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一鏡到底與劇場式調度衝擊感官,但在故事表現上十分扁平

《1917》:一鏡到底與劇場式調度衝擊感官,但在故事表現上十分扁平
《1917》|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17》跟《敦克爾克大行動》選擇了呈現沒有個性、毫無背景身世的一般士兵,在戰場上因為情勢所展現的純粹人性反應。而《1917》在這裡做得非常成功。

講述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電影《1917》甫問世,即獲得全球觀眾與影評的一致叫好。導演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拿手的舞台劇模式,攝影指導羅傑狄金斯(Roger Deakins)大量運用一鏡到底的技術,成為本片為人稱道的兩大元素。

自《美國心玫瑰情》開始,山姆曼德斯即以舞台劇的分場與情境呈現著名。他在每一個場景變換的過程,可以在一個區塊式的情節中,完成情境衝突。場跟場之間並未以敘事與剪輯的組合來展現影像效果,而是讓人物在單場的情境中,促成戲劇張力。而在他所指導的兩部007電影中,同樣的特色也嶄露無遺,這某個角度來說,符合007這種個人式的諜報電影的戲劇表現,但相對也較不會出現蒙太奇與快速剪輯造成的動作緊湊感。而《007:空降危機》與《007:惡魔四伏》,也被認為是比較能呈現007內心戲的兩部近作。

當山姆曼德斯打算拍出他祖父講述的一戰佚事時,他沒有選擇傳統舞台劇式的,擁有複雜人物縱深與情境張力的戲劇化呈現。相對的,他打算採用長鏡頭來表現士兵為了任務,在戰場衝鋒陷陣的感覺。這某個角度來說很符合所謂戰爭故事的味道。克里斯多福諾蘭在《敦克爾克大行動》中採取的就是同樣的作法。世界大戰中的知名人物,除了麥克阿瑟或隆美爾這種領袖級的將軍,參戰的幾千萬士兵,才是真正的無名英雄。全世界都不會知道他們的背景與身世,但卻會被他們在戰場上的表現而撼動。

《1917》就是一個在戰場上發生的小插曲。兩個英國士兵奉命穿越英德交戰區,向即將發動的英國營隊發出警告,叫他們不要出兵,以免中了德軍的陷阱,以挽救1600名士兵的性命。過程中死了一個士兵,而另一個士兵成了無名英雄。故事真正撼動人心的是,無名士兵如何完成任務,展現了戰場上該有怎樣的節操。

螢幕快照_2020-01-30_下午2_23_42
Photo Credit; 《1917》|來源:IMDb

這可說是戰爭片兩大路線的其中一種。傳統戰爭名片不管是《前進高棉》、《萬夫莫敵》、《沙漠之狐》、《王者天下》,無論主角是否為歷史名人或無名小卒,都會透過回憶、心理描寫、人格特質,來展現「個人」在戰場上的心境轉折。但《1917》跟《敦克爾克大行動》則選擇了呈現沒有個性、無突出背景身世的一般士兵,在戰場上因為情勢所展現的「純粹」人性反應。而《1917》在這裡做得非常成功。

相較《敦克爾克大行動》雖然以四名士兵的視角轉換,來表現同盟國大撤退時,基層士兵的各種人性姿態,但過於刻意減少人物情境的描述,不但讓四名角色沒有任何魅力,而純粹的撤退求生,也少了一種英雄性。戰爭場面固然經典,但卻沒有激勵人心的味道。但《1917》選用一鏡到底的手法,加上舞台劇式的呈現,就讓一場雙人冒險的過程,產生了一種史詩英雄感。

客觀來說,最能貼近舞台劇式的劇場元素,莫過於一鏡到底。因為演員與場景調度都必須在一個「長的場景」中,把一整段的戲劇張力表現完畢。電影跟劇場最大的差異就在於「剪輯」,而剪輯正是導演最能展現個人水準的做法,不管是敘事、場景調度、思維、意識,都可以透過畫面的跳接,來展現導演手法。如果電影大半都一鏡到底,就只能表現演技、場景調度、美術、攝影等較不涉作者論的導演技術,多半沒什麼導演會這麼做。一則是過去的電影硬體技術,會讓這樣的手法變成「劇場式的紀實感」,二則是會破壞導演個人美學風格的呈現。

以影史大導史丹利庫柏力克為例,他的《金甲部隊》幾乎展現了戰爭片所能達到的各種標竿。片中也不乏長鏡頭的出現,在美軍軍營一個橫移的長鏡頭帶觀眾掃過軍營,呈現美軍如何以物資優勢進軍越南,來對比躲在黑暗中的越軍反攻以及片尾一名越南少女狙擊手如何單挑成排的美軍,點出越戰的殘酷本質,就是個經典手法。但庫柏力克卻還是在該轉換場景,在快慢鏡頭、高低速剪輯中,做出了戰爭的驚險感。這是古典的手法,也是最多人用的手法,影片問世時是創新的經典,但在21世紀,卻有許多東施效顰的後繼者沿用他的技術來拍戰爭片,不免失去新意。

但山姆曼德斯跟攝影指導羅傑狄金斯卻在《1917》裡面,全部用長鏡頭來敘事。這根本上寫下了影史標竿。因為除了在電影剛問世的克難環境下,不會有什麼人想要挑戰單機拍下360度的戰場畫面,這麼做不是非常困難,有心的導演都做得到,但卻會讓預算跟現場準備極費力氣而效果不彰。如果是極度追求畫面感的導演,如黑澤明在《亂》裡面的處理,一鏡到底會無法展現他擅長的「繪畫式」的場景調度風格,愛用蒙太奇與剪輯的奧利佛史東自然也不會這麼做。但擅長舞台劇的山姆曼德斯就將其視為最好的表現方式。

根據山姆曼德斯的說法:「從一開始我就認為這部電影應該採用順拍手法,隨著這場旅程展開,跟著這些士兵的每一個腳步,最好的方法就是以一鏡到底的手法敘述這個故事。對我來說,觀眾的投入很重要,為了讓觀眾完全投入才用這種手法拍片,我希望觀眾了解這些人的處境有多艱難,這也是這部電影想傳達的訊息。」

MV5BOWMyNWRmMjYtYjg2NS00ZGRkLWJmYWEtMjRi
Photo Credit: 《1917》|來源:IMDb

這自然是對他個人風格的最大挑戰。他描述了拍攝過程:「全片都在外景拍攝,必須非常依賴自然光和天候,我們從一開始就發現不能打燈光,尤其當你在戰壕中狂奔再來個360度轉彎,根本就沒地方放置燈光器材,因為我們是順著故事發展拍攝,為了連戲,每場戲都得在陰天拍攝,所以只要出太陽就不能進行拍攝,我們會一直排練,且耐心等待。」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