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防疫視同作戰」苛責醫護出國,實為低估了醫療人員的委屈

用「防疫視同作戰」苛責醫護出國,實為低估了醫療人員的委屈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些民眾用「防疫視同作戰,還想出國去玩」作為苛責的論述,這樣的說法錯解了醫療人員的委屈,忽略了自SARS防疫時期以來累積的陰影,也太小看政府在這議題上能夠有所作為的程度。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亮甫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於2月23日下午,由陳時中指揮官透露,為了因應疫情,避免因為由疫區返國後被強迫隔離,減損醫護人力,因此即日起限制所有醫事人員出境。消息一出,引起軒然大波,許多民眾紛表贊同,相對之下醫護人員叫苦連天,接連抱怨出國費用無法退款、政府怎能限制人身自由?頃刻,官方態度隨即轉彎,表示目前僅有方向,會以指引的方式讓醫院參考,細節稍後研議。

筆者作為臨床人員與工會幹部,由幾個觀點探討本次風波:

一、限制醫護出國,誰是最大贏家?

其實早在政府初露口風之前,各大醫療院所就開始軟性勸導暫莫出國,但光從醫院內規,能夠給員工的約束力畢竟還是有限,若醫院對擅自出國的員工有所懲罰,在法律上也未必佔據贏面。另外,對於從日本、韓國、東南亞、歐洲歸國的員工,醫院擔心員工「無症狀帶原」故傾向讓員工暫停第一線工作,然究竟應給予公假或要求員工自假,在法規上仍有爭議。

於是政府出手了,一旦規定「原則上禁止出國,經院方核准後可放行」,便替焦頭爛額的管理階層解套,也因此診所醫療人員自始自終不在被約束的範圍之內。根據官員回應,2月25日的會議會與專家、各院院長們開會討論,會議結論走向如何,應該不難臆測。

二、醫護在意出國權益,因果其來有自

為什麼醫療人員對於休假出國滿懷期待、對於任何干涉大冒肝火?筆者深知各行各業有其血汗辛酸,沒有要說醫護人員應有特權,僅就事實做釐清。

假設有一個醫療單位,人數大約20人,每個人的年資剛好都有一週年休,一年之中也就這一次機會能夠出國。作為單位管理者(例如護理長)為求單位人力均勻,不至於在某個月分出現人力天窗,通常會在前一年底便讓員工抽籤決定自己要休假的區間。在人力吃緊的醫院體系,若錯過了原先排好的放假時程,要改至另外一個時間放長假談何容易?我重複一次,各行各業有其辛苦之處,台灣不是只有醫療人員面臨低薪過勞人力不足的問題,但或許也是因為這樣,更讓醫護無法理解此時禁令單獨針對醫療人員,用意為何?

醫院醫事人員配合防疫避免出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三、要是能重來,怎麼做才會更好?

政策制定需要許多專業的跨領域合作,值此疫情高張期間,亦讓人不忍苛責指揮中心的倉卒決策。從陳時中部長脫口而出至今,各方已各自獻策,希望協助政府度過危機。

首先,可以預料到此時多半醫療人員其實不敢前往旅遊警示地區,一方面擔憂染病,二方面更因為作為醫療人員的責任感而有所警惕。其次,目前旅遊警示地區已有分級,指揮中心宜針對各級警示所應採取的限制程度做完整的揭示,非旅遊警示地區則不該予以限制。同一時間,醫療人員也非常在意因為接觸確診個案的「防疫隔離假」是否能享有公假,是醫院經營者展現出氣度的時候了。

民眾此刻肯定會說「防疫視同作戰,還想出國去玩?」以此作為苛責反對者的論述,但我認為這樣的說法錯解了醫療人員的委屈,忽略了自SARS防疫時期以來累積的陰影,也太小看政府在這議題上能夠有所作為的程度。作為臨床人員,我們除了悲憤感到不值以外,更應該在發聲的管道內有所作為,才是協助社會面對疫情的正確態度。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