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指控日本防疫「放縱中國」和「官僚誤國」,實際上真是如此嗎?

外界指控日本防疫「放縱中國」和「官僚誤國」,實際上真是如此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安倍政權肩負東京奧運成敗,新冠肺炎在日本政府的控制之下,目前的爭議還僅留在單一事件的危機處理,假若日本全面禁止中國旅客入境,對於經濟的損失可能比台灣想像的還要大。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這次的「防疫政治學」,日本國民似乎不太領情,內閣支持度在2月大跌8.3%,創下2018年3月以來最大跌幅,還有日本律師投書媒體要安倍下台,台灣也有網友、新聞媒體捕刀,大聲慶賀防疫狂勝日本,但這個傳統的「公衛模範生」真的變成傳染病大國嗎?日本政府到底是錯在哪裡?

外界指控「放縱中國」和「官僚誤國」,實際上是如此嗎?

若以2月18日日本厚生勞動省公布的數據來看,總感染案例為615人,其中542人為鑽石公主號上的案例(其中日本人占247人),相較起來,從中國入境的感染案例為12人,不到總感染人數的2%;出入境方面,去年訪日陸客總數959.4萬人,若加入230萬的香港旅客,對比日本一年約3000萬的訪客數,全年每3人訪日者就有1人來自廣義的中國,消費額度也超過全體旅客的3成,對於2020想拼4000萬旅客的安倍政府,漸進加強檢驗措施,將疫情陷縮在可能範圍內,比起極端手段限制中客入境,更像是合理的決策。

真要說出了什麼問題,應該就是世衛組織先前公開指出,新冠肺炎8成患者為輕症,可自行恢復;併發重症的可能性為5%,致死率2%,致命程度不及SARS及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而日本政府似乎未將WHO意見與本國公衛體系進行盤整,僅將WHO的衛教資訊照單全收,造成曾經「聽話」的日本在抗煞及伊波拉病毒都過關,這次安倍防疫卻破功的一大因素,也是本土防疫與跨域治理上調整的難題。

此外,也有些人批評日本這次防疫的問題,是出在「官僚誤國」,但其實在日本官僚體制中,事務官(文官公務員系統成員)的頂層為「事務次官」,在政策產出上扮演的可觀的建議權,甚至是實質決策權,雖然政治後果是由各部門的大臣負責,但政務官(由民選出的官員指派認定)不太可能對於事務官的總體判斷完全不買帳,換言之,外頭那些完全不聽各省廳中久居其位「大老」勸告的傳言,並不像是日本政治的決策過程。

舉例來說,日本防疫期間厚生勞動省(類似台灣衛福部和勞動部的合體)大臣加藤勝信的防疫作無多次遭質疑,不過其決策協力小組「感染對策專家會議」,其實是由國立感染症研究所長及醫界高層、學者、及研究人員共同參與,他們認為政府對鑽石公主號的處置「沒有不適當」。這與民眾的真實感受確實存在著差距,不過日本公務體系的決策,向來不是參考網路風向或「鄉民的正義」,這究竟是防疫不夠即時,還是官員決策佐證的不同,尚有待時間的驗證。

日本厚生勞動省官員相加藤勝信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正常的政府不會第一時間鎖國,因為防疫不是「唯一」考量

細究日本民眾的反應,鑽石公主號檢疫過慢,釀成「小武漢」的社區群聚感染,日媒批評「水際対策」(將病毒隔離於海外)已無意義,更使人們忽略本土感染的危害,官員在第一時間不夠積極,在人民恐慌時沒有即時拿出對策,不夠及時體察、回應民意,應是最主要的原因。

但是想想,如果說政府的唯一要務就是防疫,各國在面對疫情時應該只要完全封閉邊界停飛停航就好,要逐步評估依照疫情調整的原因,就是官員綜合各方因素之後的考量。

例如各界檢討集中在安倍過於屈就中國,為保「習安會」及東京奧運而不願驟然禁止中國旅客入境,批評誠然是常情,但把複雜決策過程、場域、制度差異,直接簡化為對單一個人的好惡——把習近平等於中國、法國當成馬克宏,安倍看成全日本,這樣除了降低認知所需的成本之外,並無法拉進與事實的差距。

4月習近平「國是訪問」日本一行,除了兩人握手的歷史畫面好看之外,也將進一步促使中日商界也將廣泛互動,具體的內容雖未公布,但是指標性的「經團連」必將會彙集日企所需,對中展開商務談判,想方設法加深日企在中國的基盤與利益,著眼於疫情結束後的經濟重整。取消習安會與疫情帶來的經濟損失孰輕孰重,必定安倍政府權衡防疫得失後的結果,而非單純對一個國家領導人的好惡決定。

武漢肺炎;鑽石公主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安倍政權肩負東京奧運成敗,新冠肺炎在日本政府的控制之下,目前的爭議還僅留在單一事件的危機處理,假若日本全面禁止中國旅客入境,對於經濟的損失可能比台灣想像的還要大。

想想看,今天日本民眾縱對疫情處置有所不滿,也不見政客渲染反中情緒,安倍籲議員捐薪救疫情縱然可說矯情,但也有更多日本商家主動掛起「武漢加油」旗幟。當台灣官員端出「國籍論」,將防疫劃上「固有疆域」,背後犧牲了哪些人的權益,讓哪些潛在患者繼續暴露在高風險之中,這些是純粹政治考量,還是專業評斷,恐怕在「防疫贏日本」的喜悅之中,也該靜下心來檢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奧迪創新獎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51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來自臺灣的四個學生團隊,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28_20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螢幕快照_2022-06-28_下午2_10_18
Photo Credit:Audi Environmental foundation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

閱讀更多:實踐ESG不能單打獨鬥!解密「夥伴成功學」新世代營運典範心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