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男波傑克》完結篇:你以為自己的人生可以得到救贖,其實根本不行

《馬男波傑克》完結篇:你以為自己的人生可以得到救贖,其實根本不行
Photo Credit: 《馬男波傑克》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整整六季的《馬男波傑克》,展現了電影史上幾乎是最具文學藝術深度的劇本。如果把六季的敘事結構串在一起,第六季的平淡,正是純文學小說會用的,慢慢將複雜情節線收尾的典範,尤其是角色性格與內心轉折。

由於Netflix的放映政策改變,過去可以一次看完整季新劇集的做法,變成分段進行。《馬男波傑克》第六季即被分成兩階段播映,前八集首先於2019年10月釋出,而後八集則在2020年1月播映,期間隔了三個月。

這對於過去習慣一次看完各季《馬男波傑克》的觀眾,可能難以適應,特別是第六季很明顯的在1到8集埋下了伏筆,而9到16集則是揭曉謎底,並順勢收尾,迎來全劇的大結局。

在第五季的結尾,馬男波傑克反省自己毀滅至極的人生,走入戒毒所,試圖改變自己。第六季的前半段,他不斷在重複舊習與自我質疑的辯證中,透過跟旁人的互動,逐漸走出陰霾,試圖重建自己的人生。而在前半段的結尾,他找到了在母親碧翠絲就讀的大學擔任講師的工作,傳授演技。但在日子即將步上軌道時,一個即將結婚的八卦記者,開始追查大明星莎莉琳死前與馬男波傑克相處的真相。陰影開始壟罩。

這樣的伏筆,通常應該埋在每一季的結尾,但第六季卻明顯的區分出上下部,試著在一季當中做出轉折。這在電視劇中比較罕見。以標準規格的《陰屍路》來說,每一季的結尾都是新的危機,或是主角群們移動到新的聚落發生的衝突,讓觀眾期待隔年的新劇集。《馬男波傑克》過去幾季也是如此。這次的做法,似乎是要讓觀眾期待三個月後,迎來完結篇的高潮。但編劇卻神來一筆的不這麼處理。

「追查莎莉琳死因的真相」應該是《馬男波傑克》的最後高潮,但編劇卻反其道而行。第六季後半段的重心並不在這個推理劇的細節上,反而是透過許多極為日常的場景,以緩慢的步調,讓全劇的主角們:凱洛琳公主、黛安阮、花生醬先生、陶德,跟波傑克,去整理六季以來的各種情感糾葛,由於所有人都是經歷各種冒險、混亂,全都想要過著安定的生活,但日子中的瑣事卻都在挑戰著他們人生。但這次已經沒有過往的災難、地震、死亡、人際關係毀滅等重大衝擊,反而是主角群們如何在平淡的日子中,讓他們每個人受傷的自我,得以安頓。

而八卦記者追查真相是理所當然的高潮,因為那是觀眾所期待的──即將毀掉波傑克,讓他經歷一個好萊塢明星式的毀滅或死亡,一如莎莉琳一樣的毀敗結果。但追查真相的過程卻十分拖沓,彷彿八卦記者並未如她所說的,要在結婚前留下最輝煌的成就。幾乎是按章行事,把工作做完的敷衍態度而已。

而隨著真相的追查,波傑克過去的黑歷史,也在眾多他所傷害的人的爆料中,一一被揭穿。但扮演關鍵角色的不是八卦記者,反而是配合波傑克進行媒體宣傳的電視節目。這個變動的過程,是相當反劇情高潮的,卻影射了美國好萊塢媒體內部各種態度與利益交換的「現實世界」的縮影。

MV5BNGY2NDQzNTItNzdkYi00MDgzLWIxMTMtZTVh
Photo Credit: 《馬男波傑克》 IMDb

而波傑克第一次上節目時,將自己塑造成破碎家庭與好萊塢文化的受害者,獲得世人的同情。但因為爆料的出現,第二次專訪卻透過莎莉琳死亡的真相,反過來毀掉了波傑克。莎莉琳吸毒過量而死,毒品來自波傑克。而當波傑克在天文館發現莎莉琳失去意識,卻沒有第一時間將她送醫,而是花了20多分鐘處理掉自己與她相處的痕跡,才報警,導致莎莉琳的死。

隨著記者的追問,波傑克一生以來雖非刻意,但總是利用身邊的女人,來緩解自己破碎童年造成的痛苦,然後造成那些女性的心理傷害,卻又不願負責。不管是造成舊情人女兒的誘姦陰影,或讓莎莉琳在童年就接觸酒精,繼而上癮,最後導致吸毒死亡。他怎樣都該負起責任,但他沒有。第二次專訪一出,波傑克瞬間成為全民公敵,無路可走。

但劇中世人所不知道的是,隨著五季的影集過去,波傑克的一生都展現在觀眾面前。他原本應該成為花生醬先生那樣開朗自在,人格從未因為環境而動搖的人。但所有來自家庭、童年、身邊的人,以及好萊塢環境的傷害,早就毀掉了波傑克。波傑克有意無意的利用明星權勢「宰制女性」,而追逐金錢名利的好萊塢文化,以及資本主義社會影響下的各種處境,才是導致他毀滅的原因。波傑克像是鏡子,他受到了傷害,然後反射到身邊所有的人身上。

編劇還透過不同的人物設定,來反思波傑克的存在。凱洛琳公主是典型非明星的好萊塢從業人員,她想擺脫窮苦出身獲得名利,盡量不傷害人但也常導致事情惡化。她的作用就是反映了一般人的視野,去襯托大明星的生命裂痕。好萊塢明星的自我其實無形中被這樣的人掌控,但反過來大明星又掌握了這些人的思想與行為,並形成了名利場的亂象。這中間有錯綜複雜的情感,相互需要也相互傷害,然後兩邊都不快樂。

而花生醬先生象徵了世俗善良的正面價值,但這樣的正面人物在劇中卻一直受挫。他不由自主地被環境操控,唯一自由的是他樂觀善良的內心,但這樣的人卻根本無法融入環境,以至於婚姻破碎,也沒辦法跟任何人產生真正的交情。陶德是典型的依附者,自己無能處理人生問題,都靠身邊的人解圍。但他最後努力地想要獨立自主生活時,卻還是無法真正地跟母親和解,因為壞掉的人生已經壞掉了,無法重來。

最關鍵的就是黛安阮。她跟波傑克一樣有著破碎家庭的背景,與不見容於世俗的性格。她是劇中真正最能貼近波傑克的人,但她卻無法親近波傑克,因為波傑克就像是她最想逃避的自我。每當波傑克自我毀滅,她想拯救的不是波傑克,而是那看似透過寫作被世俗肯定,但內心永遠自卑的自己。

MV5BOTdjMzgzY2UtNDdiNi00NmNlLWI4NGItMjJi
Photo Credit: 《馬男波傑克》 IMD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