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零下30度卻居無定所,靠著工業加熱管線取暖的俄羅斯無家者

【圖輯】零下30度卻居無定所,靠著工業加熱管線取暖的俄羅斯無家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鄂木斯克州位在莫斯科以東三個時區遠的地方,提供無家者在夜間的避難所,但維爾古諾夫沒辦法到市中心的避難所去住,也無法在那附近撿拾回收物,因為那裡的無家者會把他當成外人,而他的到來是侵犯他們的「地盤」。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維爾古諾夫(Alexei Vergunov)跟大多數的西伯利亞無家者一樣,待在工業用的加熱管線下睡覺以保持溫暖,讓他度過攝氏零下30度的夜晚。

這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因為只要他睡夢中一個翻身,離管線稍稍遠一點,他很有可能就會凍死;如果不小心靠太近,他也會在自己注意到之前就被燙傷。

這位46歲的中年大叔,已經過這樣的日子11年了。他說:「晚上你閉著眼睡覺,但耳朵卻是醒著了。」

RTS32KI9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維爾古諾夫曾渴望自己有機會重新建立該有的生活,但自從她的伴侶阿莉翁卡(Alyonka)兩年前死於肝癌後,維爾古諾夫就失去了生活重心。他們倆之前一直住在火車站附近。

「我又活了一天。僅此而已。如果我能找再遇見像她這樣的女性,我可以重整心情再試著重返社會,但我始終沒有機會找到她這樣的人。」維爾古諾夫如是說。

維爾古諾夫喜歡稱自己為「大鬍子李奧卡」(Lyokha the Beard),他是鄂木斯克官方公布的3500名無家者之一,但實際數字一定遠高於此。他也是為數不多願意跟這座城市居民聊天、開懷大笑的無家者之一。

RTS32KHY
維爾古諾夫(右)與當地居民開心談天|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你的公寓裡凍僵的是你,不是我。」維爾古諾夫常開玩笑地說。

他最喜歡的時刻是夜晚。儘管最寒冷的時候,城市與垃圾場都很安靜,但他還是願意到處走動,收集玻璃罐或是其他可回收的物品,去換得一小筆金錢。

RTS32KIS
正在街上撿拾回收物的無家者丹尼斯(Denis)|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他所在的鄂木斯克州,位在莫斯科以東三個時區遠的地方,提供無家者在夜間的避難所,但維爾古諾夫沒辦法到市中心的避難所去住,也無法在那附近撿拾回收物,因為那裡的無家者會把他當成外人,而他的到來是侵犯他們的「地盤」。

慈善機構「國際明愛」(Caritas)為這座城市的無家者提供食物與衣服。

維爾古諾夫對那些幸災樂禍的人多有警覺,因為他曾救了他朋友亞歷山大一命,只因有一群年輕人放火想燒死亞歷山大。

有時候,不幸與痛苦可以讓鄂木斯克的無家者具備某種動力,試圖改變生活的不安定。

RTS32KIU
無家者柳達(Lyuda)在鄂木斯克的資源回收中心前,吃著提供給無家者的熱湯|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例如44歲的斯特帕諾娃(Lyusya Stepanova),他在街頭上流浪達27年之久,卻開始考慮重新走入社會。一月份,她由於睡得離工業加熱管線太近,導致全身大面積燒傷,住院治療三個星期。如今,她住在離市中心30公里遠的復健中心。

斯特帕諾娃說,她知道不能把過去27年的街頭人生倒帶,但即使如此,她還是想做點改變。「我小時候有過很遠大的夢想,但現在已經太遲,那艘夢想之船已經開走了。」

「我打算回家,回到媽媽身邊。」

RTS32KIB
在復健中心的斯特帕諾娃|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