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價格與恐攻有關?從畢卡索、高更名作飆漲的90年代談起

藝術品價格與恐攻有關?從畢卡索、高更名作飆漲的90年代談起
Photo Credit: 畢卡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90年代基督教世界與穆斯林世界矛盾升高之際,正就是亞洲、特別是台灣畫廊及日本企業級大藏家崛起的年代,並也是國際級大師如畢卡索、高更、印象派、野獸派、現代主義……價格開始飆漲的年代。換句話說,恐攻瀰漫在藝術市場的效應是從細胞核內由裡向外層層擴散的。

文:無國界姊姊

今天我們要談的主題有點沉重,沉重的原因不僅是因為它深切地左右我們收藏家的荷包與藝術市場及藝術資產的升貶動態,更因為它為人類文明帶來沉痛的浩劫。

在開啟話匣子之前,容我再叨絮資本金融上的一個法則:凡事均有代價、一定得有人承受代價(Always someone else to pay)。牢記這個法則,將可為我們袪除藝術投資時的許多幻象與錯覺。

好了,如主旨。90年代的波斯灣戰爭,啟動了基督教世界與穆斯林世界的矛盾,1993年發生了紐約911恐攻事件,往後的恐怖組織像英雄片災難片選角一樣,極端份子無不希望爭當第一男主角,此後以全球大都會為目標的恐攻事件開始瀰漫開來。瀰漫的程度,在2016年7月14日法國尼斯恐攻這一次達到極端:前一天攻占全球媒體頭條的尼斯恐攻,24小時後的頭版位置拱手讓給土耳其政變。以死傷人數在搶攻頭條的狀態,再再讓身處藝術市場的我們深感憂矜。

90年代基督教世界與穆斯林世界矛盾升高之際,正就是亞洲、特別是台灣畫廊及日本企業級大藏家崛起的年代,並也是國際級大師如畢卡索、高更、印象派、野獸派、現代主義……價格開始飆漲的年代。更是海外華人大師幫的奠基年代:以法國巴黎國立高等藝術學院(École nationale supérieure des beaux-arts de Paris)為核心成員的海外大師,包括林風眠,徐悲鴻,吳大羽,劉海粟,吳冠中,趙無極,朱德群等大師,衛星成員則應納入常玉、潘玉良等,都在這個時期被市場賦與高度關注。

photo
Photo Credit: 蘇富比
畫家常玉的畢生鉅作、傳世最大尺幅裸女油畫之一「曲腿裸女」

千禧年代的第一個十年,恐攻的密度及模式加劇,而以中國為首的新興市場乘機坐大,除了中國當代藝術的天王天后晉座之外,台灣本土前輩三大教父級藝術家也應聲補漲:陳澄波、廖繼春、郭柏川;坐實了華人收藏圈的實力與眼光。

千禧年代的第二個十年,前半段中國成長放緩,而華人指標性藏家也早將視野放諸全球,大藏家競逐國際級大師已成趨勢,有人大興土木蓋美術館、也有人將收藏展拉到日本的美術館去辦。

換句話說,恐攻瀰漫在藝術市場的效應是從細胞核內由裡向外層層擴散的。

各國應付恐攻的成本,其實還是受薪階級在繳稅負擔的,這打擊了消費金融的藝術購買力,是的,受薪階級包括醫師、律師、建築師,過去十年來,醫師、建築師在參與藝術收藏的比例與腕力已大不如前。而消費金融的藝術購買力所對應到的藝術品,比較不容易對到經典大師,因為起手價已太高,而多半是購買當代新銳或接近藝術品的文創商品。

資本金融的藝術購買力,是把藝術當成資產配置的其中一項,藏家們對全球保險成本急遽升高是第一層有感,為了驅散風險,藏家們會願意把資本投入到成熟型的大師藝術家:我在其他環節的風險已經升高了,我得想辦法抑制在藝術市場上的相對風險,因此寧可花大錢買大師,不再花小錢挺新銳,免得石沉大海。

我不曉得這該說是藝術市場的福音還是不算,但從恐攻年代起算到現在,過去八年走得很辛苦中生代優質藝術家,未來應該有理想的補漲空間。未來五年或許會有新的一批大師級藝術家入主帕德嫩殿堂吧。

2019台北藝博會開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