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疫情蔓延時:開學在即的韓國大學,準備迎接中國留學生「返韓」

失控疫情蔓延時:開學在即的韓國大學,準備迎接中國留學生「返韓」
Photo Credit: AP/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疏忽前期疫情防護時段,現今可說防疫缺口大開。甚至前幾天我還聽到有些名嘴苦中作樂地說,「韓國再這樣下去,北韓金正恩會不會看到韓國門戶大開,揮軍南下」,真的來一場統一作戰「金正恩的迫降」。

韓國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從當地發現第一位確診者後,眼見著2月18日確診患者為31位、2月19日53位、2月20日104位、2月21日204位、2月22日433位、2月23日602位、2月24日833位、2月25日977位,可說是倍數成長、一路攀升。短短37天內,迄2月26日,韓國境內感染人數已經高達1261位,死亡人數也突破雙位數,來到12位,讓韓國國內興起危機意識,展開一陣「抗疫風」。

當然,不分國內外媒體多有評論,為何武漢肺炎為何會如此急速地在韓國當地爆發開來,有的人從文化角度,論述韓國沒有公筷母匙、隨地吐痰等習慣,易造成疫情擴展之原因,但我們也得小心台灣多是「長輩夾菜」、許多大型聚會,也有公筷母匙「共食」等習慣;抑或從宗教角度,論述新天地教會的不配合,導致大規模疫情爆發。

又或者從政治角度,論及韓國過於親中立場,於疫情發生之際,還大捐口罩給中國政府,且聽從WHO建議,疏於防疫,連帶使得20日韓國總統文在寅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慰問」通話,提到「中國的困難就是韓國的困難」等,等到韓國疫情失控爆發時,也有許多網友紛紛把這句話酸成「中國的病人就是韓國的病人」,文在寅(문재인)總統的名字,戲稱為「文罪人」(문죄인),甚至直指此失控疫情遠超於前一任「世越號」事件,疫情議題仍是在當地熱燒。

然而,韓國大學與台灣一般,近日即將開學,儘管台灣二月初因防疫需求,各大所學校達成共識,紛紛延期兩週開學,諸如我所兼課的雲林科技大學應用外語系,也延期到3月2日開學,然而開學近在眉梢,儘管相較於台灣鄰國,此次台灣掌控疫情算是處置有方,在開學前夕,老師也都紛紛收到校方系所數封電子郵件通知,針對開學後的教授課程方式作了安排,諸如進入學校網頁皆得填寫旅遊史、自我檢驗表(如有無於寒假階段出國、身體狀況等調查表),抑或於開學前夕安排了數場數位教學給老師學習,好保障無法回到台灣的中港澳學生的受教權,抑或應對若大專校院內,一位師生確診病例後,該師生所修、授課程均停課,兩位則是該校(區)停課等「臨時狀況」。

同時校方也做了許多防護措施,諸如「進教室首先噴酒精消毒雙手,每間教室皆會放置一瓶酒精消毒液」、「保持教室內通風,得開窗戶使空氣流通,沒有必要,盡可能不使用冷氣空調,若為密閉空間,則須要求戴口罩」、「強化衛生教育宣導,如加強勤洗手、呼吸道衛生與咳嗽禮節,保持個人衛生習慣(如:打噴嚏、咳嗽需掩住口、鼻,擤鼻涕後要洗手)及妥善處理口鼻分泌物等」、抑或「主動關心學生健康狀況及到課情形,導師或授課教師,應注意學生是否有發燒、咳嗽或非過敏性流鼻水等呼吸道症狀,系辦備有額溫槍,若有需要測量體溫,可請至系辦測量」等眾多防疫細節,看來大家都是繃緊神經,共同預防此次大專院校陸續開學防疫關鍵期,深怕一個不小心,造成防疫漏洞。

反觀韓國不論是因為外交,抑或經濟考量因素,疏忽前期疫情防護時段,現今可說防疫缺口大開,不僅是民間,連同韓國國會也因此疫情被迫關閉,同時法庭也下達休庭建議,甚至最容易發生疫情擴散之一的軍隊,也傳出感染者高達13位(2020年2月25日數據),連帶使得高達7500位士軍官皆被隔離,史無前例在當地造成大規模軍隊兵力、立法行政機關暫時停擺,不可不說嚴重。甚至前幾天我還聽到有些名嘴苦中作樂地說,「韓國再這樣下去,北韓金正恩會不會看到韓國門戶大開,揮軍南下」,真的來一場統一作戰「金正恩的迫降」,當然,我們是希望這樣的場景不要出現。

而在韓國大專院校方面,現今也在極力對抗疫情中,諸如我所就讀的母校韓國首爾國立大學,於25日驚傳有行政人員的家屬2位確診為武漢肺炎者,儘管該位行政人員並未與家人同住,且檢驗後呈現為陰性,但因此行政人員曾與家屬吃過飯,校方為求謹慎,決定延後開學2週開學,甚至原先於2月底舉辦的上半年畢業典禮,與新生入學典禮,也因此次嚴重疫情而停辦。

除此之外,許多名校也實施了許多前所未有之防護措施,諸如24小時不打烊的首爾大學圖書館,為了控制此次疫情,把開館時間調整為早上9點到晚上9點;而同在首爾市內的高麗大學與成均館大學,則要求回國中國學生,得待在宿舍內自主管理措施,眾多社團活動取消,以及校區內只開放一處學生餐廳營業(成均館大學措施)。延世大學宣布校內的室內空間籃球場、游泳池暫停開放。

慶熙大學更是嚴重,除了採取如同上述高麗大學與成均館大學,要求回國中國學生於宿舍的自主隔離管理外,也要求非本校人士不得入校參觀,同時連帶要求,校內學術活動會議、研討會、聚會也暫時取消,眾校內備妥消毒酒精、口罩,對抗韓國大學3月開學防疫潮。

RTS33AQ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但是相較於台灣,我比較擔心的是,因為台灣為了防堵疫情破口,政府曾短時間禁止中國人民或中國學生返台,當然我們並未要標籤化所有中國學生就是「病毒者」,但是從「疫區」出來的人士,多少為了自身或國土安全,有必要進行一定程度的人道關懷與醫學檢驗,然而韓國迄今仍未有此強制防疫規定,且就校園方面來看,中國學生正要返韓

根據韓國教育部統計,境內中國籍留學生有7萬9790位左右,而在2月18日前,已經有1萬9839位中國留學生返回到韓國國內等待開學日。而韓國教育部也預計,本週將會有一萬多位,以及下週九千多位中國留學生,即將返韓開學,讓韓國大專院校繃緊神經,特別是中國學生最多的慶熙大學(3779位)更是緊張,已經投入大量經費與人力,分兩區宿舍供給中國學生隔離、自主管理14天,但這些都將成為韓國防疫疫情的一大消耗與隱憂,甚至要不要禁止中國人士入境,現在也成為韓國當地的攻防戰與熱議議題,也值得我們陸續觀察。

最後,在此我也得特別提醒台灣許多讀者,或有計畫前去韓國進行交換課程正規學生,以及想去當地學習韓語的語學堂朋友,出發前最好先與校方聯絡,看是否能夠延期或退費,好保護好自己的健康情況,同時,我們也希望鄰國眾多國家,疫情能夠早日消退。

提供給關心韓國疫情讀者與朋友們,可以參考的韓國當地疫情網頁(韓國政府防疫網),每日都會更新現在「確診患者數」(확진환자수)、「確診患者隔離解除數」(확진환자 격리해제수),與「死亡者數」(사망자수),儘管數字會比求快求效率的媒體少一點,但較具有公信力。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