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t Check】「俄國認證武漢肺炎是人工病毒」的消息從何而來?

【Fact Check】「俄國認證武漢肺炎是人工病毒」的消息從何而來?
Photo Credit: Alexei Druzhinin / Sputnik, Kremlin Pool Photo via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傳媒報道指「俄羅斯官方文件證實武漢肺炎病毒由人工合成」,但查看其資料來源,相信錯誤消息源於誤解。

重點︰

  • 消息來源僅為《新唐人電視台》節目《新聞拍案驚奇》的一段錄音。
  • 根據引述的內容,俄國有關官方文件並無表明新型冠狀病毒乃人工重組。
  • 有關文件應指病毒透過重組而成,但自然界本來就會出現基因重組。

今日社交媒體上廣傳《Yahoo奇摩新聞》一篇題為〈全球首例官方認證 俄國衛生部指武漢肺炎是人工病毒〉的文章,宣稱俄國官方文件「證實」2019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病毒)是人工合成。[1]

這個說法並無證據支持。

「俄國認證病毒人工重組」的說法從何而來?

《Yahoo奇摩新聞》是台灣Yahoo的新聞平台,上面有轉載自各家媒體的文章,而上述文章來自《信傳媒》,由記者鄭國強撰寫[2],相關段落引述如下︰

俄羅斯聯邦官方網站上這篇名為《預防、診斷、治療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報告第一版發表於1月29日,2月3日還發表了第二版,是俄羅斯聯邦官方網站上,具有俄羅斯衛生部部長М.А. Мурашко的署名,一個是俄羅斯聯邦消費者保護局的局長雙署名的一篇官方文件。

該內部報告指出,武漢病毒是一種由蝙蝠病毒和未知來源的病毒而重新組成的新病毒,它的基因排列順序有70%跟 SARS 是相吻合,它不是天然來源,而是一個綜合體。俄羅斯的研判與美國伊利諾大學教授和匹茲堡大學教授的看法一致,都認為武漢病毒是人為製造的。

由於文件由俄文寫成,而且《信傳媒》未有標明原文及消息來源,因此難以查證其說法是否屬實,亦不清楚是記者懂俄文自行翻譯,抑或有其他參考資料。不過搜尋相關字眼後,可以找到這個消息最早出現在《新唐人電視台》2月16日的節目《新聞拍案驚奇》中。[3]

節目中主持人李大宇播出一段錄音,來自據稱是「在俄羅斯生活了25年,有醫學背景的華裔企業家」楊成,其中核心內容文字版本如下︰

它非常嚴謹地敘述了、描述了現在冠狀病毒是一個甚麼樣的東西。報告認為,新型冠狀病毒,是一種由蝙蝠的冠狀病毒和未知來源的冠狀病毒,重新綜合組成的病毒,並且,它的基因排列順序,有70%跟SARS是相吻合的。也就是說它明確闡述,它不是天然來源,不是人類至今所知道的,天然來源的這種產物,它是一個綜合體。

然而參考節目中這一段的畫面,製作組翻譯了該文件的相關段落與原文並置,其中並未提到新型冠狀病毒「不是天然來源」︰

先假設翻譯準確,紅框說的是「冠狀病毒2019-nCoV是一種重新組合的病毒,介於蝙蝠冠狀病毒和未知來源冠狀病毒的結合體」,而病毒基因重組在自然界中常見,「重新組合」並不代表「不是天然來源」。因此可以判斷,所謂「不是天然來源」的說法來自這位楊成的錯誤詮釋,再輾轉流傳到《信傳媒》記者處,寫成「人為製造」。(順帶一提,楊成在錄音中誤稱文件來自「俄羅斯聯邦統計局官方網站」,但文字版本僅寫成「俄羅斯聯邦官方網站」。)

退一步說,假如俄羅斯這份文件真的宣稱病毒是人工合成,文件中應有更多證據,但從《新唐人》到《信傳媒》均沒有引用其他資料,唯一可見的資料來源是《新聞拍案驚奇》中那段錄音,換言之,這兩個媒體均未有提出足夠證據支持其說法。

《信傳媒》引用多項有問題資料

《信傳媒》的文章強調該網站「持續報導病毒非自然形成」,但引用多項有問題資料,以下簡單解釋一下。

文中指「最早引證在1月27日的華人媒體《路德社》指出是舟山蝙蝠病毒合成」——其實有關文章[4]僅指出新型冠狀病毒跟2018年中國科學家從舟山捕獲的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相似,沒有病毒屬人工合成的證據。

該文又提到「印度學者發表被植入愛滋病毒一部分基因」——相信這段文字是指早前有印度學者在BioRxiv上載一篇論文的預印本,當中提到新型冠狀病毒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與HIV部份蛋白相似,但這篇論文既備受批評,作者亦迅速撤稿,表明無意宣揚陰謀論。[5]

《信傳媒》的文章又指「俄羅斯的研判與美國伊利諾大學教授和匹茲堡大學教授的看法一致,都認為武漢病毒是人為製造的」,雖沒有說明到底是哪位「伊利諾大學教授」和「匹茲堡大學教授」,但花了點時間不難找到。

那位「伊利諾大學教授」是伊利諾伊大學法學院教授博伊爾(Francis Boyle),他早前在一段YouTube影片訪問中表示他相信病毒是生物武器,但沒有提供證據支持。[6]

至於那「匹茲堡大學教授」相信是《信傳媒》文章另一處提到的「生物基因分析專家里昂斯維勒(James Lyons-Weiler)」,但他並非匹茲堡大學教授,反而是反疫苗分子,而且相信病毒源於製作SARS疫苗。不過他的說法被專家質疑,而且其後亦修改立場。[7]

小結

這些零碎而不可靠的消息,往往容易留下深刻印象,結合起來會給人「好像有這麼一回事」的感覺,但仔細查看的話,會發現根本沒有足夠證據支持。

最後必須指出,《Yahoo奇摩新聞》上那篇文章並不完整,沒有提到俄國文件的資料來源,更出現「更多精采內文,請至信傳媒官網登入會員瀏覽」的提示,要求讀者按連結至《信傳媒》網站登入閱讀全文。然而比較一下CrowdTangle數據,《信傳媒》原文的分享次數不及《Yahoo奇摩新聞》版本的五分之一,這足以說明很多人甚至沒有讀完文章便轉發出去。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1. 網絡時光機備份︰全球首例官方認證 俄國衛生部指武漢肺炎是人工病毒(Yahoo奇摩新聞)
  2. 網絡時光機備份︰全球首例官方認證 俄國衛生部指武漢肺炎是人工病毒(信傳媒)
  3. 網絡時光機備份︰【拍案驚奇】俄政府文件:病毒是重組結合體(新唐人電視台)"
  4. 網絡時光機備份︰失控的瘟疫!中國科學家揭發武漢肺炎病毒來自解放軍舟山蝙蝠病毒(信傳媒)
  5. 可參考〈引發「新病毒是生物武器」傳言的論文已經撤稿,從中可學到甚麼教訓?〉一文。
  6. Francis Boyle: Wuhan Coronavirus is an Offensive Biological Warfare Weapon
  7. 詳見 No, James Lyons-Weiler did not “break the coronavirus code” 一文。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