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人的社交世界裡,「開黃腔」究竟是助力還是阻力?

在成人的社交世界裡,「開黃腔」究竟是助力還是阻力?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性玩笑不是不能開,而是它最好經過選擇是比較中性的、沒有針對特定性別與身體侵犯性的,而且適可而止(適可而止就是講一句就好了),也最好不要跟不熟的人講。即使是男性對男性,也不是所有男性都能接受這種語言。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前兩天友人伸手要男生的約會守則,我給的建議是好好講話就行了。這是真的。因為女生通常可以預估男生一定程度的行為錯誤,所以不要太誇張的行為基本上都還在可接受範圍。思想上的謬誤因為界線微妙的關係,很難明確告訴你說什麼是幽默,但過某條線就會變成侵犯。於是大家平常就是全憑直覺來判斷。

性這個主題比較特別的是,它不像其他可以用科學理論解釋的事情,有明確的認定標準。我們可以還算輕易地分辨理性與感性的發言,是因為不論男女,對「理性」和「感性」有幾乎一致的認知。性議題不同就在於,性語言本身就被區分為男性邏輯與女性邏輯。男性邏輯就是,男性在社交上基於對「女性」這個客體發展出來的溝通/交流/意會共識。

舉例來說,「馬子」這個詞,很多男性覺得沒什麼問題,因為女生就是「被上的」嘛。女生也接受這個詞彙,是因為在父權文化下,男性邏輯是主流,很多女生也沒意識到語言背後的貶低意涵(動物性的降級、物化、權勢分配)。而且類似的詞彙太多,說實在女生聽久了有一定程度的麻木(不然每次都要去反駁也太累)。所以這種語言成為一種兩性默許的存在,同時強化著代間男性邏輯的傳承。

那會發生什麼事呢?前兩天我在YouTube看到一個脫口秀影片,是Mitch Fatel早年講的關於難搞的女朋友的主題。整個過程充滿著性歧視,卻連女性觀眾都聽得很開心。我在看影片的時候有種超現實的感覺是:有多少人沒有意識到自己內化的價值觀有問題,即便它是如此侵犯尊嚴,也樂於接受?

看到這邊可能有人覺得是我太嚴肅,但對於這種事情會「感覺提出抗議的人太嚴肅」本身,就是女性主義難以反轉的主因:因為我們太習慣錯誤了。

我不是不熟悉男性邏輯所以大驚小怪,反之非常地熟悉。我有多年時間做著男性向書籍,加上以前混跡聊天室的經驗。只要我願意忍耐跟配合,那些男生也知道不能跟女生聊的黃色笑話或是更dirty的東西,可以講到讓男生覺得這女生實在太上道,又不會讓自己很沒價值。而且漂亮女生來說他們會更開心,因為這暗示了他們欲望的可得性(儘管只是暗示而非真的可得)。

不得不說這是在男性邏輯為主流的社交文化上,一個非常好用的「技能」。但我現在並不願意使用它,是因為它在取得個人優勢的同時擠壓了女性尊嚴。尤其是對那些沒有外貌優勢的女性而言,強化這種價值觀就是加強她們的困境。這是我身為女性很不願意的一件事。

shutterstock_204276496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回到男女交往這件事來說。我希望兩性好好思考一下平常慣用語言的意識型態。絕大部分關於性的玩笑,都是女性歧視。即便是男性自嘲,我也不認為開自己雞雞/性能力玩笑在成人社交裡算得上得體。

人際社交是有隱形圈圈的。人們會依照直覺分辨眼前的人在文化與價值觀跟自己是不是同一掛,即便他們並不特別意識到是依照什麼標準,但通常就是基於我們內化的價值。當對方拋出的訊息挾帶著不同價值觀時,我們潛意識會認知失衡然後快速判斷要不要靠近。

我不要用「高級」或「低級」來分類不同社交文化,因為我相信文化特性其來有自。一個人會呈現什麼類型的文化取決於他的成長環境和經驗,還有成人後他是否有意識做選擇。會意識到要選擇並修改的人很少。修改的契機也取決於是否有充分的社交活動來經常刺激和碰撞自己的價值觀。這是為什麼宅宅會愈來愈邊緣的緣故。除了生活型態固定以外,到了一定年紀之後,再也不會有人好心告訴你,這樣的言行是不得體的了。因為沒有人想激怒你,也沒義務拯救你,他們只會選擇離開。

我還是20歲小女生的時候開黃腔可能很可愛,到了40歲還做這種事會變成一場災難。別人會潛意識地依此判斷我的思想層次和社交圈落在哪。如果我想跟社交技巧比較精緻(或者可以說更多時候會意識到自己傳達的訊息而控制修改語言模式)的族群交遊,很快就會被排除在圈圈外。

性玩笑不是不能開,而是它最好經過選擇是比較中性的、沒有針對特定性別與身體侵犯性的,而且適可而止(適可而止就是講一句就好了),也最好不要跟不熟的人講。即使是男性對男性,也不是所有男性都能接受這種語言。你可能以為這是拉近距離的好方法,但過了30以後通常不是。如果你的社交圈這一招十分管用,那我沒什麼意見,這就是圈內文化,也許在熟悉的社交圈找對象會比較容易。但如果你想改變,還不清楚該怎麼做,可以先從多認識一些女性朋友、增加日常交際經驗開始,學習女性邏輯的社交語言避免失禮。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