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服員不能照顧自己的家人」,這對2025超高齡社會的到來是助力還是阻力?

「照服員不能照顧自己的家人」,這對2025超高齡社會的到來是助力還是阻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其規範法則當中可以看出,若專業照服員同時要照顧自己親屬,有相當的限制和難度,除非不做全時全職的照服工作,應用時間才能照顧失能的家人,但其實身為專業照服員照顧自己家人跟照顧別人的家人,根本上並無二致,不需要如此分別。

文:劉懿德(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副秘書長、嘉義基督教醫院醫研部助理研究員)

常理而言,身為照服員若身處在自己生活的社區中服務,照顧到自己親人的機會並不小,特別是在非都會區的郊區,亦或是更為偏鄉的地方,也有許多專業的照服員是為了照顧年長的家人返鄉,為求取生計而投身加入照服員的行列,除了照顧許多需求者外,更期待同時也可以照顧到自己的家人。

然而,政府所設計出來的制度似乎沒有周全考量到這樣的因素,或者認為若允許這個因素提供津貼,可能會出現許多的照服員利己而為的弊端,但再仔細思考,若派案是經驗嚴謹的第三者進行評估,也就是照顧專員的訓練就是公正的第三方,並且審核就是以照顧確切需求為基準時,這位受照護者是否為照服員自己的家人?並且以這層關係作為限制的條件真的這麼重要嗎?它重要在哪裡?

政府是否能提出更為合理的解釋,第一線的專業照護者可能會懷疑:同樣都是合符標準確立是需要接受照顧的人,為什麼特別是自己的家人不能接受自己專業的照顧?還是其實政府自己也是懷疑自己派任的照顧專員其專業評估能力有問題?並且會協同照服員貪取照顧服務的津貼呢?制度的設計除了充份表現出懷疑照服員做為這個專業角色的動機外,卻可能沒想到它真正懷疑的是自己所設計出來的制度,還是這個制度設計下所定的各種專業評估者。

從衛福部社會及家庭署105年7月20日社家老字第1080254932號函之函釋之第二與第三條說明:

家庭托顧服務之對象如為配偶,直系血親或直系姻親者,不得支領照顧服務費,並且因家庭托顧服務方式與居家服務雷同,皆係受照顧者於私領域內接受照顧服務,惟與日間照護服務模式不同,故僅居家照顧服務對象為親屬者比照家庭托顧服務,不另行補助照顧服務費。

這樣的內容中並無法看出得以說服社會大眾的具體理由。時過境遷,許多縣市政府直到今天仍以這項函釋作為解釋之依據,但它是否合宜?它對未來2025超高齡社會的到來,是解決照顧人力資源上是一份助力?還是其實是一個阻力?

另外,從照顧現場來看,我們不難遇到許多家庭必須面臨經濟生活與情感陪伴之間的選擇,如前所述,家庭照護者許多為了照護家人而犧牲原本穩定的收入,全職或兼職的投入無給職的家庭照護勞務工作之中,政府是否也該想想,這些家庭照顧者假如就是能為政府解決照護人力不足的問題之重要助力,又何不將其進行適當的培力,並且規劃認證制度,除了讓有能力照顧的人能夠做好家庭照顧工作外,更能實質減少部分社區照護人力的需求,並同時也可以使社區找得到具可近性的照顧人力,而每個家也不用擔心聘雇不到適當的人可以協助照顧的問題。

社會塑立制度或許是預設一個可以確立並穩定社會秩序的規範,但卻又同時創造了更多的矛盾與不確定性,我認為社會制度總是要與時俱進,才能讓全體社會實質的受益,墨守成規未來可預期將讓高齡社會的照顧問題更加困難重重。繼此,目前政策上能夠提供家庭照護者微薄津貼僅能依據《中低收入老人特別照顧津貼發給辦法》,但從其規範法則當中可以看出,若專業照服員同時要照顧自己親屬,有相當的限制和難度,除非不做全時全職的照服工作,應用時間才能照顧失能的家人,但其實身為專業照服員照顧自己家人跟照顧別人的家人,根本上並無二致,不需要如此分別。

我們從該辦法來一起審視其規範的合理性,其第3條第2款之3規定受照顧者二親等以內之直系血親卑親屬,第3款也規範未從事全時工作,且實際負責照顧受照顧者,還要符合第4款指定之與受照顧者設籍及實際居住於同一直轄市、縣(市)者,才能有資格照顧自己的家人。簡單來說,照顧服務員若為全時工作者,雖實際負責照顧到家人,也無法申請此辦法第5條「本津貼新台幣5千元」之補助,但實際上,按照現衛福部函釋實行,也根本不可能照顧得到自己的家人。

換句話說,若照服員想要善用自己的專業照顧家人,同時不浪費社會其他人力資源,首先就必須先犧牲掉其本身作為既有照顧人力的資格,放棄全時工作,然後透過《中低收入老人特別照顧津貼發給辦法》嚴格的資格審查,就算符合資格也才能支領到五千元,政府真的知道自己設計出一套自我矛盾和衝突的規範制度嗎?

這樣的制度不僅無法使社區照顧人力有所增加,甚至變相地使社區照顧人力因此而縮減,這樣的制度不僅造成人力資源應用上的浪費,更是阻礙照顧人力的發展,有許多家庭照顧者除了照顧自己家人,也想發揮他身為家庭照護者長期照顧下自然養成的相關知能,甚至規劃以擔任居服員為志業投入相關領域工作,但卻受制於現行法規,直系親屬不能擔任居服員,自己家人必須由其他人來照顧,而自己身為專業照顧者也只能選擇照顧其他人,這降低了許多實質照顧人力投入相關領域的意願,這樣的法規到底合不合時宜呢?亦或到底符不符合國家對提升社區照顧人力的期望呢?都值得檢視和再商確,這樣的兩難處境如果是國家制度造成的,那就更該更國家制度進行通盤的檢討與修正,國家應該要為社區的專業照顧服務員找對方法,方能解決照顧場域的壓力,而不該是層層設阻矯枉過正,讓防弊的思維成為發展社區照護資源的絆腳石。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 給你最便利與智慧的未來生活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 給你最便利與智慧的未來生活
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電動車」毫無疑問的成為當前汽車市場最夯的話題與名詞,無論豪華抑或平價汽車品牌皆推出代表各自電動世代的最新電動車款。身為全球豪華汽車品牌領導者BMW,如何再次於此嶄新的電動世代再次領先?【BMW i 智慧電能生活圈】,是BMW端出的秘密武器。

接軌嶄新的電動世代,BMW直接為用車者描繪最便利的生活願景,名為「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從用車者的使用情境思考,無論是家中、工作場域、外出旅途與目的地等,都是「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中相當重要的電量補充站點,規劃的多種電量補充方式包含【BMW家用充電】、【BMW目的地充電】、【BMW i高速充電站】等,讓車主可以輕鬆擁抱BMW電動車所帶來的嶄新電動生活。

【BMW家用充電】

就像許多人使用手機的習慣,回到家開始充電,每次出門前都是滿滿的電力。將BMW Wallbox壁掛式交流充電座安裝於家中車庫或車位註一,車輛停妥後插上充電槍,人回到家中休息充電時車輛同時也在充電,還可利用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My BMW App)進行充電相關設定。隔日出門前車輛已經備滿電力,以iX xDrive50為例,代表每天出門都有最高630km續航里程註二供使用,可滿足絕大多數的用車里程需求。

【BMW目的地充電】

若前一天晚上忘了充電,或是有著不同於平常通勤的路程安排,也無需擔心,此時可充分利用目的地充電裝置來補充續航里程。早從2014年開始,BMW總代理汎德便在台灣建置超過百座的公用交流充電座,像是公用停車場、飯店、經銷商展示中心都有;不僅如此,2022年開始總代理汎德更啟動經銷商與外部場域合作建置目的地交流充電站,再加上現有的公用交流充電座,迄今全台已有超過兩千座BMW電動車可使用的交流電充電座,只要透過「My BMW App」或「BMW充電App」就可以查詢充電站點資訊,大幅增加外出時的用車便利與行程規劃彈性。

【BMW i高速充電站】

若有著長里程的旅程規劃,或是行程間需要快速的補充電力,此時就可以充分利用BMW i高速充電站來進行電力補充。2022年底前BMW規劃將在全台經銷商建置14座BMW i高速充電站,最大充電功率高達350kW。以iX xDrive50為例,最快6分鐘就可以補充100公里的續航里程,一點也不用擔心旅程因此中斷、壞了出遊興致。

要如何知道BMW i高速充電站的位置?只要透過車主專屬的「BMW充電App」就可以查詢完整的充電站資訊、掃描QR Code便可以快速啟動充電,並綁定信用卡付款。便利的數位化充電服務,清楚展現BMW積極開拓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的企圖心。

*BMW i 高速充電網官方資訊

超高速充電效能

除了三種不同的電能補充方式,車輛本身更需要擁有高速的充電能力。以當前BMW旗下最熱銷的iX豪華純電旗艦休旅車款而言,導入了第五代eDrive電能科技,以能量密度更高的新世代鋰電池模組,加上最高可達200kW的充電功率註三,最快10分鐘就可以補充150km續航里程註二,大幅縮減充電所需時間,便利性不言而喻。

BMW i智慧電能生活圈從實用性思考 有效破除里程焦慮

在電動車百家爭鳴之際,有別於其他品牌僅強調電動車本身技術,BMW不僅以先進科技作為基礎,更從用車者的角度與生活習慣思考,以三種電量補充方式再加上超高速的車輛充電效能,不論是在家中安裝交流充電座每天為車輛充電, 外出時的目的地充電, 以及長途旅行時藉由BMW i高速充電站在最短的時間內補充最多的電量,相信對於車主而言,大幅降低里程焦慮,取而代之的是更便利、更經濟的用車成本,當然,BMW招牌的駕馭樂趣,仍然在旗下電動車款上完美體現。

註一:需專人到府評估安裝可行性
註二:WLTP測試規範下所測得之數據
註三:BMW iX xDrive50車款。
註四: 詳細銷售辦法請洽BMW i指定授權經銷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