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運動重大判決:哈維溫斯坦遭法官重判23年,恐將老死獄中

「#Metoo」運動重大判決:哈維溫斯坦遭法官重判23年,恐將老死獄中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刑期公布後,哈維溫斯坦被上銬帶離法庭,之後將轉往紐約州某個監獄服刑。由於他在洛杉磯也遭性犯罪罪名起訴,若罪名也成立、刑期再增加,恐將讓他老死獄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20/3/12 12:30|更新:李秉芳;核稿:黃筱歡)

昔日好萊塢電影製作人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港譯「韋恩斯坦」)性侵遭定罪,昨(11)日被判處有期徒刑23年。哈維溫斯坦性侵案歷經近7週庭審,紐約州最高法院陪審團2月24日判決一級不法性行為、三級強暴罪名成立,最重恐入獄29年。哈維的辯護律師請求法官柏克(James Burke)輕判,但柏克最後判處有期徒刑23年。

《ETtoday》報導,哈維溫斯坦坐著輪椅到場聆聽判決,仍稱他和被害者是「你情我願」:「我和原告有段美好的回憶......我很困惑,這感覺像是成千上萬的人失去了正當法律權益保護,我為這國家感到憂心。」《中央社》報導,但他也向曾出庭控訴他的女性表達懊悔,並說「我真的很努力嘗試變成更好的人」。

法官柏克不為所動,以哈維溫斯坦對梅麗安海莉所犯一級不法性行為罪判刑20年、2013年違背女星潔西卡曼恩意願與她發生性關係所犯三級強姦罪判刑3年,合計23年。

庭審期間作證的6名女性都到場,包括控訴哈維溫斯坦2006年強行口交的前製作助理梅麗安海莉(Miriam Haley)。柏克宣判時,多人忍不住啜泣。

《紐約時報》報導,梅麗安海莉說,哈維溫斯坦侵害她的信任、身體與權力,打擊她、改變了她的一生,「他如果未遭陪審團判決強姦與性侵有罪,這種事只會不斷發生。我很慶幸女性因為他不再逍遙法外而更加安全」。

 

海莉和另外一名受害者潔西Jessica Mann)都承認,在首次性侵害發生後,她們繼續與溫斯坦見面,後來與他有自願的性關係,這些證詞也讓案情複雜化。檢察官認為,溫斯坦利用自己在電影界的影響力來控制受害者。但溫斯坦的辯護律師主張,這些女性和溫斯坦發生關係達成了「利益交換」。

《中央社》報導,67歲的哈維溫斯坦聲譽全毀,健康也每況愈下,上個月24日他被定罪後以醫療理由提出返家要求,遭法官駁回。之後他被關在紐約惡名昭彰的里克斯島(Rikers Island)監獄等候刑期宣判。刑期公布後,哈維溫斯坦被上銬帶離法庭,將轉往紐約州某個監獄服刑。由於他在洛杉磯也遭性犯罪起訴,這位曾在好萊塢呼風喚雨的金牌製片恐老死獄中。

(以下內容原刊於2020年2月25日18:50)

原標題:「#MeToo」運動的重大里程碑:哈維溫斯坦判決出爐,最重可能入獄29年

(中央社)影壇大亨哈維溫斯坦性侵案今(25)日判決出爐,2項性犯罪罪名成立,最重恐入獄29年,「#我也是」運動打了一場勝仗。但最嚴重的掠奪性性侵罪名不成立,讓他躲過終身監禁。

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2年多前遭數十名女性指控性行為不當,掀起「#我也是」(#MeToo)反性騷與反性侵活動浪潮。紐約檢方起訴罪名聚焦其中兩名女性指控,位於曼哈頓下城的紐約州最高法院今年1月上旬開庭審理。

三級強姦成立,一級強姦不成立

歷經6週庭審、6名女性出庭作證,陪審團最終判決哈維溫斯坦三級強姦、一級不法性行為罪名成立,另3項罪名不成立,包括一級強姦與最重可判無期徒刑的掠奪性性侵(predatory sexual assault)。

哈維溫斯坦三級強姦罪名成立,意味陪審團認定他在2013年違背女星潔西卡曼恩(Jessica Mann)意願與她發生性關係,但未使用肢體暴力或以言語威脅傷害她,因此一級強姦罪名不成立。

《轉角國際》報導,溫斯坦的辯護律師團主張,所有指控都屬於「雙方合意性交」,並不認為溫斯坦該被稱為「強暴」。相反的,辯方的策略是強調這些原告的「動機有問題」,指出這些控訴溫斯坦的人,其實是利用與溫斯坦的親密關係來發展個人事業,「而且這些人在所謂的『性侵事件』後,還繼續保持與溫斯坦聯繫來往」,因此認定是雙方各取所需的合意行為。

因此審理過程中,是否存在明確「強迫」行為,就成為罪名判決的衡量標準之一。但這也是溫斯坦一系列刑事訴訟案中,對被害者最為棘手的關卡。「利用權勢性侵」的行徑,有許多被害人是在半推半就或保全自己的策略下,無奈做出選擇(但若屬不合意性交,仍構成第三級強暴罪),但當事人究竟是否合意,在法律攻防上常會演變成各說各話。相關案件中有許多走向民事訴訟,舉證也相對較為容易。

《衛報》報導反強姦的社會運動家Wagatwe Wanjuki表示,這次的審判和婦女遭受的對待,再次提醒人們,現在的刑事司法系統不太適合解決性暴力以及支持倖存者:「這凸顯了它對受害者的敵對程度。溫斯坦不必作證,但受害者必須作證,並詳細說明真正造成創傷的事件的細節。這就是為什麼很少有強姦犯被捕,很少有人被定罪,甚至更少入獄的原因……我們該如何擺脫對這個非常痛苦的過程的依賴?」

即使如此,哈維溫斯坦仍面臨5年至29年刑期。法官柏克(James Burke)當庭諭令哈維溫斯坦還押,等候3月11日刑期宣判,未接受哈維溫斯坦以醫療理由返家的要求。

《紐約時報》報導,哈維溫斯坦聆聽判決時態度鎮定,3度對身旁的委任律師說「我是清白的」。他出法院時被上銬,看起來有些吃驚,最後在兩名法庭人員押解下前往看守所。

哈維溫斯坦出庭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一名畫家將哈維溫斯坦遭警方上銬帶走的樣子畫下來。

《華爾街日報》報導,67歲的哈維溫斯坦性侵案僅部分罪名成立,但他可能面臨長期監禁,對「#我也是」運動而言仍是一場勝仗。

多位受害女性出面指控

哈維溫斯坦與胞弟鮑柏(Bob Weinstein)1979年創立米拉麥斯影業(Miramax),曾出品《英倫情人》(The English Patient)、《莎翁情史》(Shakespeare in Love)等名片,在獨立製片界享有盛名,也讓哈維溫斯坦在好萊塢擁有呼風喚雨的地位。

一切在2017年變調。《紐時》與《紐約客週刊》(The New Yorker)當年刊載艾希莉賈德(Ashley Judd)等女星指控哈維溫斯坦性行為不當的文章,促使愈來愈多女性出面,激起「#我也是」運動浪潮,哈維溫斯坦就此形象全毀。

哈維溫斯坦在紐約面臨的刑事指控聚焦2名女性控訴。潔西卡曼恩指控哈維溫斯坦2013年在一家飯店強暴她,曾任製作助理的梅麗安海莉(Miriam Haley)則控訴哈維溫斯坦2006年強行對她口交。

HBO影集《黑道家族》(The Sopranos)女星安娜貝拉席歐拉(Annabella Sciorra)也出庭作證,指控哈維溫斯坦曾在1990年代強暴她。她的證詞攸關哈維溫斯坦是否從事掠奪性性侵,這項罪名不成立,意味陪審團對安娜貝拉席歐拉的控訴存疑。

哈維溫斯坦性侵案在紐約開庭後,洛杉磯檢方也以性犯罪罪名起訴,指控他2013年2月強暴、性侵兩名女子。哈維溫斯坦如遭定罪,最重將遭監禁28年。

好萊塢電影製片哈維溫斯坦出庭和律師唐諾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溫斯坦的辯護律師唐娜(左)在1月到2月間多次和他一起出庭,溫斯坦使用助行器。

《CNN》報導,曼哈頓地區檢察官Cyrus Vance Jr.說,「這是重要的一天。這是新的一天。我相信,這是美國性暴力倖存者的新局面,因為哈維・溫斯坦終於對他所犯下的罪行負責。」

不過溫斯坦的律師Donna Rotunno則對判決結果不滿意,她表示,司法制度應該是建立在正當程序的公民權以及「無罪推定」的權利。如果人們只是因為提出某些主張或聲明就被相信,「我認為這對我們所知道的刑事司法系統構成了嚴重挑戰,對於任何被指控犯有此類罪行的人來說,這都是個可怕的主張」。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