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時尚能永續經營嗎?大量種樹當原料,印尼最大人造絲工廠開幕

快時尚能永續經營嗎?大量種樹當原料,印尼最大人造絲工廠開幕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尼朝工業4.0加速進行時,以樹木為原料的人造絲工廠,能讓快時尚「慢下來」,搶攻永續時尚的市場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1日,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Jokowi Widodo)廖内省(Riau)的Pelalawan地區,主持印尼最大人造絲工廠開幕,未來以環保材質為主的紡織業重鎮,也讓印尼朝佐科威擘劃的工業4.0藍圖更進一步。

這家亞太人造絲(Asia Pacific Rayon ,APR)在當地的工廠,應用將木材纖維加工為人造絲纖維的技術。《雅加達郵報》報導,亞太人造絲是亞太資源國際控股有限公司(Asia Pacific Resources International Holdings,APRIL)——全球主要的紙漿和紙張製造商的子公司,兩者均屬於新加坡金鷹集團(Royal Golden Eagle,RGE)。

黏膠纖維(viscose)即人造絲(rayon,譯作縲縈)。原料為再生樹木、甘蔗等植物的纖維素或木漿,是世界第三常被使用於纖維中的物質,被視為石化合成紡織品如聚酯纖維(polyester)、 丙烯酸樹酯(acrylic)、尼龍(nylon)和萊卡(spandex)之外的替代方案。

佐科威在21日演說中指出,他很驚訝於木材可以當作紡織品的主要材料。「該工廠的種植園可以播下30億顆種子,在世界其他地方,哪裡可以找到比Pelalawan的工廠還要巨大的規模?」他表示進步的科技不只存在於歐洲像德國或北歐國家,印尼可以與歐洲國家或美國競爭。該工廠每年可生產24萬噸的縲縈,未來預期產量上看每年60萬噸。

雅加達郵報》報導,亞太人造絲董事Basrie Kamba2019年11月說,印尼有400萬人任職於紡織業,當永續時尚獲得全球關注時,希望人造絲可以成為替代方案,成為未來紡織業的原料,讓印尼成為世界紡織與時尚的重要力量之一的夢想成真。」

亞太人造絲宣稱要成為「印尼第一家有能力透過永續經營的種植園,製造人造絲的合成纖維製造商。」並標榜自己是「一切在印尼」(everything Indonesia),在廖內省Pelalawan地區種植桉樹等快速生長的樹木。

新加坡金鷹集團的經理Anderson Tanoto說,建設人造絲工廠的投資,將達到15兆印尼盾 (約11億美元),「我們也為這個地區帶來1200個就業機會。」該計畫也預估能為印尼帶來每年1310億美元的外匯收入,減少國家出口原料的依賴性。

2019年初才成立的亞太人造絲,已將產品出口到14個國家,包括巴基斯坦、孟加拉、巴西和數個歐洲國家。Anderson Tanoto表示「我們也希望在工業部的協助下,可以成長並支撐內需市場。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協助我們在建立在地的紡織品市場,經由現代化和不斷進步的機械。」

Vietnam plus》報導,佐科威2018年就職典禮提出工業4.0的路線,希望將印尼在2030年時建設為世界前十大經濟體。 印尼工業部長Agus Gumiwang表示,透過使用國內生產的原料,印尼可以促進紡織業的發展,這是國家優化勞力密集產業的其中一步。

RTX73BQD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9年9月,印尼總統佐科威視察廖內省Pelalawan地區受森林火災肆虐的情形。
一切在印尼

帶來2.4兆美元的產值、養活7500萬個從業者——快時尚產業是世界第二大汙染源,僅次於石化產業。 UN Alliance for Sustainable Fashion在2019年3月報告中指出,快時尚(fast fashion)產業耗水量世界第2,佔世界8到10%的排碳量。平均每位消費者15年前多買了6成的衣服,造成每年9200萬噸的垃圾。

建立原料生產到銷售的產業鏈,印尼紡織業邁向工業4.0,試圖透過使用天然原料的人造絲,在快時產業造成嚴重汙染的惡名中,搶占永續時尚(sustainable fashion)的商機。

在印尼的一切,恐怕也包括汙染與破壞雨林。目前紡織市場原料仍以聚酯纖維為主導,不過,使用木漿的人造絲真的比較環保嗎?製程是關鍵。根據《衛報》的2017年的一篇報告,快時尚品牌H&M、Inditex人造絲供應商在中國、印度和印尼,製造廢水、垃圾汙染和空氣汙染。人造絲的製造過程,會產生刺鼻的二硫化碳和高度揮發性、易燃性的液體。

此外,為了生產人造絲的種植園,常常透過砍伐雨林來獲得土地。《BBC》報導,儘管有數家大品牌的人造纖維是來自經過認證的可持續林場,但在印尼、加拿大和亞馬遜河流域,為了生產人造纖維,而被砍伐的樹木,仍是有增無減。

亞太人造絲設廠的Pelalawan地區,亦是印尼棕櫚油生產重鎮,被焚毀的雨林地開發成棕櫚種植園,或是砍伐樹木供應紙漿原料。《聯合報》報導,森林火災引發的2019年東南亞霾害,印尼熱帶雨林主分布地蘇門答臘東部的廖內省,即為受害最深的省份之一。

根據印尼抗災署(BNPB)統計,2019年1月至8月,印尼共有32萬8724公頃土地被燒毀,受災的土地基本上是森林,已被開發的經濟作物種植園,則大多完好無缺,「火災明顯是人禍導致。」印尼警察總長Tito Karnavian表示。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