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音效傳奇:好萊塢之聲》:《侏羅紀公園》的恐龍叫聲,聽起來該是什麼樣子?

《電影音效傳奇:好萊塢之聲》:《侏羅紀公園》的恐龍叫聲,聽起來該是什麼樣子?
Photo Credit: 造次映畫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好萊塢唯一與其他國家電影最大的差異在於,當你看到專業音效工作室,為了爭取效率而將好幾台控制台一字排開以方便每一軌都能先存好預錄聲效的浩大場面時,那個景象著實令人嘆為觀止。也能讓觀眾往後在觀賞電影時,更能細細品嚐導演如何透過影像、聲響及音樂傳達出他的理念與訊息。

儘管電影歷史的起點尚未明確定義,然而將盧米埃兄弟(Lumiere)於1895年在巴黎公開放映的十部商業短片的行為視為電影藝術的濫觴,應當是沒有太多爭議的普遍認知。接著電影攝影及放映技術的不斷突破,默片的興起,好萊塢的黃金年代、法國新浪潮等等都是人類電影藝術早期歷史演進重要的一部分。

相對於電影畫面文本,相信許多愛樂者、閱聽人對於電影配樂及配樂作曲大師都相當有研究,選幾部自己摯愛的影片原聲帶、原創電影作曲、電影原聲帶歌曲放到自己的收藏是喜愛電影族群常見的基本配備,甚至能夠哼上一小段電影主題曲如《星際大戰》、《007》系列等,亦是許多大眾常見的日常行為。然而談到電影音效?恐怕能如數家珍,侃侃而談的人就不多了。

許多電影配樂大師如約翰威廉斯(John Wiliiams)、漢斯季默(Hanz Zimmer)都喜歡強調電影配樂對於影像本身是多麼的重要,倘若讀者曾看過約兩年前的音樂紀錄片《電影配樂傳奇》就會聽到大師們暢談「影像是一回事,但加上配樂就變成另一回事」、「這是全然不同的體驗」、「配樂是一部電影的核心」等等嘉言錄。誠然,好的配樂確實能幫助畫面本身的情感渲染,遠如《美國心玫瑰情》、《雙峰》等電影,近如《1917》都有其相當精彩的配樂作品可當例證。

只不過,對於同樣是為電影畫面服務的音效師而言可能就不這麼認為了。因為電影配樂固然重要且影響觀影經驗巨大,但紅花還需綠葉襯托,如果整部電影都是用音樂來陪襯情感的話,那就會像是早期某些默片電影如卓別林(Charlie Chaplin)的《摩登時代》、《城市之光》呈現的畫面感,當男主角想對女主角表達愛慕之情時,觀眾大概只聽到古典弦樂的聲音在一旁烘托畫面欲傳遞的情感,然而卓別林的影片基本上是定調在詼諧喜劇,故每當男主角試圖嚴肅正經時,他總是會意外的「碰撞」到其他事物,如路旁的街燈、暗巷的垃圾桶或被街上的汽車差點撞倒等等插曲。

但在當時,音效這件事仍未同步出現在影像畫面時,畫面的「碰撞動作」便只能無聲的呈現,卻無相對應的音效(或由弓弦拉出的簡單音效)。這時有經驗的觀眾就會恍然大悟,原來音效在現代電影中扮演的角色是多麼的重要。而從默片到發現為畫面配上人聲,到早期該如何現場收音,再到後製便構成了現代音效的發展歷史及演進。

因此對於現代的電影音效師而言,除了配樂有另外的大師負責作曲外,舉凡畫面上該同步出現的聲響,音效師就要負責搞定一切畫面的聲響呈現。此時問題便出現了,如果只是文藝片,早期的拍片現場收音還可採用一般的懸吊麥克風收音勉強應付,複雜一點的調度場面可能就出現很大的收音問題,因為聲源距離的遠近造成收音音量大小不均。

82800547_125382925629728_751585141688421
Photo Credit: 造次映畫

至於爆破、爆炸聲?那就別肖想要在拍片現場一次搞定了。這也是為何對於音效師而言,人聲對白是首要需處理的重要部分,除了收乾音外,還要因畫面剪輯的關係必須配合對白剪輯(dialogue editing),假若發現現場收音不足、不夠好或收音忽大忽小,那就必須找演員重新回到錄音室特地重新錄製,這狀況便是產業人士常提的ADR狀況(Automated dialogue replacement)意即「對白同步重製」,要求演員配合當時的對白畫面重新錄製清晰的人聲。對白人聲搞定了,音效師接著需要處理聲效的部分。

聲效一般分為特殊音效(SFX)、擬聲(Foley)及環境音效(Ambience)三種狀況。舉一個最著名的例子,電影《侏羅紀公園》當年上映時非常轟動,許多觀眾及媒體對於片中各種恐龍的叫聲感到不可思議,因為從沒有人聽過恐龍的叫聲到底聽來是什麼樣子?根據什麼?光這點就有許多想像發揮的空間了,但對於音效師而言,這完全是得自己憑空捏造的全新聲音,是全新的創造,如果你看過當年探索頻道的特集,便會知道你在銀幕上聽到的恐龍叫聲,是音效師發揮創意,以海豚聲為基底,同時混雜了其他好幾種動物的叫聲而成的結果。而所謂的恐龍叫聲,既為首創的特殊音效,同時亦是擬聲。

MV5BMTEwNjYzNDY3MTdeQTJeQWpwZ15BbWU3MDg4
Photo Credit: IMDb

至於一般常聽到的特殊音效則會出現在科幻片中的場景,如雷射槍、光劍的發射、揮舞聲、外太空生物叫聲或不明狀況,而一般常聽到的擬聲則是常見的人造行為,如槍聲、玻璃破碎、撞擊聲。

再舉一個例子,筆者曾為一位女歌手製作一張迷你專輯,其中一首歌曲因風格輕快的關係,吉他手以手指關節扣擊木吉他產生清脆的節奏聲音,然而事後卻發現,當時錄製的聲音雖然可以聽到但不夠大聲,為了讓歌曲情感更加突出,於是我們便在木吉他扣擊聲部分,以拍手聲混合了原來的聲音去疊加強化,最後達到滿意的結果。

最後在處理環境音效部分,音效師則是同樣針對自然環境或人造背景場景作處理。像是依據劇情需要,消除或強化風聲、水聲(如《神鬼獵人》)或依劇情需要故意靜音處理(如《搶救雷恩大兵》一開頭的搶灘頭場景)等等都是。而當這些環節需要的聲響都處理好時,音效師才會將整個聲音交給作曲配樂師負責音樂的部分。

MV5BMTMxNDQzNTIxN15BMl5BanBnXkFtZTcwNTI2
Photo Credit: IMDb

有趣的是,在觀賞《電影音效傳奇:好萊塢之聲》本片時,你會發現你所熟知的電影有一半的功臣都該歸功於音效師們的妥善處理,導演雖掌控全局,但在聲響方面仍得依賴音效師及作曲師的貢獻,一部現代電影才能完整的呈現在觀眾面前。

好萊塢唯一與其他國家電影最大的差異在於,當你看到專業音效工作室,為了爭取效率而將好幾台控制台一字排開以方便每一軌都能先存好預錄聲效的浩大場面時,那個景象著實令人嘆為觀止。也能讓觀眾往後在觀賞電影時,更能細細品嚐導演如何透過影像、聲響及音樂傳達出他的理念與訊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盛大登場!新世代「資蛛人」攜手產官學研,共編臺灣縝密資安網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前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決賽於臺灣資安館盛大舉行,跟著我們一起走入現場,掌握臺灣資安產業最新脈動,並進一步了解沙崙資安服務基地(以下簡稱:沙崙基地)為培育臺灣未來的資安新秀,注入了哪些巧思吧!

近年資通訊科技飛速發展,數位轉型在公私企業組織間早已形成浪潮,我國政府也在8月27日正式掛牌成立數位發展部,結合施行多年的「智慧國家方案」推動策略,展現落實數位轉型的十足決心。在全面發展數位基礎建設、資通訊技術時,如何應對新世代的資訊攻擊、抵擋駭客入侵也成為我們必須齊心面對的挑戰。

資安防護並非依靠單點施力就可輕鬆完成,而是需要軟硬體、產業、技術、人才的綜合支撐。就好比要鋪展一張綿密的防護網,若要保證能接下每一次的衝擊,需要依賴的不僅是排列有序、堅固牢靠的絲線,還需要專業的「資蛛人」居中操盤,運用專業的繩結與技術,強化整體防護網的韌性;倘若操作過程有任何不慎,都可能導致鬆脫,讓防護網出現漏洞、失去張力。因此無論硬體再堅固、防護技術再完備,若缺乏具備資安意識的操作人才,任何一小步的失誤仍可能讓整體資安防護功虧一簣。

2022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硬體支援、知識分享、產業嫁接,資源挹注育人才

DSC04070-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面對未來全新的資安挑戰,臺灣資安人才培育搖籃「 ACW SOUTH 沙崙資安服務基地」於八月中辦理「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從人才育成的角度出發,延長黑客松(Hackathon)賽制的競賽時間以強化實作環節,並緊扣沙崙基地的資安推廣使命,採智慧製造、關鍵基礎設施、智慧綠能與跨領域資安應用作為四大競賽主題,期待藉此提攜臺灣年輕世代的資安新秀、強化產業防駭能力。如此專為「人才育成」量身打造的賽制,不只是創造大專校院生投入資安專題實作的機會,也企圖為臺灣的資安產業找尋創新可能。光在短短一個月的報名期間,就有17所大專校院,79位學生報名參加,共計33支隊伍提出研究專題參加初選,競爭相當激烈。

為了進一步養成選手的資安技術力,沙崙基地義不容辭地成為選手們的輔導擔當,投入豐富多樣的培育資源:初選入圍的20組隊伍不只能免費租借沙崙基地中超高規格的硬體設施與共創空間,還能優先參加沙崙基地辦理的資安實戰課程、工作坊與主題講座;在年底的成果發表會中,還會邀請臺灣業界的資安廠商參與,讓競賽隊伍不只獲得媒體露出機會,還能與產業實務對話交流,認識產業現況,甚至媒合進入資安產業,獲得工作或合作的珍貴機會。

如此豪華的培育資源更凸顯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特別之處,讓它從單純資安人才自我磨練、發光發熱的黑客松競賽,提升為拔擢資安新秀而舉辦的年度盛會!

資安新秀大賽現場報導:凝聚資安後起新秀,為臺灣注入產業新血

剛進入臺灣資安大會的會場,就看到滿滿的資安新秀們列席而坐,每個人皆摩拳擦掌準備決賽簡報。看著大家因為「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由臺灣北中南東齊聚一堂,為了爭取榮譽及獎勵,彼此競爭、腦力激盪的模樣,不禁令人熱血沸騰感到充滿希望,也深刻感受到沙崙基地對賽事舉辦及人才培育的用心。

DSC0447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決賽共有20組學生團隊從初賽的33支隊伍中脫穎而出,團隊分別來自大同大學、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成功大學、宜蘭大學、南臺科大、高科大、雲科大、嘉義大學、臺東大學、臺科大等11所大專校院,他們在決賽中透過專案簡報來決定到底獎落誰家。而正式競賽開始前,評審們也再三強調,所有決賽團隊的研究主題及概念橫跨多領域且都相當完整,不只想法新穎、也十分切合當今產業的痛點,無論最終是否從決賽中脫穎而出,都希望大家能把握沙崙基地提供的輔導資源,努力實踐專案構想,並在年底的成果展中呈現最棒的結果;來自產業的評審更迫不及待地拋出橄欖枝,願意在產業實務中對同學們伸出雙手,期待未來更多的合作機會。

DSC04724-2
Photo Credit: ACW SOUTH沙崙資安服務基地

經過競爭激烈的簡報時間,當下不只驚嘆同學對於社會、產業細膩的觀察,也意識到原來資安與我們的日常其實距離這麼近,例如網頁防駭的主動偵測、通訊軟體訊息的AI辨識等,其實都是與生活密切關聯,但容易存在資安危害或漏洞的小地方。

既然是競賽,終究會決出勝負。本次「2022第一屆沙崙資安新秀大賽」最終分別由國立中山大學的「Starlight」以數獨資訊加密進行隱私保護的研究、國立宜蘭大學的「若『隱』若『線』」以AI動態無線頻譜的安全偵測系統榮獲佳作;國立臺東大學的「哩哪來臺東請你斟酌看」以AI針對資安入侵進行主動判斷並示警的研究榮獲第三名;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的「K459」以工業物聯網之實體密罐系統的開發榮獲第二名;國立中山大學的「特洛伊獵手」以硬體木馬的設計及檢測榮獲第一名。

從得獎的組別也可以發現,今年沙崙資安新秀大賽的議題十分多元,從高度專業的產業面到平易近人的生活面都有所著墨,其中出題觀點與解題手法也令評審大為驚豔,期待年底成果發表會時,這些資安技術有進一步的實踐,未來更對臺灣的資安產業及日常生活帶來協助或補強。

打造全民數位韌性,從自我培力做起

當數位服務深入日常角落,資訊安全與你我的距離其實比你想像的還要接近。大至水廠電廠等國家民生基礎設施、提供資訊服務的民間企業;小至日常中滑滑臉書、撥打電話的舉動,都可能成為駭客攻擊的目標,資安危機甚至還會變換型態,愈來愈難以防範。

因此,沙崙基地培育人才、強化資安能量的使命,不只是影響國家長期發展的重要因子,也是影響「全民數位韌性」能否切實落地的關鍵因素。其實資訊安全的敏銳度、應用科技的數位力,是你我可以從生活中開始培養的,而沙崙基地展示了七大實作平台,透過互動展示與簡易圖說,讓民眾可以具體了解各種資安形式與威脅,如果對於數位發展有所遲疑、或是擔心面對突如其來的資安議題手足無措,不妨找天來沙崙基地晃晃,認識當前資安最新發展,培養與資安大賽選手們一樣敏銳的觀察力與資安意識。

「數位發展部數位產業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