它有持續的責任為你檢查和維修裝備),如果醫管局容許你帶些自以為安全的裝備入手術室,結果出事,醫管局一樣有責任,所以它才會想審查大家的裝備。

《防疫快訊》提到的審查有辣有唔辣,正因為設有審查,醫護是應該善用這制度,把自己的私伙裝備送交醫管局審批,例如使用私伙裝備前,把型號、數量等以電郵發給上司查問是否獲批。如果你不想遭上司拖延回覆,可註明「考慮到事態緊急,如明日收工前未收到回覆,將假設你及醫管局同意我使用此批裝備」(Considering the urgency of the matter, unless I hear from you by close of business tomorrow I shall assume that the use of the above-mentioned equipment is approved by yourself and the HA. )。

如果醫管局設立了查詢系統卻不回覆,就違反僱主責任;如果你的防具明明比醫管局的更高級,你問了,醫管局卻不批,它同樣違反僱主責任。因此,大家不應視醫管局的審查為障礙,應該要事無大小都問下醫管局叫佢批。

記錄、 記錄、 記錄

最重要的是,這一切都要記錄在案。你不應該在未嘗試與醫管局爭取供應裝備前便衝去自備。提供工作用具是老闆的責任,你應先電郵向老闆多次索取。如老闆無法提供,下一步便是電郵(書面啊!)向老闆指出,由於醫管局無法提供合適的裝備,你認為自己目前並不宜工作,但如老闆一定指示你要返工,你將打算使用自備裝備,並列明型號,再要求老闆明確表示是否同意你使用有關工具。

如果老闆回覆不批准,而你照用了高級防具,老闆不能逃避責任;如果老闆不答覆(no response),也違反了「要持續檢查僱員所用的裝備」的責任。如果老闆話OK,咁梗係皆大歡喜啦(真陰公,自己貼錢買高級防具冒生命危險返工仲要皆大歡喜,香港的醫護真係好變態)。

重點是,這些過程一定要記錄下來,千萬不要自己快快手、靜雞雞貼錢買裝備返工,一定要問下老闆先,等佢講到出口「我真係幫你唔到」,你先至帶私伙裝備返工。

一般而言,我們當然不希望僱傭關係搞到咁僵,但醫護面對的風險不少,裝備卻不多,現在連自己貼錢買都唔敢,情況令人髮指。本文希望分析自備裝備的好壞,讓醫護有點基礎去討論,再自行決定。

留意所有民事申索,原訴醫護要負起舉證責任,而打任何官司亦當然有風險和變數,並不是「我中招的話,醫管局你一定死硬」的。所以情況真係危險的話,真係要考慮下唔好返工了。

鳴謝:接受查詢的律師或大律師朋友,全部都很謙遜地不肯被鳴謝,大家都只想做事不想出名,那我就不勉強。唯一必須強行鳴謝的,是黃宇逸大律師,百忙之中連錯字都幫我執埋,非常感激。感激各位律師及大律師快速回應,也感謝前線醫護冒生命危險參與防疫工作。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Kayue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