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政府防疫的藝術與難題:如何在「強制執行」與「安撫大眾」之間取得平衡?

以色列政府防疫的藝術與難題:如何在「強制執行」與「安撫大眾」之間取得平衡?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於2月19日視察Chaim Sheba醫學中心的隔離設施|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Haim Zac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截至以色列當地時間2月20日晚間為止,以色列尚未有COVID-19確診病例,政府當局卻已經開始逐步藉由各項命令與措施嚴加戒備。本古里昂大學公衛學院院長流行病學家達維多維奇教授就表示,以色列政府目前的邏輯是,儘管最後還是很有可能發生確診病例,但在這之前,當局將盡可能地防堵COVID-19案例在國內發生。

本文於2020年2月20日以色列當地時間晚上撰寫完畢,當地時間2月21日午間,媒體報導指出,11位返回以色列的以色列籍鑽石公主號乘客中,已有一位在被送往Chaim Sheba醫學中心後,被檢驗出陽性反應,證實為以色列本土驗出的第一位COVID-19患者。以色列衛生部強調,該名患者並非在以色列本土受到感染。除此以外,目前還有四名以色列籍患者在日本接受治療,他們都曾是鑽石公主號乘客。


今(2020)年1月8日,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確認,源自武漢的肺炎疫情病原為「新型冠狀病毒」。當週,以色列幾家本地主要媒體如Israel HayomWalla國土報上,開始出現有關在中國散播之「神秘肺炎」的零星報導;一月中旬開始,陸續有幾家媒體跟進;1月20日,全球官方確診人數來到兩百多人之際,也是武漢封城前夕,有以色列本地媒體開始尋找住在中國,會說希伯來語的人,希望他們能協助傳遞當地消息。

1月23日,包括武漢在內的幾個湖北省城市陸續宣布「封城」後,有關新型冠狀病毒(以下統稱COVID-19)的報導篇幅,有了明顯的增加。1月26日,農曆新年大年初二,也是美國宣布關閉武漢領事館,並宣布將安排專機撤離外交人員的同一天,以色列衛生部(Ministry of Health)呼籲國民除非必要,不要前往中國,並且,剛從中國入境以色列者,若出現發燒、咳嗽等症狀時,應先以電話通知醫療單位,然後再前往就醫。衛生部也強調,當局正在密切地觀察情勢,並與世界衛生組織(WHO)保持聯繫。

逐步啟動防疫措施

1月30日,以色列國籍航空El Al宣布暫停所有中國航線,預計最早在3月25日恢復特拉維夫與北京的航班。以色列衛生部長利茲曼(Yaakov Litzman)也在同一天宣布(註1),暫停所有來自中國的航班。

1月31日,以色列內政部長德里(Arye Deri)宣布,至當日止,曾在中國境內滯留14天以上且不是以色列公民或居民者,將被禁止入境以色列(包括從海陸空任一途徑,註2)。當天稍早,35位從莫斯科飛抵以色列的中國公民,就因此被遣返回莫斯科。同日,以色列外交部也警示以色列公民及居民,不要前往中國,而還滯留在中國但想要返國者,則最好盡快回國。

衛生部也提供一個*5400熱線,讓民眾詢問COVID-19相關資訊;並表示一旦發現有發燒與咳嗽等現象,必須聯絡紅大衛盾會(Magen David Adom)這個負責緊急醫療、救災與救護車等的機構。

2月3日,衛生部頒布一項命令,甫從中國進入以色列者,需在自家或醫院進行14天的隔離。這項命令要求在家中進行隔離的民眾,必須單獨待在一個有適當通風但閉門的特定房間,家中不得有訪客,進行隔離者唯有在要前往醫院時才能離開家,每日也必須對隔離者所在房間傢俱表面進行清潔與消毒的工作。

由於疫情的發展,衛生部在2月7日宣佈近日從中國、香港、泰國、日本、新加坡、韓國或澳門返國,曾與確診病患有密切接觸,並出現發燒、咳嗽或呼吸困難等症狀,必須在通知醫院或診所後,戴上口罩前往就醫,並避免使用大眾運輸工具。兩天後的2月9日,衛生部進一步表示,除了早先將中國列為旅遊警示區外,欲前往泰國、越南、日本、香港、新加坡、澳門、韓國與台灣的國民與居民,應當謹慎評估行程的必要性。

2月16日,以色列衛生部更進一步將14天居家隔離的政策適用到甫從泰國、香港、新加坡與澳門歸國的所有國民與居民,不論是否出現上述症狀(註3)。

截至以色列當地時間2月20日晚間為止,以色列還未有COVID-19確診病例(註4),政府當局卻已經開始逐步藉由各項命令與措施嚴加戒備。本古里昂大學(Ben Gurion University)公衛學院院長流行病學家達維多維奇教授(Prof. Nadav Davidovitch)就表示,以色列政府目前的邏輯是,儘管最後還是很有可能發生確診病例,但在這之前,當局將盡可能地防堵COVID-19案例在國內發生。

高科技隔離

疫情在中國正式爆發之後,便陸續有還滯留在中國的以色列公民,接受以色列媒體越洋訪問。2月中下旬,有報導指出以色列駐中國大使館,對因封城受困湖北等地的以色列公民提供運送補給品、交通甚至搭機返國等各方面的協助。

停靠在日本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郵輪(Princess Diamond),也已經正式被列為疫區。2月13日,以色列衛生部就已經表明欲將受困於鑽石公主號的以色列籍旅客接回的意願。在美、韓、香港等當局陸續接回各自未確診乘客後,以色列政府於2月20日,接回11名未出現症狀、未被確診的以色列籍旅客。

這11位國民在下船後,被直接載送至機場,搭乘包機返回以色列,21日返抵本古里昂國際機場(Ben Gurion Airport)後,未進入一般旅客的航廈通道,而是直接由紅大衛盾會團隊護送至位於拉馬干(Ramat Gan)的Chaim Sheba醫學中心(註5)。

以色列Chaim_Sheba醫學中心
Photo Credit: Chaim Sheba Medical Center

負責接收這11位以色列籍乘客的Chaim Sheba醫學中心,是中東最大的醫學中心,也早就針對防堵疫情嚴陣以待。該院在二月初就設置一個隔離中心,有需要時,能收置最多60名不幸感染COVID-19的患者。

Chaim Sheba準備了一處隔離區,讓這11名以色列公民在此進行為期14天的隔離。副院長阿菲克教授(Prof. Arnon Afek)表示,該院運用最先進的遠程醫療系統(Telemedicine applications),來減少隔離者與醫療人員的接觸,包括讓醫生利用機器人來監測病人的臉部表情及進行基本的檢測。

Chaim_Sheba_Robot_Room_(Chaim_Sheba_Medi
Photo Credit: Chaim Sheba Medical Center

讓隔離者利用名為Datos的app與相關醫療人員進行視訊。

以及使用Tytocare這項能夠監測肺部情況的設備,方便醫生們在隔離區外監測隔離者的情況。

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於2月19日參訪Chaim Sheba的隔離設施後,也大讚設施內使用的最新科技。

防疫的藝術與難題

視察Chaim Sheba的同一天,納坦雅胡也在Chaim Sheba舉行以色列今年以來第二場針對COVID-19的大型官方討論會。

COVID_19_Discussion_(Haim_Zach)
Photo Credit: 以色列新聞局(Haim Zach)

納坦雅胡及與會的衛生部長利茲曼(註6)都表示,有聽聞對於政府防疫措施過頭、太過嚴格的批評,但兩人都重申在這個疫情尚不明朗的節骨眼上,政府必須嚴陣以待的重要性。納坦雅胡也強調:「準備太多絕對優於準備不足。」(Over-preparation is better than under preparation)

這樣的態度呼應以色列當局在2009年H1N1全球大流行時的作法。以色列公衛醫師協會主席、希伯來大學暨Hadassah醫學中心流行病學專家萊文教授(Prof. Hagai Levine)在2009年H1N1爆發時,任職於以色列衛生部,他表示,當年以色列政府面臨H1N1時,也是如臨大敵,儘管最後以色列的疫情未如預期的大爆發(共4330確診病患與81死),但有關當局秉持著「寧可小心也不要遺憾」(Better safe than sorry)的態度。

批評當局太過大驚小怪的,包括一些從東亞返國的以色列公民。前文提到,衛生部的居家隔離政策,目前已經擴大到包括從中國、泰國、香港、新加坡與澳門返國者,要求他們不論是否呈現症狀,都必須進行14天的居家隔離。不過以色列本地媒體披露,有從這些國家歸國的民眾,仍在沒有配戴口罩的情況下,從機場乘坐大眾交通工具返家,甚至沒有確實進行居家隔離;有些民眾聲稱不清楚究竟居家隔離的細節為何,也有人說自己只能仰賴大眾運輸工具返家;甚至有剛從中國返以的民眾主張,以色列本地以及媒體頭條的恐慌,遠比自己在中國所經歷的嚴重許多;也有匿名受訪民眾表示,他們拒絕讓這樣的恐慌毀了自己的生活作息。

相反的,也有媒體質疑防疫措施是否有徹底執行。除了必須進行居家隔離者,仍有人搭乘大眾交通工具以外,1月28日,衛生部宣布將在以色列最大的國際機場本古里昂國際機場,設置測量體溫站,但直至2月20日晚間為止,仍沒有強制對旅客測量體溫。有以色列本地媒體報導,部分在國際機場工作的載客司機們表示,看到一些從航廈出來、戴著口罩的人們,讓他們「感到害怕,覺得自己就要被傳染了。」

前文已經引用過的兩位以色列流行病學家達維多維奇教授與萊文教授都表示,衛生部近來宣佈的公共衛生命令,包括自主居家隔離在內,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根據以色列的《公共衛生條例》(Public Health Ordinance),違反當局所頒布的相關規定者,最重會有刑事責任。(註7)

達維多維奇教授提到:「太過嚴峻的措施,可能會引起反彈。」萊文教授則提到:「儘管在特殊情況下,當局有權採取法律行動來強制執行(這些措施),但最好還是先試圖說服大眾執行這些措施的必要性,這樣多數人(自然)會回應。」

萊文教授也在二月初於媒體撰文主張,面對COVID-19,必須兼顧果斷與冷靜。

因此,除了最近的一連串防疫措施,也可以看出以色列當局試圖安撫大眾,呼籲民眾無需過度驚慌,想要在極度小心謹慎與避免大眾恐慌之間取得平衡。

註釋

  • 註1 以航做出這項宣布之際,世界衛生組織(WHO)仍呼籲各國不要限縮往來中國的國際航班。
  • 註2 以色列衛生部做出這項宣布時也強調,該政策並非針對任何種族,而是針對個人居住及旅遊史,因此不得據以作為種族歧視的依據。自2月3日起,這項規定也適用非本國籍機組人員。
  • 註3 有本地媒體報導指出,總理納坦雅胡已經原則上同意,將指示衛生部草擬對居家隔離者進行補償的辦法。
  • 註4 二月初開始,以色列當地媒體陸續報導了一些零星疑似案例。幸運的是,目前為止,都被醫院及衛生部排除為COVID-19病患。
  • 註5 2019年,Chaim Sheba也獲《新聞周刊》(Newsweek)評為全球排行第十的醫院,從本古里昂國際機場到Chaim Sheba,大約是半小時左右的車程。
  • 註6 利茲曼還在會議中提到,面對3月2日即將到來的國會選舉,中央選舉委員會屆時將針對接受隔離者,設置特別的投票所。
  • 註7 以色列衛生部已經於2月20日警告,蓄意違反居家隔離規定者,最高可處7年徒刑;在無知的情況下違反居家隔離規定者,最高會面臨3年刑期。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