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新政府認受性成疑,街頭抗爭勢頭未減卻陷樽頸

黎巴嫩新政府認受性成疑,街頭抗爭勢頭未減卻陷樽頸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持續過百天的黎巴嫩示威不但絲毫沒有平息的跡象,而且有暴力升級的趨勢,當中上個月18日的嚴重警民衝突更造成逾220人受傷,這或多或少讓部分人擔心該國會否再次陷入長期內亂的狀態。

文:楊庭輝(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副研究員)、李子維(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學士)

輾轉間,由徵收「WhatsApp稅」誘發的黎巴嫩街頭抗爭已持續逾百天。追本溯源,黎巴嫩國內貪污腐敗猖獗多時,加上黎巴嫩近年公共財政危機愈趨嚴重,政府大幅削減教育、醫療及社會服務的開支,黎巴嫩民眾早已對國內整個政治制度不存信任。徵收「WhatsApp稅」一事,充其量是導致該國爆發大型示威抗爭的導火線。然而,儘管黎巴嫩的示威抗爭迅速逼使時任黎巴嫩總理哈里里(Saad Hariri)下台,但往後的抗爭進展呈膠着狀況。

不過,黎巴嫩建制中人在這段期間並未能交出令人滿意的救亡方案。縱然黎巴嫩去(2019)年年底已傳出學者和工程師出身的前教育部長狄亞布(Hassan Diab)得到真主黨的撐腰繼任總理一職,但他幾經波折下才能於上月21日勉強成功組閣,新內閣圃組成便受到示威者、國內政敵和西方國際社會的質疑,黎巴嫩的前景尚未見得有任何曙光。

成也「教派共治」,敗也「教派共治」

持續過百天的黎巴嫩示威不但絲毫沒有平息的跡象,而且有暴力升級的趨勢,當中上個月18日的嚴重警民衝突更造成逾220人受傷,這或多或少讓部分人擔心該國會否再次陷入長期內亂的狀態。

回顧當初,宗教派系眾多的黎巴嫩在1975年陷入長達十多年的內戰狀態,直至1989年內戰結束,翌年各方簽訂《台夫協定》(Taif Agreement)後,教派嚴重暴力衝突的狀態才告結束。《台夫協定》確立了黎巴嫩「教派共治」的大原則,例如總統一職由馬龍天主教派中人擔任,總理一職由遜尼派中人擔任,國會議長一職由什葉派中人擔任(註一)。此外,《台夫協定》規定,在128席的國會議席中,什葉派和遜尼派各佔27席,馬龍天主教佔54席,其餘的議席由德魯茲派和其他教派瓜分。

換言之,縱然黎巴嫩國內人口較多是什葉派民眾,但什葉派必須與其他教派商議協和方可管治黎巴嫩。這種安排旨在於確保沒有任何一個宗派能夠因為黎巴嫩的人口結構出現變化而變得獨大,從而避免黎巴嫩再次因教派衝突爆發而陷入長期內戰(註二)。

然而,儘管《台夫協定》對終止黎巴嫩內戰有不可抹煞的功勞,但在實際操作上,「教派共治」的政治制度衍生了另一些弊病。由於重要的政治官職已局限由特定派系中人擔任,所以黎巴嫩的政治制度難以做到不問出身,用人為賢(註三)。另外,這個制度也滋長了帶有濃厚宗派色彩的裙帶網絡,各個教派也在自己的劃分勢力範圍內建立政黨以便壟斷當地的公共資源分配權力,商界菁英不得不向其靠攏,久而久之形成積重難返的貪污腐敗風氣(註四)。

經濟危機加深人民積怨

由於分配公共資源的權力被各宗派壟斷,黎巴嫩的平民百姓也需依賴宗派色彩濃厚的政黨以獲得教育和醫療等公共服務,可是多個宗派領袖歷年來極力以不同的形式把相關的公共開支中飽私囊或當作酬謝裙帶關係關切商人的工具,真正惠及基層民眾的只是杯水車薪(註五)。

更甚的是,2011年爆發敍利亞內戰爆發以來,逾150萬敍利亞難民湧到黎巴嫩避難,這對本來便倚靠外國援助和舉債度日的黎巴嫩來說無疑是百上加斤(註六)。值得一提的是,黎巴嫩的固定匯率政策亦是加劇該國經濟危機的其中一個因素。自1997年起,黎巴嫩把黎巴嫩鎊兌美元的匯率定錨在1507:1,其目的除了是阻止國內繼續出現嚴重的通貨膨脹外,亦旨在創造較穩定的投資環境來吸引外資流入黎巴嫩(註七)。這種政策行之有效的前提是黎巴嫩央行具備充足的美元外匯儲備。然而,黎巴嫩的貿易赤字與日俱增,公共債務高居世界前三名,黎巴嫩央行的美元儲備去年中更下降至只有約300億,各項負面指標加起來令外資對黎巴嫩前景的信心愈趨下滑,形成惡性循環(註八)。在這個情況下,黎巴嫩政府自當更無力向平民百姓提供基本的公共服務。

正當黎巴嫩經濟狀況陷入水深火熱,亟待政府果斷推出救亡措施之際,黎巴嫩各大宗派竟然耗時近8個月,方就前年大選後如何籌組聯合政府達成共識。當時街頭上已有零星的示威抗議政府電力供應不足和解決失業問題無方(註九)。儘管勝出大選的哈里里最終能在去年1月組閣,但他無力削減黎巴嫩的公共債務以滿足歐洲多國於2018年承諾借出110億美元貸款的前設條件(註十)。與此同時,哈里里多項緊縮財政政策導致民怨沸騰,大規模的示威抗爭隨時一觸即發(註十一)。然而,哈里里未有理會黎巴嫩國內的民怨已達臨界點,更推出徵收「WhatsApp稅」計劃 ,這項徵稅計劃令很多無法負擔高昂電話費的民眾連基本通訊的權利也被剝奪(註十二),最終導致黎巴嫩爆發了規模前所未見的示威抗爭。

AP_20045651398887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哈里里未有理會黎巴嫩國內的民怨已達臨界點,更推出徵收「WhatsApp稅」計劃。

不分教派同氣連枝 示威者全盤否定建制

是次黎巴嫩示威抗爭的規模之所以前所未有地龐大,在於遜尼派、什葉派、馬龍天主教派和德魯茲人不分教派團結起來反抗腐敗不堪的建制。由於黎巴嫩多年來宗派壁壘分明,所以這個現象殊為罕見。各宗派的示威者均認為,任何一個宗派的既得利益者也不是無辜的(all of them means all of them)(註十三)。示威者並非只旨在推倒哈里里的經濟改革方案;隸屬馬龍天主教派的總統密歇爾·奧恩(Michel Aoun)未能兌現競選承諾,卻又無法擺脫昔日擔任軍官將領時的跋扈形象,在接受電視訪問時向示威者擺明毫不妥協的態度,結果他也成為了示威者猛烈抨擊的對象(註十四)。此外,示威者批評奧恩在國家危急存亡之秋竟非把精力放在力挽狂瀾,而是放在想辦法確保其女婿紀伯倫·巴西勒(Gebran Bassil)能夠繼續擔任外交部長一職(註十五)。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