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風雲:65年前在印尼萬隆的那場會議裡,中共可能才是台獨的盟友

冷戰風雲:65年前在印尼萬隆的那場會議裡,中共可能才是台獨的盟友
Photo Credit:國史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加坡前記者陳加昌認為,雖然他已是新加坡國民,沒有什麼立場對兩岸問題提出建議,但他想法與李光耀一致,即台灣主要政黨應與中國大陸展開政治談判,因為「一國兩制」可能是對台灣最好的選項。

寫有《越南:我在現場》、《超越島國思維:李光耀的建國路與兩岸情》與《中柬風雲60年》等著作的新加坡戰地記者陳加昌先生,在上一篇文章中與我們討論了日據昭南的歷史。而在這一篇文章中,我們將繼續討論戰後兩岸政府在東南亞的外交與僑務之爭。然而東南亞政治舞台上突出的華人勢力,卻並不是只有國共兩黨而已,以廖文毅為代表的台獨勢力,也曾經有過吃重的角色。

深藍家庭出身的筆者,經常看到或者聽到周邊長輩以「美帝走狗」或者「日本皇民」稱呼獨派人士。但是在瞭解廖文毅陳智雄等曾經於東南亞廣泛活動的獨派前輩之後,筆者發現獨派人士或許對日本有深厚感情,而且在現實上也需要美國幫助,但台獨的起源卻恐怕與美日兩國毫無關係。相反地,卻與中共發起的第三世界民族運動有密切關係,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TAIWANESE_Diplomat___Hero_for_Independen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台灣獨立運動先驅陳智雄先生

太平洋戰爭期間被日本外務省派往印尼擔任翻譯官的陳智雄,精通英語、日語、荷蘭語、馬來語、台語以及北京官話等六種語言,因為日本戰敗後留在印尼協助蘇卡諾打獨立戰爭的關係,於東南亞建立了廣泛的人脈,並被廖文毅任命為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駐東南亞巡迴大使。也是靠著陳智雄的努力,廖文毅得以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的身份,與周恩來一同出席1955年4月18日到4月24日在萬隆舉行的第一次亞非會議。

可最終陳智雄還是遭到台灣駐日情治機構誘捕,並於返台後不願意配合政府反台獨的國策,在1963年5月28日慘遭槍決。死於軍法處看守所的他,因為在戰場第一線協助印尼人驅逐英國人、荷蘭人的歷史,外加又是極少數因主張台獨而被中華民國政府下令槍決的人,直到今天都還廣泛的被獨派視為英烈看待,可事實的真相真的是如此嗎?

搭配陳加昌採訪萬隆會議,還有他對廖文毅在東南亞活動的個人記憶,還有筆者個人對第三世界民族運動,尤其是台獨運動的理解,還原一個真實的統獨對抗歷史。也是透過陳加昌先生的這次訪談,筆者更加確定早年中共為了推翻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的統治,對台獨運動採取的態度遠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已,而是積極的介入與支持。

萬隆會議的時代意義

在印尼萬隆舉行的第一次亞非會議,是由1945年以後脫離英國、法國、荷蘭與美國等歐美殖民母國獨立的亞洲與非洲國家舉行的國際會議。由於標榜的是反對「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的精神,包括英美在內的所有西方國家不得出席。另外因為出席萬隆會議的國家當中,有不少如菲律賓、南越與泰國一樣屬於反共國家,所以蘇聯也被謝絕參與。

主導整個會議走向的人物,分別為印尼總統蘇卡諾、印度總理尼赫魯與中共總理周恩來。此刻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不久前才於朝鮮半島上與美軍打出平手,在主導萬隆會議的新興國家心目中威望稱得上是如日中天。為了給足中共面子,被視為「美帝走狗」的中華民國與大韓民國政府沒有接到參加萬隆會議的邀請。

與會的反共國家對中共的「一個中國」原則無計可施,只能設法爭取拒絕讓被視為「蘇聯走狗」的北韓參與,以挽回南韓的顏面。至於不久前才在日內瓦會議中獲得國際社會承認的北越與南越,則因為胡志明與吳廷琰都沒有「一個越南」國策,反而可以共同列席。可見蘇卡諾與尼赫魯,都希望盡可能減少美蘇兩強隊萬隆會議的影響。

有趣的是,國土仍被美國佔領的日本也獲邀出席了第一次亞非會議,這是因為以蘇卡諾、尼赫魯還有東姑阿都拉曼為代表的東南亞民族主義者,都曾經受到日軍「大東亞聖戰」的激勵。日軍在新加坡擊敗英軍,讓他們深信有色人種是可以戰勝白人殖民統治者的,所以才在日本戰敗後紛紛展開獨立運動,爭取了民族獨立。

只是到了1955年,日本已經敗給了美國長達近10年之久,餘威早就已經不在。日本在駐日美軍的控制下,連為自己發聲的空間都沒有,是不可能在萬隆會議上有太多表現的。所以在第一次亞非會議上,時任經濟審議廳長官的高碕達之助也只能列席瞭表心意,沒有辦法如周恩來、蘇卡諾還有尼赫魯那樣扮演主導性的角色。

大外交官周恩來

代表《中興日報》的陳加昌,是採訪萬隆會議的三名新加坡記者之一,他強調並不是所有國家都歡迎周恩來的到來。如伊拉克王國外長法迪爾·賈馬利、南越外長陳文杜、菲律賓外長羅慕洛與泰國旺懷親王都對周恩來展開嚴詞批判。許多東南亞小國,都對中國古代的朝貢體系記憶猶新,認為中共可能會成為「新帝國主義」國家。

據陳加昌回憶,原本並不打算發言的周恩來決定等發言順序排到中共的時候上台講話。他一上台就講了一句話,那就是「我來這裡是交朋友的,不是來與各位吵架的」,瞬間化解了尷尬的氣氛。後來在會議上,周恩來又提出《和平共處五原則》,大幅降低了反共國家對中共的敵意,讓陳加昌對他的外交手腕深感敬佩。

事實上,許多與會的反共國家,包括日本與泰國都是在美國壓力下被迫對周恩來口誅筆伐的。尤其泰國總理鑾披汶・頌堪,因為在太平洋期間派兵協助日軍進攻緬甸、馬來亞與雲南省的關係,一度在戰後被盟軍當成戰犯關押起來。直到後來才因為美英鎮壓泰國共產黨的需要,才將右翼領袖鑾披汶・頌堪從監獄釋放出來,擔任總理實施反共國策。

但鑾披汶・頌堪終究骨子裡還是民族主義者,並不希望自己被視為美英兩國的傀儡,所以他在暗中允許旺懷親王與周恩來交往,還派遣密使訪問中國大陸。對於鑾披汶・頌堪而言,共產黨固然是意識形態上的敵人,但盤據在金三角的雲南反共救國軍才是真正的心腹大患,他完全沒有理由配合美國與中華民國的圍堵策略而與中共為敵。

二戰期間擔任麥克阿瑟副官,以反共而聞名於世的菲律賓外長羅慕洛也在與周恩來一夕長談後,產生了菲律賓終將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關係正常化」的想法。所以周恩來在萬隆會議上的表現,看在陳加昌眼中是相當成功的。靠著這些骨子裡不願意接受西方國家擺布的亞非新興國家支持,中共總算是在美國的重重圍堵下殺出了一片重圍。

Zhouenlai_talk
Photo Credit: Historical Record of Political Consultation Conference @ public domain
政治協商會議上的周恩來
獲得周恩來暗助的廖文毅

一段大陸不願意提,台灣很少人知道的歷史,是中華民國政府雖然被視為「美帝走狗」而遭到亞非新興國家排擠,但主張台獨的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大統領廖文毅卻還是現身萬隆會議。何以主張「一個中國」,反對「兩個中國」的周恩來會接受此「一中一台」的安排?或許因為廖文毅表現過於低調,陳加昌也坦承自己沒有察覺現場還有一位台獨領袖列席會議。

獨派版本的史料,指出周恩來曾經為了反對廖文毅出席萬隆會議,向蘇卡諾提出抗議。後來是陳智雄以過往曾經協助印尼驅趕英國人與荷蘭人的歷史,說服蘇卡諾同意廖文毅參加這場國際會議。獨派人士以此證明,國共兩黨編織的「一個中國」神話,是完全有可能突破的。然而筆者認為,事情的背後可能沒有那麼單純。

2013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在西山國家森林公園建立的無名英雄廣場上,正式將陳智雄列為死在「國民黨反動派」手下的紅色烈士。由於陳智雄是極少數為台獨主張殉道的烈士,若陳智雄真的是中共地下黨,那等同證明台獨運動「沒有烈士」。為此以葉虹靈為代表的民進黨政府官員,紛紛發文指控中共捏造陳智雄的地下黨員身份。

筆者目前還沒有十足的證據,證明陳智雄100%是中共地下黨員,可是從大陸官方的習慣來論,追贈烈士涉及的不只是家屬補償問題,而且還會嚴重影響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歷史的話語權論述。所以筆者認為中共不至於如許多民進黨支持者攻擊的那般,會為了塑造有利於國民黨的選舉環境,去無中生有的把陳智雄列為自己虛構的烈士,畢竟這樣的政治代價確實是太大了。

所以筆者個人的想法,是認為陳智雄就算不是地下黨員,也暗中得到了中共支持。周恩來向蘇卡諾提出抗議廖文毅出席萬隆會議(如果真的有的話),充其量就只是做做樣子而已。或許陳智雄早就已經得到周恩來的信號,讓他運用與蘇卡諾的老關係,說服印尼政府讓廖文毅列席第一次亞非會議。顯見50年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獨運動確實是採取間接支持的。

為什麼中共要支持台獨?原因其實很簡單,一來是當年台獨運動實在不成氣候,在島內的支持者微乎其微,根本無法形成讓台灣永久脫離中國獨立建國的威脅。二來則是中共默許廖文毅出席萬隆會議,可以向反共的亞非國家證明自己與美國、英國和蘇聯等殖民霸權主義國家不同,沒有搞「新帝國主義」的問題。於是他以模糊化兩岸統獨問題的模式,來讓這些小國家安心。

但是筆者認為,周恩來讓廖文毅出席第一次亞非會議的最大原因,無非是要打擊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徹底抹煞中國國民黨存在的正當性。畢竟孫中山先生的遺言,就是「聯合世上弱小民族共同奮鬥」。可蔣中正領導下的國民黨,卻從太平洋戰爭爆發以來,就配合英美盟國打壓包括蘇卡諾、翁山與錢達拉・鮑斯在內想依靠日軍協助脫離歐美殖民主義的民族主義者。到了戰後,又是在亞太地區執行美國圍堵政策的急先鋒。

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成立合影
Photo Credit:See page for author / Public domain

在厭惡英美蘇霸權的氛圍下,蔣中正領導的中華民國是很難獲得東南亞國家的真誠尊重。但是在美國的支持下,中華民國還是能透過華僑在親美反共國家發揮影響力。陳加昌就指出,無論是泰國、南越還是菲律賓,基本上只要是美國有影響力的國家,就不會允許廖文毅入境。雖然英國已經在1950年承認中共,但還是從防範「馬共」的需要,一樣是不讓廖文毅進入星馬地區活動。

英美國家對台獨的抵制,反而讓廖文毅成為印尼、緬甸與印度等不結盟主義或者親共國家的歡迎人物。許多東南亞的民族主義者,也以接待廖文毅的方式做為自己抵制英美國家的方式。藉由暗中幫助廖文毅趴趴走,周恩來成功的把東南亞國家人民對中國「新帝國主義」的懷疑,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移駕到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

外加中華民國政府的官員,本身也還沒有脫離過時的「血統主義」觀念,硬是要求東南亞華人必須「效忠祖國」,更是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加了不少的分。為了擺脫大英帝國與中華民國的「殖民陰影」,馬來亞聯合邦首任首相東姑阿都拉曼甚至在國家的獨立慶典上邀請廖文毅出席。可見台獨運動的起源,完全與「美帝國主義」無關,反而曾經被東南亞人民視為「反帝反殖」的一種象徵。

提到這一段,陳加昌先生還想起了一段廖文毅的笑話,那就是馬華公會領袖廖平與廖文毅的名字同為Thomas Liao,當天經營旅行社的廖平從新加坡飛往吉隆坡,恰好是廖文毅抵達馬來西亞的同一天。結果廖文毅在中華民國政府的打壓下當天沒有成行,人在吉隆坡機場的廖平就因為英文名字也是Thomas Liao的原因遭到記者包圍。

廖平抗戰期間曾經回到大陸參加中美混合團,是中華民國的鐵桿支持者與馬華公會領袖,不可能是台獨份子。記者包圍他的行動,著實讓廖平感到哭笑不得,也被人在現場的陳加昌所親自見證。後來還是廖平向記者一一解釋自己不是廖文毅之後,這場鬧劇才終於落幕。從這段插曲中,我們可看出兩岸與統獨兩派在東南亞的角逐有多麼激烈。

對兩岸未來的看法

當然今天的台獨已經完全不是過去的台獨,今天的國民黨也早就已經不是當年的國民黨。只是現在台灣的許多老一輩統派支持者,動不動就指控台獨為「美日走狗」一事感到大惑不解。因為如果把萬隆會議的歷史攤開來看,其實不難發現蔣中正領導下的中華民國政府,或許才是真正失去美國支持就無法生存,不折不扣的「美帝走狗」。

反而台獨運動,卻曾經是中共支持下的「反帝反霸」運動,獲得東南亞弱小民族的支持,甚至於是反西方的一種象徵。如今民進黨人沒有延續往日獨派領袖「反帝反霸」精神,還自甘墮落學起了過去的兩蔣父子當「美日馬前卒」,確實也讓人感到唏噓。而今日民進黨以轉型正義名義打壓國民黨,與當年槍斃陳智雄的蔣中正,又有什麼兩樣?

透過對陳加昌先生的訪談,我們可以從一種有別於兩岸的觀點,瞭解東南亞華人對統獨議題的真實看法。對於不久前發生在台灣的總統大選,陳加昌表示國民黨犯了重大失誤,錯選了剛剛當選高雄市長的韓國瑜來參選總統,是導致本次選舉失敗的重大原因。對於拿下817萬張選票的蔡英文,他也充分肯定了她在經營選戰上的能力。

DSC_9173
Photo Credit:許劍虹
新加坡首位戰地記者陳加昌

陳加昌指出,他是一路上看著蔡英文從2012年大選失敗中爬起來的人,對於這位民進黨女總統的毅力深感敬佩。但陳加昌終究還是曾經在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又在《中興日報》服務過的記者,對國民黨還是有更深厚的感情。他認為國民黨真正無法爬起來的原因,在於完全失去了自己的信仰,無論是韓國瑜還是馬英九,都不敢大聲宣誓自己是中國人,讓老先生非常失望。

對於兩岸的未來,陳加昌坦言自己是新加坡共和國的國民,沒有什麼立場提出建議。但是他的基本立場與李光耀一致,那就是無論在台灣執政的是中國國民黨、民主進步黨還是台灣民眾黨,都應該與中國大陸展開政治談判。而且正如李光耀生前所講的,他認為「一國兩制」可能是對台灣最好的選項,或許內容可以與香港、澳門的有所不同,但「一國兩制」的結局是避免不掉的。

所以習近平提出「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在他看來對台灣或許是一個機會,可以就國旗、國號以及聯合國席次等問題提出自己的立場。如果害怕被中共以大吃小,那不如就「以獨促統」,先宣佈台灣獨立引起國際干預,然後再在各國調解下談出一個更符合台灣利益的「一國兩制」。陳加昌認為唯有這樣,才能爭取台灣在談判中的利益最大化。

他認為中共的實力已經越來越強,而且東南亞沒有任何國家會冒著與大陸斷絕往來的風險去挑戰「一個中國」的原則,所以台灣想要獨立,甚至是維持現狀都越來越難了。蔡英文畢竟是靠高喊台獨起家,想要來個路線大轉彎是十分困難的。國民黨也亟欲擺脫「親中賣台」標籤,更不可能與大陸談判。未來兩岸會如何走,陳加昌與筆者的共識是要好好觀察民眾黨的未來走向了。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