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疚不一定負面?認識健康內疚與毒性內疚

內疚不一定負面?認識健康內疚與毒性內疚
Photo credit: Pranav Yaddanapudi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傳統中國家庭多以製造毒性內疚感來規範小孩行為,常常不自覺地發放一些令子女內疚的訊息,例如「不聽話及駁嘴的小孩就是壞孩子」。

內疚不一定負面,研究發現適當的內疚能提升小朋友的社交能力與道德發展。艾瑞克森(Eric H. Erickson)的心理社會發展論指出4至6歲(學齡前兒童期)是開始發展主動與愧疚的關鍵時刻。這個時期的小朋友開始由個人獨立的玩耍模式發展到與人共同合作的玩耍模式。

3歲的晉晉開始進入幼稚園時,還未學懂與其他同伴相處,經常拿起玩具車自在地玩耍,自得其樂地建構他專屬的幻想世界。一年後,4歲的晉晉適應了幼稚園的生活,開始與其他小朋友有更多的互動。更多的玩具車豐富了他的幻想世界,因此晉晉興奮莫明。可是,他還未能準確理解別人想法及感受的晉晉指揮著其他小朋友,指示著玩具車要走向哪、停在哪,其他同學當然不願意被晉晉專橫霸道地控制著該怎樣玩,有的不滿大哭,有的放下手中的玩具車離去,有的與晉晉吵架爭著要當話事人。小孩之間的相處慢慢讓晉晉在主動性與愧疚之間學會平衡。晉晉察覺主動提出想玩的內容取得愉悅感,但太專橫的行為會嚇跑同伴產生愧疚,內疚的不適感中斷了他過分控制的行為,亦讓他反思是否做錯了什麼。

健康內疚是小朋友明白行為所帶來的影響,知道自己做錯了而自責,因不認同自己的行為而感到不安,而這不適感讓人主動尋求彌補,如立即停止該行為、道歉、接受懲罰或補償等等,因此適當的內疚有助社交及道德價值的發展。另一方面,透過批判某個行為錯誤而非批評整體自我價值,健康的內疚感有助小孩建立及保護自我。如晉晉為自己專橫的行為而感到內疚,他把那一次的行為與自身人格分隔開來,有問題的是他該行為而非他本人。透過改變行為及作出補償,他不會持續不斷地批評自我,因此仍然可以建立健康的自我價值,內疚感的折磨亦會消退。雖然如此,但預期的內疚感會持續影響小孩未來的選擇,防止重複犯錯。艾瑞克森認為小孩如能在此階段順利發展,他會主動好奇,行動有方向,並開始有責任感。相反,過度內疚的小孩會畏懼退縮,缺少自我價值感。

過分的內疚是毒物,把沒有關係的事件也歸咎於自己。比較常見的是父母離異的小孩容易認為「因為我不乖,所以父母不要我了」、「因為我出生,所以父母互相責罵」、「我不應該出世」等等。「毒性內疚感」令小孩長期活在自責中,經常懷疑自己,認為自己不夠好﹐害怕作出主動因為想逃避犯錯的可能,自我發展因此不健全。

傳統中國家庭多以製造毒性內疚感來規範小孩行為,常常不自覺地發放一些令子女內疚的訊息。例如「不聽話及駁嘴的小孩就是壞孩子」。指責小孩不聽話及駁嘴原本只引發健康的內疚,因為那是一個可以改變的行為,但壞孩子這個標籤卻影響著他的自我價值。日子有功,這套毒性內疚感就會內化和自動化,長大後他繼續當個「好」孩子乖乖服從聽話,把自己的想法埋藏,不敢跟隨自己的心作決定,因為那代表著自己是一個自私不乖不孝順的壞人,等於不體諒父母的苦心,令父母失望,有負父母期望。這毒性隱藏於思想行為模式之中,連當事人也不易察覺,難以瞬間消除。

因此,父母應多留意自己對子女的批評,是針對行為抑或是針對個人。放手讓小孩從遊戲中學習,從旁協助他留意行為與後果的聯繫,同時讓他知道犯錯本身不是原罪,每個人也會犯錯,我們都從錯誤中學習,協助他從內疚中釋放出來,教導他下次面對類似事件時應如何應對。更重要的是無條件地接受及愛他們本來的樣子,即使他們有時會犯錯使人生氣,不代表他們有根本的缺失。不要讓小孩討厭他們自己呀!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