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聯盟老將自白:跑腿者、敲垃圾桶、暗號球探報告⋯⋯普遍存在的偷暗號手法

大聯盟老將自白:跑腿者、敲垃圾桶、暗號球探報告⋯⋯普遍存在的偷暗號手法
截圖自Houston Astros Sign Stealing Scandal (PROOF) / Youtub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聯盟賽場上用電子設備偷暗號的情形,或許遠比你想像的浮濫,而球員的觀點可能也跟你想的不同,始作俑者甚至是大聯盟自己?

文:張尤金

2019年11月12日,一場由前太空人投手Mike Fiers引爆的「偷暗號」醜聞,在大聯盟官方辦公室兩個月的調查後告一段落。美國時間1月13日下午,大聯盟主席Rob Manfred對太空人「偷暗號」事件提出調查報告並發佈懲處:總經理Jeff Luhnow、總教練A.J. Hinch無薪停職一年,球團罰款500萬美元,另沒收2020及2021年第一輪與第二輪選秀權。消息發佈後,太空人老闆Jim Crane召開記者會開除Luhnow及Hinch,紅襪與大都會也分別將涉案的總教練Alex Cora及Carlos Beltran解職。

看到這裡,球迷們,你的感想是:

(A)誅滅首惡,大快人心

(B)這只是冰山一角

也許多數球迷選的是(A),但一位匿名的大聯盟球員這麼說:

我不知道砍掉一條蛇的頭是否是正確的事,因為這裡還有一大堆蛇。

居住在波士頓的棒球專欄作家、Podcast主持人Danny Picard,在聯盟調查報告公佈之後,專訪了幾位大聯盟現役球員。這些球員都是匿名受訪與自白,但不代表這些內容一定是偽造或或錯誤的。在大聯盟官方辦公室定調速戰速決且不處分球員的前提之下,你很難期待大聯盟官方對此進一步調查。以下將從球員的角度(即便匿名),看看大聯盟真實賽場上用電子設備偷暗號的情形。這或許遠比你想像的浮濫,而球員的觀點可能也跟你想的不同。

潘朵拉的盒子

受訪者是一名資深打者,效力過多支球隊,大聯盟生涯出賽超過1,000場,但他從沒效力過太空人。他強調,「用科技設備偷暗號」一直是比賽的一部份:

「聯盟的調查與懲處,是為了擺脫以Cora與Beltran為首的『偷暗號』醜聞,但這麼做等於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

「因為有一大堆球隊,雖然他們偷暗號的成功程度不能與太空人相提並論,但確實有許多球隊在做同樣的事,而且『偷暗號』相對成功的球隊,經常就是那些季後賽常客。」

「一般球迷無法理解『偷暗號』本身就是棒球比賽的一部份,而這是目前我們面臨的最根本問題。你要把這些公諸於世?沒問題。可是你正在造成一場臭不可聞的風暴,因為從一開始,從有棒球以來,每個球員都在想辦法取得優勢,贏得比賽。」

在這名資深打者眼中,偷暗號本來就是比賽的一部份,至於用科技設備偷暗號的球隊不只太空人,而各隊間的差別只在涉入程度深淺而已:

「當太空人進化到敲擊垃圾桶,但其他球隊做不到的時候,這其實是其他球隊的問題。」

在被問到哪些球隊用科技設備偷暗號時,這名打者提到下面幾個隊名:洛杉磯道奇、紐約洋基、波士頓紅襪,以及太空人。他強調這只是其中少數的幾支球隊,而且是相對擅於偷暗號的球隊,這些球隊尤其擅於利用「跑腿者」或「暗號球探報告」來打敗對手。

跑腿者(Runner)

這裡所說的「跑腿者」並不是指壘上的跑者,他可能是球隊的替補球員,而他的工作是在比賽過程中,將螢幕上看到的暗號破解後,傳遞到球員休息區。就算不使用電子設備如手機、iPad、Apple Watch,這些球隊利用人工跑腿的方式,一樣能達到傳遞訊息的效果。

aspect-Ubynfuf102-700xauto
截圖自Andrew_Rotondi/Twitter影片

受訪的匿名資深打者根據他過去效力某隊(不是太空人)的經驗指出,球隊會指派某位球員擔任「跑腿者」,他會從重播室或球員休息室──也就是有比賽轉播螢幕的地方──將他所觀察到對方捕手的整套暗號,對比投手投出的球種,在破解對手的暗號後,將整套暗號的規則傳遞到己隊的場邊球員休息區。他說:

「這就是『跑腿者』的職責,他會跑去看比賽轉播的螢幕,然後回來告訴我們:『OK,現在對方用的暗號是一連串手勢中的第三個』。然後當跑者上到二壘時,跑者就要把對方捕手打的暗號傳遞給正在打擊區的打者。」

「也許你會問,『跑腿者』所看的比賽螢幕是Live即時轉播的嗎?但其實沒差,就算他看的不是Live即時轉播,他依然是在使用科技竊取暗號,進而獲得優勢。」

所以「跑腿者」和「敲擊垃圾桶」是不同的手法,因為後者不需要有跑者在二壘壘包上,但不管如何,兩者一樣是運用科技偷暗號,這是毋庸置疑的。

暗號球探報告(Sign-stealing Scouting Reports)

對,你沒看錯,這不是一般的球探報告,而是專門用來分析對手暗號的球探報告。根據這名資深打者的說法,這些分析「來自一個專業團隊,他們的能力大概連癌症都能治療,但他們卻在用演算法來推算出對手今晚最有可能用哪一組暗號」。他說:

「當打者背後有一個團隊,他們事先探查與分析對手在過去比賽中的暗號,並將這份球探報告交給你之後,你就能掌握對手的暗號規則;或是預測對手在什麼情況下使用哪一套暗號的機率有多高;如果對手用的不是這套暗號,那又該是哪一套暗號?」

「這種分析暗號的方式是正當行為嗎?我不確定。」

「但這樣違反大聯盟規則嗎?當然沒有。所以我很懷疑聯盟要如何明確規範,畫出紅線。」

「你如果在比賽中靠自己的肉眼辨識對方的暗號,這是一回事;但如果是利用球探報告呢?那顯然是另一回事。舉例來說,你會知道當二壘有跑者時,對手有90%的機率會使用第三組暗號,有10%的機率會使用第四組暗號;或是對手在雙數局使用『outs-plus-1』的暗號規則,但在單數局則改採『strikes-plus-1』的暗號規則。依此類推。」

至於投捕搭檔有沒有可能讓暗號複雜到對手無法解碼呢?理論上,暗號要設計多複雜就能有多複雜,有些投手確實是執行複雜暗號的箇中好手,但也有許多投手不吃這一套,他們不願意想太多,想得太複雜,因為這樣會干擾自己的投球節奏。

補充說明,2019年世界大賽冠軍──華盛頓國民,在季後賽就用過類此複雜的暗號規則。以「outs plus one」為例,若現在是一人出局,那就以捕手一連串手勢的第2個(1出局+1)作為暗號;同理,無人出局時,那就是以第1個手勢(0出局+1)作為暗號。 當然還可以再複雜一點,而「strikes plus one」又是一種用法。

始作俑者是聯盟自己?

不管是太空人「敲擊垃圾桶」,或是上面介紹的「跑腿者」或「暗號球探報告」,大聯盟球團為什麼這麼輕易就能從攝影機和比賽轉播螢幕上窺探對手的暗號,進而加以破解?

聯盟或許就是始作俑者。

過去幾年來,聯盟一直努力將大數據及影像等高科技引進比賽之中。2016年,大聯盟主席Rob Manfred與Apple簽下一張長期合約,允許後者將iPad Pro平板電腦安裝在各隊的球員休息區和牛棚。雖然這張合約的採購規模與金額並未對外揭露,但若參考2013年NFL與微軟的合約,微軟為了讓自家的Surface平板電腦能成為NFL比賽中的場邊專用電腦,微軟總共付給NFL 4億美元!

至於球員休息區的iPad用途為何?根據大聯盟的規範,這台平板只能預先下載比賽影片與球探報告,但不具備上網功能,而且大聯盟官方辦公室會定期稽核是否符合規定。

大聯盟明文規定,上述設備「不得用來從事偷暗號之用途,也不能用來傳送任何可能讓球隊在比賽中獲得優勢之資訊」。但不管聯盟如何三令五申,當電子設備在球員休息區或休息室隨處可見,球團也能輕易地使用這些攝影機或比賽重播螢幕來探查及破解對手暗號時,就如這位資深打者所言,這些科技的使用就成為聯盟「自己創造的怪獸」:

「如果聯盟不想看到我們(指打者)運用科技來偷暗號,那就不要架設攝影機專門對著對方捕手的暗號。」

根據主席Manfred的說法,太空人打者在2017、2018年球季曾經非法利用重播室來竊取暗號,因為這樣,大聯盟官方辦公室從2018年季後賽開始派駐人員在各隊的重播室,希望能終止這種舞弊行為。

但不管是否利用重播室,當球員休息區或休息室中的電子設備和比賽轉播螢幕隨處可得時,球員永遠都能找到在比賽中偷暗號的方法。受訪的匿名打者就透露:

「每個打者都在運用高科技,沒錯,就是每個人。」

舉例來說,大聯盟規則允許打者在比賽中途回到球員休息室,使用重播螢幕檢視自己的上一個打席,但即便如此,打者仍然有可能在非故意的情況下看到對方捕手的暗號,進而加以破解,並在後續比賽中偷對手的暗號。聯盟該如何畫出紅線?

結語

回溯到2017年,兩支世仇球隊──洋基與紅襪,雙雙因為涉嫌以電子設備偷暗號而遭聯盟罰款。洋基是非法使用影片重播室的電話,紅襪則是在球員休息區非法使用智慧手錶接收來自重播室的偷暗號訊息。

無獨有偶,同樣是2017年,響尾蛇也因為教練Ariel Prieto在國聯外卡驟死賽於球員休息區非法使用智慧手錶而遭罰款。

這些只是我們已知的案例,想像全聯盟還有多少「偷暗號」的行為是我們未知的呢?

大聯盟老將在文章一開始說的這句話「我不知道砍掉一條蛇的頭是否是正確的事,因為這裡還有一大堆蛇」,指的就是大聯盟官方拿太空人來殺一儆百,殺雞儆猴。這對於遭重罰的太空人球團以及連帶下台的總經理與三位總教練是否公平?「偷暗號」的主事者與獲益者,亦即太空人球員本身,卻能全身而退,是否合理?當太空人球團與球員遭千夫所指,但其他「偷暗號」程度不一的球團與球員卻被認定清白,這又怎麼解釋?

最重要的一點:當大聯盟官方辦公室亟欲重建公眾對棒球比賽正直性與公正性的信心,卻始終無法在「濫用電子設備偷暗號」的灰色地帶中畫出紅線,如何解決球員無所適從、球迷無法信任的處境,端看大聯盟主席Manfred下一步該怎麼走。

延伸閱讀

本文經運動視界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