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可以戰勝病魔的「威士忌熱飲」,到底有多神?

傳說中可以戰勝病魔的「威士忌熱飲」,到底有多神?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西方的民間一直將威士忌視為治療感冒的良方,其中約莫在17世紀出現的「熱托迪」流傳最久、最廣,將烈酒調上熱水、蜂蜜和少量的檸檬汁,在陰冷潮溼的冬季飲用,可以達到驅寒暖身、補脾健胃的功效。

文:邱德夫

根據傳統的天干地支紀歲法,今年恰逢災難不斷的庚子年,數百年來的歷史紀錄不斷證實這一點。譬如上一個庚子年,中國大陸發生連續3年的大饑荒,美國正式捲入越戰,智利發生超過9級大地震;再上一個庚子年,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大肆掠奪,印度也發生大饑荒,數百萬人死亡;至於1840的庚子年,則爆發第1次鴉片戰爭,船堅炮利的西方列強敲開了滿清大門,若繼續往前數,似乎都找得到天災人禍的紀錄。

「熱托迪」流傳已久,西方驅寒良方

今年確實很不平靜,震盪全球的最大事件莫過於新春在中國湖北爆發的武漢肺炎,導致各國風聲鶴唳,民眾人人自危。就在疫情持續攀升、未見止歇的情況下,有一件趣事舒緩了大家緊繃的神經。根據英國《太陽報》報導,有1位在武漢擔任英文教師的年輕人,可能是第1位確診的英國病患,但他並沒有到醫院接受治療,而是窩居在家,靠著飲用威士忌調酒「熱托迪」(Hot Toddy),最後居然成功戰勝病魔。

消息一出,網路瞬間炸裂,酒友們競相分享此一天大的好消息,並且紛紛拍照上傳自行調製的「熱托迪」,似乎已經找到最佳抗病偏方。的確,熟悉威士忌的酒友應該都知道,在蒸餾技術發展初期,酒精的用途可能只是保存香料、調製香水、製作火藥或是醫療用藥。最後一項在黑死病肆虐的14世紀尤為重要,在別無良方下,只能提供酒精來緩解病人的疼痛,也因此酒精在歐洲有許多不同的稱呼,但最為人熟知的,便是「生命之水」。

就因為是生命之水,所以西方的民間一直將威士忌視為治療感冒的良方,其中約莫在17世紀出現的「熱托迪」流傳最久、最廣,也因此各地配方或有少許差異,但多半是將烈酒調上熱水、蜂蜜和少量的檸檬汁,在陰冷潮溼的冬季飲用,可以達到驅寒暖身、補脾健胃的功效。假若傷風感冒,臨睡前喝下一杯「熱托迪」,甜甜的蜂蜜滋潤久咳的喉嚨,檸檬又含有大量維他命C,趁熱喝下能暫緩感冒帶來的鼻塞與不適,病人因此一夜好眠,醒來後往往感冒不藥而癒。

蘇格蘭或英國地區的「熱托迪」當然使用的是威士忌,家家戶戶或酒吧都有私傳配方,酸甜辛香滋味各自不同。酒友們若想在家自製,不妨參照好友、美食旅遊作家葉怡蘭的配方如下:

將1大匙的檸檬汁和蜂蜜,以及兩大匙的威士忌,於杯中先調勻,放入1片檸檬之後,沖入約100毫升的熱水,再以肉桂棒稍微攪拌即可。其中訣竅在於,可選用果香甜美的調和式威士忌來拌合,分量多寡則視酒量而定,喜愛酸味多一些可增加檸檬汁的分量,嗜甜者則多加些蜂蜜,又由於不是每個人的廚房都備有肉桂棒,撒入一些肉桂粉也是變通選擇。

「熱托迪」有多種變形,譬如以泡紅茶包或綠茶包來代替熱水,或是加入丁香、八角等辛香料,或刨些檸檬皮等等。如果以其他種類的烈酒取代威士忌,如白蘭地或琴酒,也未嘗不可。不過威士忌熱飲不會只有1種,世界各地都發展出各式各樣的配方,如果不想那麼費事,最簡單的莫過於直接加入熱水,便有如日本水割的喝法。同樣的,威士忌與水的比重可視個人的酒量斟酌,建議採用酒體較重及甜度較高的威士忌,避免香氣和口感被水稀釋。

drink-3108436_1920
Photo Credit: felix_w @Pixabay CC0

威士忌混搭咖啡、茶,口味千變萬化

嗜喝咖啡的酒友可嘗試自行調製愛爾蘭咖啡,將剛煮好的黑咖啡,加入愛爾蘭威士忌和糖漿攪拌均勻,上端放一層奶泡或鮮奶油,再撒一些肉桂粉,便是一杯噴香撲鼻的正宗愛爾蘭咖啡。如果偷懶的話,直接在熱咖啡中加入市售咖啡奶酒也是方便的選擇,不過我總嫌它過甜,非得再添加一些威士忌不可。另外特別介紹流行於美國的「肯塔基晚安曲」,將波本威士忌、蜂蜜、薑汁、檸檬汁和熱水倒入杯中,攪拌均勻後放入一枝薰衣草和少許的檸檬皮,熱熱地喝下去,能讓人醺然欲睡。

寒冬裡啜飲威士忌熱飲正是時候,雙手捧著溫熱的酒杯,香氣隨熱氣蒸騰而上,在下著微雨的冬夜裡添加無限暖意。不過無論「熱托迪」或其他威士忌熱飲,雖然足以暖身暖心,卻不是治病良藥,遵從防疫小組的指示,勤洗手,注意公共衛生,必要時戴上口罩,才是對抗病毒的正途。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TNL溫馨提醒: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更多《財訊》文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