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伊斯蘭國滅亡後,「聖戰士們」在監獄靜候命運的審判到來

【圖輯】伊斯蘭國滅亡後,「聖戰士們」在監獄靜候命運的審判到來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伊斯蘭國垮台後,庫德族武裝部隊便在卡米什利,試著處理這些遭到俘虜與追擊的人,其中包括數百名外籍人士。要怎麼「安頓」這些伊斯蘭國的殘黨,對當地庫德族政權來說,是個棘手的問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敘利亞東北部的監獄跟拘留所,關押著成千上萬的人,不分男女老幼。這些人都曾經是伊斯蘭國的士兵與家人,在該國被認定滅亡後將近一年,他們的生活依然處在一個不穩定的狀態。

卡米什利(Qamishli)是當地的一座城市,其周邊地區主要由協助擊潰伊斯蘭國的庫德族武裝組織控制,也是庫德族所建立的「北敘利亞民主聯邦」首府。這些曾在伊斯蘭國統治下生活的人們,被土耳其視為具有安全威脅,遭到土國軍隊追趕至敘利亞東北角,也就是卡米什利附近。

e9hyHkaRFZdDV_jLZuTS6m8D85tCvp6_HwsOZRI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伊斯蘭國垮台後,庫德族武裝部隊便在卡米什利,試著處理這些遭到俘虜與追擊的人,其中包括數百名外籍人士。

要怎麼「安頓」這些伊斯蘭國的殘黨,對當地庫德族政權來說,是個棘手的問題。從2014年以來,伊斯蘭國武裝份子在當地處決了數以千計的平民百姓。

被庫德族俘虜的約一萬名伊斯蘭國戰士中,約有五分之一是歐洲人,但許多歐洲國家對引渡該國公民回國猶豫不決,深怕會因此引起反彈。

e9hyHkaRFZdDV_jLZuTS6qdtB2MepT9lhrwnhZT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庫德族官員說,他們實在沒有足夠資源來長期關押這群囚犯與家屬,何況是完成所有人的審判與調查,所以他們不斷呼籲,各國盡快把伊斯蘭國士兵中的公民引渡回去。

「我們想知道,我們將來的命運是什麼。」穆罕默德(Mahmoud Mohammad)是一名敘利亞籍的伊斯蘭國戰士,化名為哈姆扎(Abu Hamza),被庫德族關押在卡米什利南部哈薩卡(Hasaka)的一座監獄裡。

「我們對自己的家庭一無所知,不知道他們是生是死、在敘利亞還是已逃亡出去。我想知道我的判決與未來。」穆罕默德如是說。

e9hyHkaRFZdDV_jLZuTS6mIjkKkJbC-E9hpK28D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大多數關押在此的囚犯都是敘利亞或伊拉克人,隨著伊斯蘭國前幾年在各地征戰獲得領土,很多人因此被迫成為伊斯蘭國士兵,替他們工作。

32歲的敘利亞人約馬(Abdurrahman Mustafa al-Jomaa)也是被關在哈薩卡監獄的其中一人,他說:「我作為一介平民跟伊斯蘭國合作,並不是戰士身分,而我的刑期是兩年。我結婚了,有兩個孩子,有時候我家人會來探監。」

e9hyHkaRFZdDV_jLZuTS6pXGzK6UGCqvGXhoxfl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哈薩卡監獄曾是學校,後來為了應付大量湧入的俘虜而改建成監獄,但整體收容的環境明顯糟糕很多。

超過50名的成年男性躺在牢房地板上,壅擠得沒有多餘活動空間。光線不足之外,空氣中也瀰漫著汗水與污垢的氣味。

Q_R5ChVKlRml3tKGh9ARABzzgm0Mzi7JtMSoOX6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除了監獄,一旁的拘留所也收容了成千上萬的婦女與兒童。

孩子們在泥濘的道路上玩耍,旁邊的水坑則丟滿了垃圾,身穿黑色長袍與面紗的婦女成群結隊移動、聊天或做日常家務。

許多婦女不願意接受訪問,甚至語氣充滿著敵意。其中一位婦女接受訪問時沒有透露自己姓名,只用不流利的英文說自己來自香港,後來跑到中東加入伊斯蘭國。

「我有個孩子,丈夫則死在上巴古斯(Baghouz)。」上巴古斯是敘利亞的城鎮,為伊斯蘭國在敘利亞東部的最後一塊據點,2019年春天被庫德族武裝部隊佔領。

這名女子說,她與香港的家人保持聯繫,但並不想回去。

「我知道這裡的生活不好過,只是由帳篷組成的營地,稱不上是家。但我們都願意遵從阿拉的旨意活著,所以在真主的保佑下,一切都很美好。」

e9hyHkaRFZdDV_jLZuTS6ueJViVeD4J42j_PO9lr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