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森林》背後的真實事件:賄賂的台北雙子星、濺血的正義大樓都更

《鏡子森林》背後的真實事件:賄賂的台北雙子星、濺血的正義大樓都更
Photo Credit: 民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第一季的擎天大樓開發,到第二季的興南市場都更案,《鏡子森林》劇本都是取材真實的社會案件。不過,編劇並不想讓指涉性過於侷限,畢竟類似的官商勾結、賄賂弊案無時無刻都在台灣、世界各地反覆上演,故事既是過去事件的改編,也必然會是未來案件的預言。

文:鹿刻Luke

武漢肺炎疫情嚴峻,防疫期間減少出入電影院等人潮眾多的密閉空間,在家追劇也是好選擇,特別是近年來文化部積極推動影視產業優質化,誕生許多優秀作品。

2017年台視主導的電視單元劇《植劇場》從演員、劇本替台灣電視劇的體質改良注入新活力。2018年出現了被譽為台版黑鏡的《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2019年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則以寫實的劇本及完整的人物脈絡點燃台劇熱潮,成為電視劇轉型的一記響砲。民視搭著熱潮,緊接在年底推出旗艦連續劇《鏡子森林》,一共分為三季撥出,第二季已經即將進入尾聲。

鄭導_191004_0003
Photo Credit: 結果娛樂提供

第一季的最後,火線新聞的評議會雖然撤銷記者高明(楊謹華飾演)的停職處分,高明卻主動提出辭呈,認為自己不再適合留在新聞界,或者用劇中台詞來說:「現在的新聞界留不住好記者。」同時,一直被認為拍不出有亮點的報導照片的攝影師小楊(林柏宏飾演)也跟著離開了火線新聞。

然而,新聞並不會隨著記者的離職就中斷,事情還是接二連三的發生,第二季的一開始擎天大樓動土,市長蔡重生(柯叔元飾演)開始為選戰暖身,整座城市的都更案蠢蠢欲動,社會線記者侯方平(姚淳耀飾演)暫代調查組組長,與剩下的記者陸子文(瑭霏飾演)分進合擊。

此時,上頭主管卻把廣告部總監莊愛玲(侯怡君飾演)挖來新聞部擔任新的調查組組長,而頂替小楊位子的大巴(夏騰宏飾演)又是一個每天等著下班領錢談戀愛的半吊子攝影師,眼看著每況愈下的調查組日漸分崩離析,新聞依然接踵而至,面對老舊市場火警、都市更新、危樓槍擊案層出不窮,愛姐卻只要衝點閱率的聳動影音報導,陸子文和侯方平如何是好?

《鏡子森林》林柏宏(左起)、楊謹華、姚淳耀、瑭霏_民視提供
Photo Credit: 民視提供

影劇背後的真實事件:賄賂的台北雙子星、濺血的正義大樓都更

從第一季的擎天大樓開發,到第二季的興南市場都更案,《鏡子森林》劇本都是取材真實的社會案件。前者對應的是台北雙子星等大型開發案,後者則為正義大樓等零碎汙穢的都更爭議。不過,編劇並不想讓指涉性過於侷限,畢竟類似的官商勾結、賄賂弊案無時無刻都在台灣、世界各地反覆上演,故事既是過去事件的改編,也必然會是未來案件的預言。

「台北雙子星」是台灣史上最高金額的投資開發案,位於忠孝東路與重慶北路街廓,緊鄰著為交通樞紐的台北車站,佔地超過3萬平方公尺,要蓋出兩棟60層樓高的摩天大樓,當時政府把它視為「國家新門戶」,造價高達800億,卻因開發難度門檻高、牽涉工程利益複雜,連續流標12年,過程中更牽扯出嚴重官商勾結弊案。

時間回到2012年,台北雙子星第五度決標由「太極雙星公司」得標,當時因繳不出保證金,還以空頭支票墊付才事跡敗露。2013年臺北地檢署偵辦雙子星弊案,時任台北市議員賴素如涉嫌向業者索賄1500萬遭到起訴,高等法院二審以收賄罪判其9年有期徒刑,然而上訴到最高法院後遭撤銷發回更審,全案仍未定讞。

得標的太極雙星則被媒體壹週刊爆出是空頭公司,更有黑道四海幫背景,最終最高法院判處太極雙星團隊負責人何岳儒1年徒刑,幕後金主程宏道則判刑10個月、得易科罰金90萬元,全案定讞。

「正義大樓」同樣位於忠孝東路、緊鄰SOGO忠孝復興館,正義大樓在921地震後被判定是危樓,最初規劃以都更的方式重建,由龍聯建設集團執行,然而1500坪的國有土地、上頭卻是5層樓高的私人建築,176戶產權複雜,且位於市中心精華地段,成為黑白兩道都想搶食的大餅。

藍葦華加入鏡子森林 角色複雜帶層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媒體壹週刊在2008年時就曾踢爆,時任代理財政部長李瑞倉疑似在新舊政府交接時,趁亂於將忠孝東路三段SOGO百貨新館旁四筆共1000多坪的國有土地,以公告地價每坪25萬元賤賣出售,不過遭到否認,龍聯建設當時聲稱已獲176戶的產權所有人點頭同意都更,同意率高達百分之百。

然而,2009年2月17日住戶代表王克強卻在住家樓下遭到行刑式槍殺,光天化日之下在台北街頭發生命案震驚社會。死者王克強在正義大樓擁有多筆房產,案發後龍聯建設副總經理沈宗基被以殺人罪起訴,其舅舅、龍聯建設負責人葉松年則涉嫌教唆殺人,最後兩人因罪證不足先後被判決無罪確定,本案成為懸案至今未能偵破。

現實世界記者無法戳破的懸案,改行編劇用筆找出黑金犯罪結構

都市更新所遇到的爭議,主要是原本居住於此的居民反對迫遷,因而被稱為釘子戶,時常因為土地和房屋的產權歸屬不同,在法律上出現模糊地帶。為了趕走這些釘子戶,都更之前經常會發生老宅自燃的火災,因為只要屋主沒有了房屋,居民就沒有辦法守護自己的家繼續生活。

2007年台北市政府提出「台北華爾街」都更計畫,選定杭州南路與愛國東路間的一塊土地,當時這塊地上的「華光社區」仍有數十戶居民,部分土地屬於法務部國有地,然而有些居民從日治時期居住至今,有些則是光復後的外省移民。政府說他們侵占土地,要求把違建拆除、強迫搬走,卻沒告訴他們要搬到哪裡去。

在華光社區反迫遷運動的過程中,一共發生三次火災,加一加燒掉快20戶房屋,巧合的是每次發生火災總是「非人為縱火」、「所幸無人傷亡」。2013年以後就沒有再燒過,因為已經沒有可以燒的房子了。2013年3月台北市政府把怪手開進社區開始強制執行拆除工作,華光社區居民的家園很快的就被夷為平地成為瓦礫堆。

《鏡子森林》的編劇鄭心媚曾在《中國時報》、《壹周刊》等媒體擔任記者超過16年,社會、政治、財經等各種軟硬路線的新聞她都跑過,上述三起重大社會案件,也都發生在她擔任記者的年代,或許也都經手了這些新聞的調查與報導。

記者與編劇是截然不同的工作,記者需要在現場記錄下新聞事件的人物、發言與現地狀態,而編劇則要在腦海中建構一套虛構的場景,讓人物發言、場景推進事件。記者依靠著客觀的事實來撰寫新聞,編劇則要仰賴充足的想像來刻劃故事。

然而,記者與編劇的工作卻又非常相似,報導中要有正反兩面人物的說法平衡報導,戲劇裡面要有好人與壞人才能激起故事的火花;新聞畫面必須拍出落淚、相擁、鬥毆等充滿情緒張力的畫面,戲劇裡也要有愛情、親情、仇恨等戲劇張力的橋段。

7b274e84-ceed-4f95-a307-9498e362fcdd
Photo Credit: 結果娛樂提供

或許你不相信,但記者與編劇都是非常需要想像力的工作。

編劇需要想像力來造就人物與對白栩栩如生,這可能無庸置疑。但事實上,記者也非常需要想像力。在事件發生的當下要思考誰是事件的受害者、誰會從中得利,要想像讀者對於事件的好奇心在哪裡,進而建構出報導的問題意識,還要猜想受訪者聽到問題會有什麼反應、會如何迴避問題,並且事先預擬多種不同情境的追問訪綱。

想像力愈豐富就愈能建立完整的訪問脈絡,進而讓新聞人物按照自己的安排說出預想的答案,一篇新聞報導就像是一個舞台,記者必須預先擬好每個人物的走位與對白,當然現場必會有預期外的突發狀況,而此時如何臨場反應是記者最重要的能力。然而,縱使記者把那座舞台鋪的再好,撰寫報導仍要有客觀的事實證據,且只能引述受訪者說過的話,如果受訪者沒有說,就算記者知道也不能寫在新聞報導裡。

而編劇則不受這樣的限制,因此當記者轉身成為編劇,這些因為證據不足、受訪者不願透露、報社壓力無法接發的新聞案件,就成為了想像力補足的空間。

因此當記者成為編劇,可以去想像被殘殺的釘子戶生前與男友相愛的畫面,可以補足證據不足的背後是議長、市長與黑白兩道間的黑金體系。可以透過更單純的劇情脈絡,掠過複雜的現實因素,直接讓觀眾看清楚所有角色的道貌岸然與檯面下醜陋的真面目。當記者成為編劇,透過想像再現的社會案件,可能比新聞更能接近真相。

編劇從社會現實虛構故事,讀者則從故事延伸到現實

鄭心媚轉職當編劇以後,陸續完成了《媽媽不見了》、《燦爛時光》、《奇蹟的女兒》等關注社會現實的劇作,從女性出走、台灣光復到改編經典文學,《鏡子森林》已是她第四度與導演鄭文堂合作,更首次以自身生命故事為題材,創作出一部以新聞媒體為主題的電視劇,她說:「這是要送給新聞記者的一封情書。」

鄭心媚曾在接受訪時表示:「以前覺得,寫新聞可以改變社會、改變世界,但因為新聞造成的改變其實很少。尤其,資訊愈來愈多、流動愈來愈快,誰還會記得上週發生的新聞?」她認為,對記者工作懷抱憧憬的人,常是理想主義,總想為社會做出貢獻。由此可知,劇中的女主角高明,基本上就是她自己的投射與化身。

近年來傳統新聞媒體面臨諸多挑戰,特別是網路的即時性讓新聞的正確度不斷下降。大家開始流行一句話:「小時不讀書,長大當記者。」對於新聞從業人員的鄙夷顯露無遺,在資訊無遠弗屆地當代,每個人上網打個關鍵字都能找到比新聞報導更完整且正確的內容與知識,記者地存在的重要性每況愈下。

《鏡子森林》陳雪甄因警方疏忽調查先生死因而在警局門口抗議_民視提供
Photo Credit: 民視提供

不過,鄭心媚想透過《鏡子森林》告訴大家—記者仍有存在的必要。劇中沒有每天上網抄的記者,而是揭發弊案的調查記者、關注死亡地攝影記者,即便只有1%的媒體工作者可能成為調查記者,但這卻是記者與新聞存在的珍貴價值,因此雖然社會事件不停的發生與演變,整部劇的核心都仍聚焦在火線新聞調查組的四個人物上。

回過頭來看,《鏡子森林》裡的社會案件仍未停止發生,「華光社區」在2013年被台北市政府夷為平地後,並沒有成為台北華爾街或是台北六本木,現在原址仍然是大片的草皮,其中一處在2019年搭起三層樓高的鐵皮屋,作為南門市場整修期間攤販暫時的安置區,而原本被迫遷的居民家園就成了一塊人們休閒的草地。

「正義大樓」的都更在2017年完成拆除整地後開始動工,當時還召開記者會,內政部、財政部的官員都出席表態力挺建商都更,與當年被指控涉嫌教唆殺人的龍聯建設董事長葉松年握手合照,正義大樓預計2021年就會完工,5層樓的危樓公寓將變成31層樓高的「Diamond Towers」,1~4樓為百貨公司、6樓以上為豪宅,要挑戰東區最高房價。而當年死在家門口的住戶王克強,真相至今仍石沉大海。

「台北雙子星弊案」除了市議員賴素如還沒判刑定讞,其他兩位被告都已經出獄,太極雙星負責人何岳儒判刑1年,卻因為他被檢方被羈押了兩年,政府得要依法補償他。幕後金主程宏道則被罰了90萬後繼續下半生,而台北雙子星在郝下柯上改朝換代後又重新開標,2019年由「科技大亨」許崑泰的台北雙星公司候補得標,預計2021年動土、2027年完工,屆時將會成為台北新門戶。

《鏡子森林》林柏宏趕赴新聞現場_民視提供
Photo Credit: 民視提供

大部分的人並不會記得這些事情,大部分的人會到新的南門市場逛街拍照,說採光良好,附近還有大片綠地寬敞舒適;大部分的人會期待著「Diamond Towers」開幕,可能會有一些國際名牌帶動東區商機,或是排隊名店成為打卡熱點;大部分的人會在台北雙子星完成後享受一站式購物的便捷,驚嘆兩棟摩天大樓成為新地標。

大部分的人如常過著靜好的生活,看看輕鬆有趣的新聞,白天認真努力工作賺錢,晚上則可以追劇放鬆心情,或許會有一些觀眾無意的點開2020的經典台劇《鏡子森林》,一邊驚訝於年輕的林柏宏與瑭霏,又一邊好奇戲劇背後的新聞事件,於是他得知了這些被遺忘的過去,可能會開始想著這些社會問題是否已經解決,開始關心社會重大開發案背後所犧牲的弱勢是誰,於是關注社會,於是不再是大部分的人。

新聞寫得再怎麼好,專題再怎麼深入,終究仍是新聞,在時效性、地區性、議題性上都有新聞的侷限性。台灣人不會關心以色列的新聞,不會注意上個月的事情,因為多與自己無關。戲劇、電影、文學、音樂則不然,這些作品透過故事有機會可以超越時間、超越國界、突破同溫層成為一部經典,可以讓這些事情被更多人知道,被更長久的記住,成為觀眾心裡的一顆種子慢慢發芽。

4828bc3d-45cf-4f9a-8e45-c253e596c189
Photo Credit: 結果娛樂提供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