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擔心「滿級分太多」,怎麼不檢討自己為何是學生的「備取」?

大學擔心「滿級分太多」,怎麼不檢討自己為何是學生的「備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台灣大多數的科系,在各大專院校都有,但在課程上有何不同嗎?這些「不同」對學生來說有沒有意義?如果沒有,最後就只能靠定價區隔(國立、私立)、使用年限區隔(畢業證書好不好找工作),所以有些學校會有一堆重榜生,只是剛好而已。

大學學測成績24日公布後,引發各種爭議,這次是數學科的「滿級分」創下歷年新高,達14489人,比去年增加逾6000人,而且每10人就有1人是滿分。沒想到,隔天大考中心主任張茂桂宣布下台負責,大考中心董事會也閃電准辭了。

如果大家還記得,去(2019)年學測數學科滿級分7782人就已經創新高,再加上去年首次實施「學測採計上限5科減為4科」,就造成報考和進入第二階段篩選的人數大增,還發生像清大電機正取40卻備取了392人的案例,不少人歸因於「鑑別度不夠」、「重榜太多」的問題。

結果今年舊事重演,而且似乎看起來更嚴重。

關於今年的事件,已經有不少相關的討論,簡單整理如下:

高中老師李麗偵指出:「學測是『基本學力測驗』,不是在考資優生,很多人滿分表示他們有達到國民基本素質要求。大學要篩的就是對特定科目興趣、學習歷程與學習成就的學生⋯⋯所以有資料審查,甚至是實作或是第二階段紙筆測驗。」

(就像在職缺上寫符合《勞基法》一樣只是「低標」,一間公司要徵才不能只拿出香蕉啊。)

人稱「自學教父」的陳怡光也說,「學測使用較粗的級分,是希望各大學不要只憑分數篩選學生,能以更多元面向或資料評估學生能力與潛力⋯⋯也應該是我們把學測分數改變為級距的重大原因。級距只是參考,大學以學生可能發展的多元面向選才,才是重點。未來大考中心的統計資料發佈說明,不要再有滿級分人數與百分比。」

(去年曾有高雄學生發起連署,要高中放榜「不發布新聞稿或接受採訪」,當時有近20所學校包括雄中、雄女、北一女答應。結果今年社會關注不如去年,放榜新聞數量又回到往年水平,甚至出現地方教育主管機關帶頭發新聞的現象。)

《親子天下》執行長何琦瑜表示:「事件更值得討論的重點,應該是討論『多少比例大家才覺得合理』、『學測訂定滿級分比例在未來108課綱時代升學制度,到底有什麼意義&價值』等更重要更值得討論的大題目,而不是找一個人當代罪羔羊辭職⋯⋯。」

(該問的不是未來要怎麼測驗,而是滿級分太多有什麼好「害怕」的?家長害怕自己的孩子只會唸書被發現?學校怕自己沒有特色收到一堆重榜生?)

學測第2天登場(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大家都知道「考試引導教學」的道理,但如果我們再往前想幾層呢?「招生引導考試」,而「學校特色」則引導招生,「又是什麼」引導學校特色呢?

其實,「大學」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組織,假如我們把大學想像成一個組織或企業,就會發現學生的角色非常多元,可能同時是使用者(或消費者)、產品、員工,甚至是股東(校友)。

一間大學的「市場區隔」在哪裡?

筆者曾經採訪過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在問答中蘇校長提到,「如果想當個工程師,一個學生在成大上課,跟在中山、中興、在交大有什麼不同?成大電機系在台南,是否能因為我們還有一個滿有意思的歷史系、一個400年的古城、一個南科,而成為一個不一樣的電機系?」

換句話說,全台灣大多數的科系,在各大專院校都有,但在課程上有何不同嗎?每間學校的企管系教的「行銷管理」、歷史系教的「台灣近代史」、電機系教的「訊號與系統」有什麼不同嗎?有屬於自己的「特色」嗎?

這其中有許多可能性,可能是老師的教法不同、擅長領域不同,也可能是不同科目之間搭配起來產生不同(例如理工搭配人文通識),或是教學的架構不同,學生組成不同(混齡),學習場域不同等。

但前提是,這些「特色」對學生來說有沒有意義?也就是說,在「教育市場」上有這些不同的產品,對使用者(學生)來說有差別嗎?如果沒有,最後就只能靠定價區隔(國立、私立)、使用年限區隔(畢業證書好不好找工作)等,所以清大電機會有一堆重榜生也只是剛好而已。

學測新規定 考生入場手機須完全關機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一間大學懂得「使用者需求」嗎?

再換個角度,一間公司要提供產品或服務,一定得先考慮市場上的消費者需求是什麼;如今的學校在提供的課程之前,真的有了解所謂的「使用者需求」嗎?

每一個科系的授課方式,從大一到大三大四的必修課的順序和架構,別說是20年沒更新,我看100年來都沒變過吧。

當然,過去工業化時代對於「產品」(學生)的製程、輸出有其既定的模式和想像,在不同專業領域的訓練上,的確也有各自的適用性。不過,考慮到不同學生的學習進度、習慣接受資訊的方式,再加上外在環境的快速變化,現在學校提供的「產線」應該繼續一成不變嗎?

除了必修之外,選修和通識課(包含現在108課綱下高中開的那些「素養課程」)究竟是老師能(會)教什麼、就開什麼樣的課,還是因應外在環境需求、或是辦校理念所以才開的課?甚至有沒有可能類似成大讓學生連署揪課的方式,由使用者(學生)的需求去開課?

一間大學的「企業文化」在哪裡?

同樣的,大學想招募什麼樣的員工(學生)之前,自己到底是間什麼樣的的「公司」?如果都生產半導體,公司只有規模大小之分、薪資高低之別,那最後當然就只能跟同規模、薪資(學費)的公司(學校)競爭。

筆者也曾採訪過「母校」中山大學的副校長蔡秀芬,問起中山學生有什麼特質,蔡副回答道:「就是包容度很大,會比較有同理心,更創新,更能團隊合作。」

我心中同時浮現好幾個疑惑,這些特質是中山學生獨有嗎?中山畢業的學生真的都有這些特質嗎?校方又做了什麼讓這些事發生呢?

當一個系所、一間學校沒有自己的特色,當然無法吸引有特色的員工(學生)進來,生產的產品(校友)又怎麼會有特色呢?

學測登場 考生把握時間複習(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企業都有所謂的企業文化,那一間大學的「企業文化」又是什麼?我想最接近的可能是各大學的「校訓」吧?那我們看看幾個「頂大」的校訓:

  • 台灣大學:敦品、勵學、愛國、愛人
  • 政治大學:親愛精誠
  • 清華大學:自強不息,厚德載物
  • 交通大學:知新致遠、崇實篤行
  • 成功大學:窮理致知
  • 中山大學: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
  • 中興大學:誠、樸、精、勤
  • 中央大學:誠樸
  • 中正大學:積極創新,修德澤人

很好奇各校的校友怎麼看母校的「企業文化」,在就學期間是否感受的到?校友之間是否認同自己的企業文化?

講白了,一間企業的「企業文化」得以建立,通常取決的公司的創辦人、老闆到中高階主管,不管是面對危機、還是每一次的日常決策中,重視什麼指標、誰升遷誰被開除,透過這些過程和結果所呈現的「價值觀」,也就是他們認為什麼事是最重要的,久了下面的人會照著走。

換到學校的場域:就是校長和一級主管的每一個日常決策,用什麼樣的指標(成績?研究?)招募老師和學生,哪些主題的課要多開一點,針對什麼樣的教學方式賞罰,資源都給哪類型的計畫、活動,都把時間花在哪裡,褒貶什麼樣的人(找什麼樣的畢業生、校友致詞?)

所以,那些規模差不多、學費收得差不多的大學們,忙著害怕每年一堆「重榜生」、去檢討為什麼不考難一點、分數拉開一點,最後吸引到的就是那些只會照分數排志願的家長和學生,剛好而已。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