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承毅:讓我們把口罩事件的「公民連攜」精神,帶回地方創生的實踐裡

林承毅:讓我們把口罩事件的「公民連攜」精神,帶回地方創生的實踐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真正建構公民聯攜,多半是源自於彼此的心念是否連結,就像近期台灣口罩事件,當一群人有強烈危機感,認為不做會死,所以我們要攜手,這絕對是成就公民聯攜的第一步,也是台灣發展地方創生時應該具有的精神。

武漢肺炎事件至今已整整一個月,回頭看整起疫情的發展,從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為中心爆發,而後隨著事態嚴重而開始封城,但即使如此,早已無法阻止人群移動所帶來的擴散,許多國家的陸續確診,至今仍每日持續有確診病例出現,還有在中國的確切死亡人數也終究是個謎團,尤其是先前那一則二氧化硫濃度不尋常飆高的消息。

必須說,從2020年一開始,因為這樣事件,搞得全球人心惶惶,停工停課,可預期隨之而來對於產業的影響,百業蕭條,至今仍未見平息之勢,這絕對是今年,除了7月的東京奧運,另一個即使在未來都很難忘卻的大事,或說是一段不忍回首的夢魘。

如果要說這段不幸中的大幸,應該是與中國相比鄰的台灣,十多年前曾遭逢SARS蹂躪的悲慘餘悸仍在,因此這一次,我們有著十分強烈的危機感,從官方到民間,從事件一爆發,無不抱持無比戒慎恐懼的態度,嚴正以待這件充滿未知性的可怕病毒襲擊,尤其發揮台灣人靈活的性格,不顧WHO專家反對的進行我們的防禦工事,也因為有這樣的態度及做法,才能讓台灣至今的整體疫情,相對於周邊國家都還是在控制當中。

政府在「口罩事件」中,展現出了官民協調的能量

雖然事件仍在進行式,但如果要回顧過去這段時間最令人稱道之處,我想多數台灣人會同意,那就是一段同心協力的「口罩事件」。

當然我們都知道,從防疫的角度上來說,戴口罩不是唯一的解法,因為酒精消毒洗手殺菌,提高自身免疫力也無比重要,但因該病毒主要採飛沫傳染,因此,帶上口罩,避免出入人群稠密的地方也就顯得無比重要。所以隨著疫情蔓延,恐慌的民眾得到訊息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衝通路,搶購口罩及相關防護消毒用具,因此讓這些平常十分容易取得的衛生用品,瞬間成為洛陽紙貴的珍貴物資。

這樣的恐慌性搶購風潮的背後,也隱藏了一個危機,那就是台灣是一個口罩的進口國,也就是雖然國內有廠商在生產,但平常我們是依賴中國進口,因此當中國自己都不夠用,台灣會不會就此斷貨,造成防疫上的一個危機以及缺口?思考這樣的解法,絕對不會是前往台灣之外的國家進行搶貨,因為隨著疫情的預期心態,口罩早已成為各國的戰略物資,如日本甚至歐洲雖然還有或,但多半已經採限制性購買模式,台灣該怎麼辦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可喜的是在這個事件上,台灣政府採取積極的處理模式。

在事情爆發初期,隨即由行政院長宣布一個月內,台灣國產口罩限制出口,不僅如此,後端也著手在思考如何把不足的量補上的方法,因為必定要如此,才可能滿足國內的使用需求,包含才可能在後續推動一人限額買兩個,還有限定藥局販售等。要求國內廠商24小時不休息全力生產能解決這樣的問題嗎?似乎從需求量角度來看,還差得很遠,那該如何是好?

防武漢肺炎  民眾就診戴口罩自保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勇於任事的態度下,以經濟部工業局為核心,啟動了一次精彩的官民合作新模式,也就是在經濟部的溝通協調下,著手招集旗下各相關法人機構,包含工研院,金工中心,紡拓會等組織,並與相關的協會公會進行討論,最終號召了一群有熱心,有使命感,企業責任的跨領域業者,大夥願意放下各式手上的工作,與各路技術專家通力合作,期盼能在最短的時間內,不僅提升現有產量,更建構新的生產線,讓台灣的口罩產品能大增,讓供給能因而不虞匱乏。

這樣看似不可能的任務,最後的成果是讓通常需要半年才可能建置的產線,最後在一個月內就建置完成,投入生產行業,也預期在幾週之後,台灣的口罩月產量可以到達千萬,確實滿足非常時期之所需。

在真正的「公民連攜」中,官不是官,民也不只是民

到底是如何成就這樣驚人的效率?我想核心是來自於對於事件的危機感以及責任心。

在那個位置上,或身為關係人,如果在這節骨眼上,沒有出來做點什麼,扭轉些什麼,不僅可能會出人命,也可能造成一發不可收拾的悲慘結局,所以在這樣之下,人自然很容易團結再一起,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大公無私地抱持奉獻般心情的全力以赴,這時候官是不是官,民是不是民,一點都不重要,而是大家是一個有使命的團隊,為了拯救解決口罩問題不足而聚集在一起的堅強團隊。

而這樣所展現出的態度,不就是近年來在日本地域活化領域,常常被提及的觀念「公民連攜」(Public Privite Partnership),所謂的公民,在這邊指的是官方(公)與民間(民),能否真正的建立起夥伴關係,為了地方的未來,不分彼此聯合並攜手(連攜)並進。這樣的觀念,這幾年在日本大力的被推動,並也有了若干成果,而在推動上,甚至有地方事業加政府機關,共同成立了一處以「公民連攜事業機構」為名的組織。企圖透過線上教學,合宿研修的學習方式,來讓想做一些事情的公務人員,還有有志在地方經營事業的夥伴,不僅能從中獲得所需要的知識,並可藉由人脈的媒合,建立未來為地方共同打拼的契機。

我想也許會有人問,這樣的模式與台灣過往在推動的促參(OT,BOT,ROT,BOO)有何不同?我想說的是,也許規模沒有那麼大,但關鍵還是在於彼此的心念,是不是立基在「合作」或「聯攜」這樣的起心動念上。

面對多變的光速時代,單打獨鬥以顯困難,因此,如何傑及多元多能的團隊或人群一起投入絕對是一個正確的方向,但我們捫心自問,在我們過去的經驗裡,合作是不是一直都是很困難的事情?不要說不同的公司組織之間,就連同一個單位要進行橫向統合,就是一件無比艱難的挑戰。而過往公私部門之間的合作,可能基於標案等必要行政程序所需,所以彼此之間,比較是維持一種委辦關係,也許部分公務人員基於熱心,能表現出善意,但整個法規的精神,還是呈現一種上下位,廠商業者間的關係。

口罩需求持續發燒 業者產能全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群人有強烈危機感,就是成就「公民連攜」的第一步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