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薪家庭進化論》:想追尋自我、活得更像自己的渴望,似乎會對夫妻關係造成威脅

《雙薪家庭進化論》:想追尋自我、活得更像自己的渴望,似乎會對夫妻關係造成威脅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邁入第二次轉變並展開個體化歷程,夫妻必須承認,他們在第一次轉變期間規劃出的共同道路已經行不通了。這麼做會使很多東西——他們在這段期間發展起來的自我認同、親密關係與職業生涯,變得岌岌可危。他們必須對目前的生涯提出質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珍妮佛・彼崔格里利(Jennifer Petriglieri)

從陷入困境到追尋自我

在四十歲之前,不管我們願不願意承認,我們多數人都遵循其他人——父母親、朋友、公司同儕的生涯與職涯。大學畢業後,我們可能會進醫學院就讀,並追隨父母親的腳步,成為一位家庭醫師。我們或許會成為一位工程師,因為在我們的社會裡,聰明人都這麼做。一開始,由於不確定要做什麼工作,我們或許會進入管理顧問公司或銀行上班,因為在同儕之間,這象徵才能與社會地位。

我們不僅依照他人的期望做事,也成為符合他們期待的人——努力工作的勞工、善體人意的管理者,或是認真勤奮的部屬。周遭的期望形塑了我們最初的外在形象與生涯,不代表我們很軟弱,或缺乏自我覺察。在人生的早期階段,這種共通模式通常很管用,任何曾經因為受到嚴格指導而獲益的人都明白這一點。然而,它只是短期內有用而已。

為了迎合社會期待,人們建立這樣的外在形象;到了四十幾歲時,他們的心裡浮現出許多疑惑,代表他們的「真實自我」初次和這種外在形象對抗。當人們第一次意識到,他們過的不全然是自己的人生時,他們往往會覺得自己被困住了。他們知道不可以繼續走目前的路。他們想根據自己的渴望重新規劃一條路,而不是繼續迎合他人的期待。他們因此陷入了困境。

第二次轉變的發展任務,是不再迎合社會的要求與期待,同時思考彼此想從工作與親密關係中獲得什麼,並以此為目標。我把這項任務稱作「相互個體化」。卡爾・榮格(Carl Jung)是第一位針對「個體化歷程」進行說明的心理學家;在這段歷程中,人們依照自身興趣與渴望形塑自我,並規劃自己的人生。榮格認為,雖然個體化是一段混亂的過程,卻對人格的健全發展有著重大影響。他主張,唯有經歷這段過程,我們才能擺脫自己「該有的樣子」,成為真實的自我,並且活出屬於自己的人生。

我之所以把第二次轉變的發展任務稱作「相互個體化」,是因為想成功度過這次轉變,夫妻必須支持彼此追尋自我,同時根據兩人的興趣與渴望,重新規劃出一條路,並攜手朝同一個方向邁進。

我訪問的許多雙薪夫妻都覺得這次轉變令人卻步,就像馬修和詹姆斯,他們一開始都設法逃避。由於馬修和詹姆斯都是懷抱雄心壯志的人,追尋自我彷彿是種背叛,因此感到恐懼。這說明了為什麼我們會逃避第二次轉變。因為至少從表面上看來,想追尋自我、活得更像自己的渴望,似乎會對夫妻關係造成威脅。

抗拒第二次轉變

要邁入第二次轉變並展開個體化歷程,夫妻必須承認,他們在第一次轉變期間規劃出的共同道路已經行不通了。這麼做會使很多東西——他們在這段期間發展起來的自我認同、親密關係與職業生涯,變得岌岌可危。他們必須對目前的生涯提出質疑。

難怪他們會抗拒——「我應該要知足」「日子過得好好的,幹嘛沒事找事」「我背負了太多責任,沒有閒工夫自我懷疑」。我聽到夫妻們這樣告訴自己,試圖消除心中的懷疑。由於對第二次轉變感到矛盾,讓很多人裹足不前。


當我第一次訪問班傑明(Benjamin)時,他已經對自己的工作與生活產生懷疑將近一年,卻一直逃避這個問題。他是一位資安專員(IT security specialist),一直對電腦科技深感興趣;他順利取得資訊工程學位,並接連進入幾家中型公司工作。然而,去年一整年,他變得很想探索其他可能性,所以感到越來越不安。曾經促使他從事資安工作的那些因素—幫周遭的人解決問題、避免他們受到傷害,現在都令他倒盡胃口。他必須幫助那些他口中的「電腦白痴」,讓他十分厭惡。他負責帶領一個團隊,卻開始因為和團隊成員處不來而感到焦慮。但他還能怎麼辦?他不停地跟自己解釋(我想,比跟我解釋還要多),為什麼他「不可能」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並考慮換一條路走。他認為,他沒有時間,也沒有精力這麼做。

三年前,他和一位名叫佐伊(Zoe)的實驗室分析師開始一段關係。在這之前,他們各自有過一段婚姻。他們都和前妻、前夫有孩子;班傑明有兩個女兒(分別是七歲和九歲),佐伊則有一個五歲的兒子。就像許多再婚夫妻一樣,他們也必須應付繁瑣的生活。班傑明深愛著佐伊。他很欣賞她對工作的付出;他們彼此坦誠,讓他非常珍惜。(這是他在第一段婚姻裡極度缺乏的。)然而,要安排他們的生活,是很費功夫的一件事。

班傑明和佐伊很快就度過第一次轉變,原本各自獨立生活的兩人,變得相互依賴。佐伊的兒子平日和他們住在一起,隔週末則和他的父親相聚。班傑明的女兒正好相反。因此,佐伊和班傑明幾乎沒有時間單獨相處。更麻煩的是,班傑明的父母親年事已高(他們住在附近),而他的母親剛被診斷出阿茲海默症。班傑明預期,日後照顧母親將是一件苦差事。他背負了這麼多責任,要怎麼把重心放在自己身上?

儘管班傑明說,他很珍惜自己和佐伊彼此坦誠,他還是覺得,最好不要讓佐伊為了他的自我懷疑而煩惱。果然他開始意識到,兩人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他擔心自己又會重蹈覆轍。當我訪問佐伊時,她說她也有同樣的感受。她沒有察覺班傑明心裡的疑惑,以為他開始對這段關係感到厭倦。雖然班傑明發現這樣的轉變,他試著說服自己,因為身上的責任日漸重大,不說出這些懷疑是最好的做法。

不只是班傑明遇到這種狀況。當夫妻展開第二次轉變時,他們都背負著龐大的責任。四十幾歲時,人們在公司裡變得更資深,也可能會帶領一個團隊,有一群依賴他們的部屬。他們有房貸、年金保險費和醫療費用得繳,如果他們有孩子,還必須將他們撫養長大。此外,有些人在四十幾歲時,開始照顧生病的父母親。種種責任使投入自我成長顯得任性,要改變太冒險。因此我發現,很多人不僅對自己,對另一半也不承認這些疑惑的存在。然而,就像班傑明和佐伊,以及馬修和詹姆斯的故事告訴我們的,即便沒有明確承認或說出內心的煩惱,他們的伴侶通常都感覺得到。

急著進行第二次轉變

有些人藉由逃避心中的疑問、繼續走目前的路,來抗拒第二次轉變,有些人則在處理這些疑惑時過於倉促,匆匆忙忙就走上新的道路。以卡拉(Carla)為例,她在四十三歲時面臨引發第二次轉變的典型問題與質疑。她開始懷疑,設計公司枯燥乏味、耗時費力的工作是否真的適合自己。此外,她也想花多更多時間追尋自己的愛好。身為一個積極行動派,卡拉立刻做出轉變。某天晚上回到家,她告訴她的丈夫法蘭西斯柯(Francesco),她將辭去她的工作,並建構多樣化的工作組合(portfolio career),其中包含了她已經著手進行的幾項設計案,以及一些志願服務工作。法蘭西斯柯極為震驚;當卡拉離職並開闢新的生涯時,他竭盡全力,不讓家中的財務狀況受到影響。

九個月很久快就過去了。卡拉反而變得更加不安;她不再只是對工作,而是對自己的生活方式產生懷疑。「我一直東奔西跑,」她說,「我甚至不明白是為了什麼。我在追尋或逃避些什麼?我想要從人生中獲得什麼?我已經都不知道了。」卡拉的轉變沒有讓她內心的疑惑消失,這令她十分困惑。她明白自己迫使法蘭西斯柯成為家中的主要收入來源,帶給他巨大的壓力。讓她感到羞愧的是,她的改變並沒有為她帶來平靜。她也覺得很害怕。他會支持她再次調整方向嗎?

許多人都和卡拉犯了同樣的錯誤——將外在改變與完整的轉變混為一談,以為換工作是這些疑惑的唯一解答。這些問題的關鍵在於,我們得改變我們的內在;我們必須轉變生活方式——用不同的方式看待人生、關注不同的事物,同時以不同的事情為優先。對有些人來說,這麼做會帶來新的行為模式——換新工作、培養新興趣,有些人甚至換了新伴侶,但他們必須先從內在改變,進而改變外在,以免後者淪為逃避前者的一種激烈手段。

擺脫舊有的模式

所有轉變都從結束開始。在第一次轉變期間,原本各自獨立工作與生活的兩個人,開始變得相互依賴。在第二次轉變期間,他們必須面對的是存在問題。他們心中抱持著懷疑,代表他們不再認同過去的自我;他們過往建立的形象與規劃出的生涯,都只是為了討好他人而已。這次轉變的第一步,就是要思考哪些事不再可行。對卡拉而言,不是她的工作出了問題,而是她不能再「一直東奔西跑」。當你找出這個部分(那可能是你的人生觀、世界觀、看待他人的方式,或是對於你該如何表現自我、該追求什麼的認知),並擺脫舊有的生活方式時,你的轉變才真正展開。

我發現,當人們進一步探究自己正在做的事,並且檢視背後的動機時,就能找出這種生活方式。當馬修(本章一開頭提過他的故事)終於深入探究他不安的原因時,他發覺自己建構了這樣的內心世界—為了變得更有自信,他不停地勉強自己。

因為習慣委屈自己,他被困在一台彷彿永遠不會停駛的列車裡,更不用說讓他下車了。對此,他這麼形容:「我把整段人生當作一場競賽。我不只對工作是如此;我也努力成為最好的廚師和跑得最快的跑者。這已經滲透到我生活的每一個層面。」當馬修意識到這件事之後,他的心裡充滿失落與悲傷。他說:「我記得我曾經是個情感豐富的小男孩,整個下午都坐在父母親的花園裡看書、畫畫。我想把他找回來,並給他更大的發揮空間。」馬修領悟到,他必須找回失落的自我。想做到這一點,他得學會不勉強自己。

要擺脫舊有的形象與生活方式,是很困難的一件事。這麼做可以使你繼續前進,在某種程度上,它也算是一種死亡。這等於承認,過去的生活方式無法帶領你到達某個目的地(或許你現在還不知道那是哪裡)。此時,只著重外在改變阻礙了人們的發展。雖然你的轉變可能也包含了外在改變,你必須先從內在進行終結與改變。如此一來,你就能持續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這一點非常重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雙薪家庭進化論:打造神隊友,成就彼此的愛情與事業》,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聯合勸募

作者:珍妮佛・彼崔格里利(Jennifer Petriglieri)
譯者:実瑠茜

美好而成熟的伴侶關係,不是你輸我贏,而是成就彼此

寫給想擁有富有意義的工作,同時經營深厚而長久關係的伴侶們
「事業」與「愛情」兼顧的完勝計畫!

現在大部分的家庭都是雙薪家庭,在雙薪家庭裡的夫妻(或伴侶)雙方都知道,要努力撫養孩子並達成職涯目標的同時,還要關心並支持自己的另一半,似乎是不可能的任務。多數專家將雙薪家庭面臨的挑戰視為一場零和遊戲(其中一人獲益,另一個人犧牲),而本書作者珍妮佛‧彼崔格里利關注的卻是在漫長的一生中,雙方要如何一起克服他們所面臨的種種挑戰。她指出,每一對雙薪伴侶從共結連理到退休,會經歷三次轉變,每一次轉變都使他們面臨新的問題與挑戰,有待雙方一起探索,共同成長:

第一次轉變:蜜月期過後

  • 挑戰:如何將兩人忙碌的生活(包含照顧年幼的孩子)融合在一起。
  • 探索:我們該怎麼解決這個難題?

第二次轉變:中年危機

  • 挑戰:夫妻設法克服中年危機、生活鉅變,邁向新的生活。
  • 探索:我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第三次轉變:空巢期

  • 挑戰:孩子離巢,夫妻的職業發展趨緩或退休,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
  • 探索:現在我們是怎樣的人?

想擁有成功的事業與圓滿的愛情並不容易,但這個目標是有可能實現的。《雙薪家庭進化論》以一個為期五年的研究計畫為基礎,書裡訪談了超過三十個國家、一百三十對雙薪夫妻生動而真實的故事、深刻的見解與有趣的練習,感性地呈現伴侶雙方如何以更深層的心理支持,達到相互理解,共同克服挑戰,攜手渡過每一個人生階段、成就彼此,並協助夫妻針對「如何成功地將愛情與事業融合在一起」這個迫切的問題,找出屬於自己的答案。

「雙薪家庭」研究結果摘要

  • 當夫妻雙方都有工作時,他們會給予彼此的工作更大的尊重,使他們的感情變得更緊密。
  • 當夫妻雙方在家庭裡都很活躍時,他們的孩子與他們之間的關係都將因此受益。
  • 當父母親都陪孩子玩樂、教他們寫作業,全家人也會一起吃飯時,他們將擁有較高明的社交技巧,學業表現也會更為優異。
  • 當夫妻雙方都為了家務貢獻相當的心力時,他們的感情將更加圓滿,不僅較少起衝突,性生活也較為頻繁。
  • 收入大致相同且平均分攤家務的夫妻,離婚率比一般夫妻低了百分之四十八。
getImage-3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