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的出路是「以台灣為中心」,他們卻選擇死抱九二共識不放

國民黨的出路是「以台灣為中心」,他們卻選擇死抱九二共識不放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九二共識存在的意義已經今非昔比,但馬英九與國民黨高層顯然不願意面對這些客觀現實,2018年的大選拜韓國瑜之賜也隱藏了國民黨兩岸論述背後蒼白空洞的窘境,真要能開創新局,國民黨應該徹底揚棄「以中國為中心」的九二共識典範。

「典範的轉移與修正」,對於學過研究方法的人而言可謂基本的概念工具。亦即特定領域的學術社群成員都透過某些理論,去分析或描述既存的經驗現象,如果這套論述的具有充分的解釋力並且重複操作,我們視其處於「常態科學」的狀態。

相對來說,典範的危機來自於「異例」的出現,這些不尋常的現象或是不僅讓既有典範的解釋力備受挑戰,甚至威脅此套理論的核心假設。這時候有兩種發展的趨勢,既有典範信仰者常識在不觸及核心假設的前提上,進行理論的修補,使其對「異例」存在解釋的正當性;另一方面,新的學術社群則積極建構新的典範架構,除了含括舊典範原有的解釋對象與範圍,並足以針對經驗是時以外的「異例」發揮普遍的描述,在這「修補-揚棄」的競爭中完成了「典範轉移」的過程,孔恩(Thomas Kuhn)稱之為「科學革命的結構」。

如果說九二共識是一個人為建構的典範,在特定歷史時空背景下有其政經脈絡,那麼最重要的初始條件自然是2005年中共通過《反分裂國家法》後的兩岸情勢與政治須求。

九二共識下,台灣的主體性正被轉化為自身的「被統戰價值」

深入觀察,「兩岸政治定位與一個中國」可視為「九二共識」的核心假設,雖然國民黨在90年代以來一直都有「以中國為中心」與「以台灣為中心」兩條路線的爭論,前者在《中華民國憲法》、《國統綱領》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的內涵中得到體現,後者則在終止《動員戡亂臨時條款》與《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與「特殊的國與國關係」中找到線索。然而隨著李登輝因為2000年敗選離開國民黨後,標誌「以中國為中心」的論述取得上風,遂構成所謂「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典範的產生。

平心而論,中共在2005年之前徹底否決國民黨「一中各表」的片面說詞,始終認為「各自表述一個中國」(各表一中)才是當年的客觀事實與論述的主體。然而《反分裂國家法》的通過引發國際社會與台灣輿論對其意圖改變台海現狀的隱憂,胡錦濤基於「反獨重於促統」的政治需要,因而重啟「國共第三次合作」的政治舞台,為了營造合作的政治氛圍,才讓國民黨在「九二共識」擁有部分的表述空間。對於這些轉折與背後的政治目的,國民黨刻意以兩岸和平包裝帶過。

等到馬英九上台後,胡錦濤隨即將中共對台政策的戰略調整為「促統重於反獨」,國民黨以為在這個「一中各表」的政治前提下,兩岸重啟各項事務性協商並簽署多項協議,並自認讓台灣擁有穩定的經貿交流與外交空間,並宣稱這是「民進黨政府辦不到的事與成就」。馬英九當下的語境猶如英國首相張伯倫在慕尼黑協議後的口吻:明明是綏靖政策,卻視為帶來了這個世代的和平。

RTS5XK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諷刺的是,國民黨豈不知在九二共識下已將台灣的主體性,巧妙轉化為自身的「被統戰價值」,正當胡錦濤高舉「寄希望台灣人民」,透過經濟讓利達到其「入島入戶入心」的目標時,國民黨儼然成為兩岸「扈從—恩庇」體系之下的買辦集團。所謂的和平紅利完全被黨內各權貴的代理系統剝削殆盡,猶如自己執政時期所存在的地方派系的壟斷勢力,這些買辦掮客仍在武漢包機的爭議中持續扮演穿針引線的角色。

九二共識已失去當時的意義,只是有些人不願意承認

太陽花學運的爆發,以及2016年大選結果可視為對於國民黨「以中國為中心典範」的挑戰,事實證明所謂「九二共識」的解釋權與定義權從來就不在台灣這一邊,其成就的利益主體也是著眼中共的政治為基礎,國民黨所謂「自己有能力處理兩岸關係」的說法,本質上就是迎合、搭配北京對台統戰的整體戰略佈局而已,執政時期如此,即便在野了也不改其志。

習近平掌權之後的中共政權有了結構性的變化,在對外政策上改變了鄧小平以來的「韜光養晦」的持穩策略,取而代之則是「中國夢/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的積極作為,在內政上習近平不僅透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更在經濟社會議題中上採取「國進民退」與建立「新型態社會控制」體系,權力的擴張自然體現在對台政策的整體佈局與積極作為中。

特別是在民進黨執政後,中國透過各項銳實力遂行各項外交打壓、軍事威嚇、經濟緊縮與社會對立的統戰工作,最終以去年的習五點講話作為一個階段性的總結,北京的陽謀很明顯,所謂「九二共識」必須成為北京對台政策的政治樣版,國民黨不僅沒有表述的空間,甚至只有配合演出的份。

韓國瑜訪陸 國台辦:具體體現兩岸一家親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悲哀的是,面對九二共識明顯出現典範危機之際,馬英九與國民黨高層顯然不願意面對這些客觀現實,2018年的大選拜韓國瑜之賜隱藏了背後論述蒼白空洞的窘境,面對中國逐步逼迫的作為還試圖延續先前的綏靖政策邏輯,希望在「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架構下持續扮演代理人角色。

當下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國民黨不僅在兩岸議題中進退失據毫無章法,甚至大談「後九二共識時期的兩岸關係」,這種說就是全然看不見過去那套「以中國為中心」的「九二共識典範」,已經與當下的國際輿論與台灣民心完全違背,當核心價值被掏空之際,國民黨只能在「以台灣為中心」的基礎中重建新的典範。

問題是,這個黨又有多少有識之士找到問題的本質呢?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