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功能組別,不是要永續它:「真雙普選」終局之戰路線圖

搶功能組別,不是要永續它:「真雙普選」終局之戰路線圖
Photo Credit: Newscom/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坊間有些意見認為通過國際壓力爭取普選才是主戰場,也有意見認為既然要取消功能組別就不應該參與功能組別。我認為,這些訴求和搶功能組別本身沒有矛盾,反而是一體兩面,互為補足。

文:梁啟智

民間記者會昨(25)日號召市民登記功能組別,我也是相關聯署聲明的發起人之一,請讓我在此進一步闡述我眼中登記功能組別和真雙普選的關係。坊間有些意見認為通過國際壓力爭取普選才是主戰場,也有意見認為既然要取消功能組別就不應該參與功能組別。我認為,這些訴求和搶功能組別本身沒有矛盾,反而是一體兩面,互為補足。

首先,我要強調立會過半固然是搶功能組別的其中一個目的,但也只是第一步。僅僅立會過半本身確實是不足夠的,但整個作戰計劃其實分三步:立會過半、選委過半,選出共識特首。

1_FHCpP8rF0OpQRjA6D2G-IQ
立會過半

不過,我也要同時指出立會過半本身亦有很大價值。立會過半,就等於掌握了香港的財政權。誠然,民主派未必會動不動就用否決預算案和製造財政懸崖來威脅政府,但只要拿到財政否決權,已經有很多很多事情可以做。明日大嶼?否決!各種大小白象工務工程利益輸送?否決!各種政治酬傭分餅仔基金?否決!當然,警察買催淚彈水炮車的撥款,也是一律否決!

此外,只要立會過半,也很大程度可以阻緩香港的制度崩壞。最起碼,好像「送中條例」之類具廣大爭議的議案,就會連審議的機會也沒有,更別要說廿三條立法。此外,《基本法》規定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任命或免職要有立法會同意,守到這條線,不讓政府安插不合資格的法官,極度重要。

選委過半

但立會過半只是第一步。功能組別選民除了選立法會議員,也負責選出選舉委員會成員。通過搶功能組別以達至選舉委員會過半,才是戲玉。

注意按照香港法例,今屆特首任期完結前一定要舉行一次特首選舉,而當選人一定要拿到過半數601票或以上。當立會過半,這些條文就不能修改,特首選舉將必須發生。

選委過半,第一個後果當然就是廢了小圈子的武功,北京不可以再決定誰人當選。與此同時,那些親北京政客手上的票數會全部變成廢物,不能再如過去一樣從候選人手上套取利益輸送,還香港人清廉政治。反過來,民主派可開出一系列關於政制改革的基本條件,只有滿足這些條件的才可以取得民主派的支持;如果有多於一個候選人合資格,則投給最獲民意支持的候選人,讓此人成為共識特首。

選出共識特首

好了,來到最後一步了。當共識特首選出之後,中央政府有兩個選擇:任命或不任命。而無論中央政府作哪一個選擇,香港的民主運動都只會大幅向前,不會退後。

如果中央接受共識特首的人選,此人就任之後就要兌現承諾,完成民主派選委交妥的任務。具體的內容,可以是修改功能組別的選舉方法,使得民主派在功能組別的優勢反而比在地區直選還要多;如是者,當北京發現維持功能組別比普選對他們來說更不利,普選就自然會水到渠成。當然,另一個共識特首的任務,肯定是徹查過去政府的種種失職和濫權。畢竟,沒有真相,就沒有和解。

另一個可能性,是中央政府拒絕任命共識特首。這時候,國際戰線就可以上場了。有些朋友或會覺得上面的路線圖太複雜,應該現在直接促請外國要求立即推行真雙普選就行;問題是國際介入是需要時間和機遇的。共識特首的任命問題,將會是上佳機會讓國際戰線發揮影響力,介時的國際壓力會比現在的有效不止十倍。而萬一中央政府真的拒絕任命共識特首,這位民間影子特首在國際上可繼續發揮的影響力,也會升價十倍;這個不幸走到「後一國兩制」的香港要爭取國際認同,將仍會有路可走。

一體兩面

說到這兒,我希望大家明白國際線和搶功能組別,是一體兩面,互相補足的。搶功能組別,不是要永續功能組別。能戰才能和,當功能組別不再必然是中央政府的朋友時,就是功能組別結束之時。

坊間各路人馬已找出各種搶攻從前不起眼的界別的方法,在此鼓勵各位把握時間,在登記截止之前盡最後努力,通過功能組別啟動終局之戰。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Medium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Kay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