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美國焦慮的「破冰船鴻溝」,代表俄羅斯在北極的權力遊戲佔上風?

令美國焦慮的「破冰船鴻溝」,代表俄羅斯在北極的權力遊戲佔上風?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乍看之下,俄羅斯與美國的鴻溝大到有些令人擔心,若是不大量挹注資源加緊建造,恐將輸了整場北極權力遊戲。然而,當我們更仔細地觀察北極地緣政治,其實不難發現「破冰船鴻溝」的背後藏有若干結構性的迷思,值得玩味。

冷戰時期,美蘇兩強在全球各地進行全面性的對峙,鮮少有區域能夠擺脫當時的宏觀脈絡而避免衝突的發生,其中一個區域即是北極。這塊冰封的境地長年來被沿岸國家當作其北方的天然屏障,也因此在國際關係學界出現了所謂「北極例外論」。

然而,隨著氣候變遷的加劇,北極的能源與航道利益吸引著所有野心家的目光,無論是軍隊擴編、導彈部署,或是軍演的進行,北極沿岸各國在區域內任何的動作都會遭到彼此放大檢視與審慎評估。而本文將把焦點鎖定於較少國內學者觸及的議題——破冰船與「破冰船鴻溝」(icebreaker gap)。

「破冰船鴻溝」一詞曾出現於多位美國學者的專著中,形容美國與另一個北極大國俄羅斯在破冰船隊發展上的巨大差距,出於擔心自己在北極地緣競逐中屈居劣勢,美國自歐巴馬(Barack Obama)時代便出現不少應該投入更多資源來建造強大「冰上艦隊」的聲浪,但相關提案卻一直在國會裡碰壁。

俄羅斯和美國及世界各國的「破冰船鴻溝」究竟有多大?而「破冰船鴻溝」的背後是否參雜著過多「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Trap)的迷思?在進入這些問題之前,我們得先簡單了解破冰船對北極的重要性。

冰況多變的北冰洋,仍需破冰船替其他船舶開道

儘管北極地區的氣溫屢創新高、冰融快速,但目前為止,北極航道一年當中可以自由通航的時間也僅有夏季的幾個星期。環北極與近北極各國雖對北極的能源與航道利益展現高度興趣,卻也因為航道的季節性與冰況的不可預測性而為它們帶來重大的挑戰。也因此,能夠破冰而行的破冰船自然成為相關各國拓展自身北極地緣與經濟利益的重要砝碼。

目前,各國主要的破冰船多為柴油電力船,依其推進動力與破冰能力的不同又可分為重型、中型與輕型。據美國冰雪數據中心的資料顯示,北極冰層厚度平均約為2至3公尺,最厚的區域可達4至5公尺。多數柴電破冰船的連續航行破冰能力為1.2至1.8公尺,核動力破冰船則可破開2公尺以上的冰面。(註1)例如俄羅斯「Project 22220」計畫中的核動力船型可破除3公尺厚的冰層,而仍在計畫中的「領袖號」(Lider)乃是以開鑿4公尺的厚冰為目標。

除了「破冰護航」,搭載著聲納儀器與各式實驗設備的破冰船也常用於極地科研,並協助各國政府或租用給民間單位完成科考任務;而隨著各國越趨重視軍隊的非傳統功能,破冰船在極地搜救(SAR)與災害防治及應變也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俄羅斯破冰船隊獨步全球,「破冰船鴻溝」令西方世界警惕不已

美國阿拉斯加州聯邦參議員丹・蘇利文(Dan Sullivan)曾說:「破冰船就是北極的主要幹道。俄羅斯有的是超級高速公路,我們(美國)卻是充滿坑洞的泥巴路。」(註2)這樣的說法其來有自,若我們將美國與俄羅斯所擁有的破冰船隻與正在推動的造船計劃一字排開,雙方確實有著不小的差距。

俄羅斯破冰船數量統計
各國破冰船數量統計|Photo Credit: 許睿洋提供

俄羅斯擁有當前全球最大的破冰船隊,同時也是唯一運營核動力破冰船的國家。目前服役中的船隻超過40艘,佔比逾世界上所有極地破冰船的一半。其中,重型核動力破冰船共有4艘,分別為Arktika級的「亞馬爾號」(Yamal)、「勝利五十周年號」(50 Let Pobedy)和Taymyr級的「泰米爾號」(Taymyr)、「瓦伊加奇號」(Vaygach)。另外,還有一艘配有破冰船首的核動力運輸船「北方航道號」(Sevmorput),以上船艦均為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Rosatom旗下的「俄羅斯原子能航運」(以下簡稱Rosatomflot)所有。

除此之外,俄羅斯當局更於2012年展開「Project 22220」核動力破冰船建造計畫,在聖彼得堡的波羅的海造船廠籌建「北極號」(Arktika)、「西伯利亞號」(Sibir)、「烏拉爾號」(Ural)等三艘重型核動力破冰船,目前此三艘船均已下水,分別將於今(2020)年至2022年交付。而Rosatomflot也積極投入「領袖號」的準備,該破冰船是以穿越北極地區最厚的冰層為目標。待「領袖號」開始服役後(預計為2027年),俄羅斯屆時將達成其在北方航道全年通航的夢想。俄羅斯如火如荼地建造破冰船,無疑就是為了達成普亭(Vladimir Putin)於2019年所訂下「在2035年前必須擁有13艘重型破冰船(其中9艘為核動力破冰船)」的目標

反觀美國,當前服役中的僅有一艘重型、一艘中型破冰船,分別為「極地星號」(Polar Star)與「希利號」(Healy)。美國海岸防衛隊原本還有另一艘名為「極地海洋號」(Polar Sea)的重型破冰船,但卻因2010年的一起引擎事故而已不堪使用。目前美國唯一的重型破冰船「極地星號」不僅已超過原先預計30年的服役時間(於1976年投入服役),有時甚至需要利用「極地海洋號」的配件維持運作。(註3)

「破冰船鴻溝」背後的迷思

乍看之下,俄羅斯與美國的鴻溝大到有些令人擔心,若是不大量挹注資源加緊建造,恐將輸了整場北極權力遊戲。然而,當我們更仔細地觀察北極地緣政治,其實不難發現「破冰船鴻溝」的背後藏有若干結構性的迷思,值得玩味。

首先,俄羅斯與美國雖然均為環北極國家,但雙方在北極地區的國土大小卻大相逕庭。俄羅斯沿著北冰洋的海岸線長度約為24000公里,在北極圈內的領土更佔了整個北極圈的44%,為環北極國家之最。而俄國60%的石油、95%的天然氣資源係儲存於北冰洋沿岸的大陸礁層中,因此「俄屬北極」(AZRF)可說是牽動著俄羅斯的經濟與發展;而美國在北極(阿拉斯加州)的海岸線長度約為4000公里,更不用說其居住於北極地區的居民僅有約7萬人(相較俄羅斯的200萬人),北極能源開採在美國整體GDP上的佔比也相對較低。因此,俄羅斯確實有必要維持龐大的破冰船隊,一方面於領海與專屬經濟區巡航,另一方面也護送運輸天然氣的船舶經北方航道通往東邊的地區與國家。

不可否認的是,儘管俄羅斯聲稱北方航道為其「歷史性水域」,但當前開發的鉅額成本迫使普亭當局不得不將其開放從事國際商業的船舶通行,而規定外國船隻必須租用俄國破冰船或許已是最符合俄國效益的做法。

接著讓我們回到破冰船本身。當前世界各國所使用的主要破冰船功能如前所述,主要為破冰護航、科考研究、極地搜救等,其用於海上作戰的效能極低。從較務實的角度而言,破冰船理論上雖能在海上作戰時為軍艦開闢航道,但軍艦的活動將因為限於破冰船所清開的航道,而相當容易受到敵方地面武器或水下潛艦的鎖定,許多學者因而認為,破冰船的數量與戰鬥能力之間毫無關聯。(註4)然而,隨著破冰船科技的發展,武裝破冰船的問世或將使情勢越趨複雜。

美國對於「破冰船鴻溝」的恐懼不外乎是擔心俄羅斯將挾破冰船優勢,取得「本不屬於它」的北極戰略資源,進而損害美國的國家利益。必須澄清的是,北極資源幾乎都蘊藏在環北極各國沿岸的大陸礁層,在領土邊界爭議並不普遍的前提下,除非俄羅斯採取冒進的手段,否則各國也只得在國際法(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規範下享有權利。更不用說俄羅斯在北極議題上,一直都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擁戴者,此議題亦相當值得另行撰文探討。

換言之,一國雖然需要破冰船來釋放出蘊藏在自家專屬經濟區和大陸礁層中的資源,但基於地緣、地理以及破冰船的功能等因素,一國所擁有的破冰船數量並不會、也不應該影響到其他國家所擁有的數量。倘若俄羅斯真帶有「修正主義」的企圖,破冰船也絕不會是它損害它國利益、甚至威脅區域和平的原因所在。

美國確實應該針對其破冰船現況進行革新與擴編,但原因並非與俄羅斯之間的「破冰船鴻溝」,而是因其設備太過老舊、不敷使用。川普(Donald Trump)當局也終於順利於2019年保住了用以建構「新艦隊」的預算,預計增添3艘重型與3艘中型破冰船,新船最快將於2023年問世。這樣的結果或許讓美國國內部分人士認為這是在向俄羅斯(與近期動作頻頻的中國)展現美國參與北極事務的決心。然而,如此深陷傳統現實主義的「修昔底德陷阱」思維與安全困境的發酵——即便是因為軍事效益極低的破冰船,終將使國際關係學者所認為的「北極例外論」逐漸走上末路。

註釋

  • 註1:張羽、李岳陽、王敏,「極地破冰船發展現狀與趨勢」,艦船科學技術,第39期第12卷(2017年),頁188-193。
  • 註2:Robert English, Andrew Thvedt, “The Arctic,” in Andrei P. Tsygankov ed., Routledge Handbook of Russian Foreign Policy (Abingdon, Oxon; New York, NY: Routledge, an imprint of the Taylor & Francis Group, 2018), p. 344.

參考資料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