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傳假新聞是「顛覆國家政權」?以防疫為名的中國網路監控

轉傳假新聞是「顛覆國家政權」?以防疫為名的中國網路監控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網上坊間的種種疫情傳播究竟是「真實」或「謠言」的認定,中國政府是否完全以專業進行判斷,恐怕也不易釐清,因為中國政府全力抗擊防疫目的,不僅是保衛武漢、保衛湖北而已,更是保衛政權。

最近一再傳出因新冠病毒肺炎肆虐,導致中國醫護人員因抗疫不幸感染而去世,令人深表哀痛。分別是武漢市率先揭發新冠肺炎疫情的武漢中心醫師李文亮享年34歲;武昌醫院院長劉智明享年50歲,為抗疫最前線第一位染病死亡的醫院院長;夏思思醫師享年29歲為抗疫犧牲最年輕醫生,此外還有數十位護理人員,這些為救護感染病人健康與生命,而英勇犧牲的醫護人員其義行堪稱典範在夙昔。

2月21日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特別指出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中國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範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也強調疫情衝擊是短期的、總體上是可控的,但坦言「全國疫情拐點仍未到來」。

新冠病毒感染肺炎擴散中國全境及全球近30多國家與地區難以倖免,外界爭論對這場疫情爆發延燒急速擴散,究竟是地方政府隱瞞、緩報、誤判疫情,而使疫情擴散呢?或者是中央政府雖早得知,卻因維穩思維決策模式緩慢及延遲授權而誤判疫情不會盡速擴散呢?恐怕這兩者兼而有之,責任既在地方也在中央,形成一種整全式治理危機,這暴露集權、全能主義體制下中央與地方在政策主動性及回應性不足弊端。

然而,不少論者以為致使疫情更加擴散原因,恐在於維穩思維下所採取壓制言論空間作為,中國社會欠缺輿論自由度及公民社會自主性空間,導致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缺乏資訊透明化,以致公眾未能採取即時防疫措施避免集體感染的群聚效應產生。

綜觀從疫情爆發至防控期間媒體報導,無論是先前醫生在微信群組表達疫情類似SARS早有人傳染人風險、中國學者在國際權威期刊發表論文論證疫情早就知悉人會傳染人應即早公布;或者中國多名公民記者深入疫情地區報導其聲音「被消失」;抗SARS專家被軟禁在家噤聲、學者批判疫情擴散源自集權主義體制被停職,這些訊息先在網路傳遞後又被封閉、刪除。這顯示黨國體制在積極抗疫之時,也要求公眾要有「顧全大局」意識及維護習核心及黨領導。

換言之,中國政府採取限縮言論自由方式,確保政府處理疫情不當的消息不會流傳到網路上,從而降低政權的正當性。然也有評論者卻認為黨國制約公眾言論,導致公眾對政府心生不滿但卻「敢怒不敢言」。可以說,儘管此次疫情資訊已較SARS更為透明化,然中國社會自習近平掌政以來,逐漸緊縮言論自由及壓制社會團體自主空間、社會精英維權。

「真信息」被視為「假新聞」,妨礙疫情救援黃金期

首先,言論自由利於疫情公開透明化。首位抗疫而往生醫師李文亮,早在2019年12月30日社群平台微信的同學群組中發布一則訊息聲稱:「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12月31日凌晨武漢市衛健委連夜開會,李醫師當日上班即被醫院監察科約談,「問消息來源,問事情經過和是否認識到錯誤」。2020年1月3日李文亮即因「在網路上發布不實言論」,而被轄區派出所警示和簽下訓誡書。李文亮醫生其所發佈是一種真實具有人傳染人疫情的資訊,卻被視為「假新聞」、「造謠」非法行為。

李文亮醫生因看診病人被感染,2月1日確診患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於7日凌晨被通報去世消息。其抗疫之舉被中國網民視為「英雄」,逝世後引發網民哀悼和憤怒 ,不僅要求中國政府應向李醫生及其家人道歉,並批判湖北武漢地方官員隱瞞疫情,導致醫師不幸感染而死亡。一時「我想要言論自由」成為微博最熱門話題,更是挑戰政府權威導致其喪失公信力。 李文亮曾直陳「真相比平反更重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不同意利用公權力過分干預」。李文亮病逝在網絡上引發輿論風暴,甚至若干論者呼籲將其逝世日訂為言論自由日。由於此次疫情欠缺透明化,從而導致疫情延燒擴散。

旅法中國人悼念李文亮  呼籲言論自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傳假訊息可以是「尋釁滋事」,也可能上綱到「顛覆國家」的罪名

其次,中國政府宣稱依法嚴懲造謠傳謠犯罪,此將限制公民言論自由空間。

據「中國人權捍衛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公布資料顯示,大多數公眾被政府以「散布謠言」、「製造恐慌」或「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為由,予以數天的行政拘留或小額罰金。僅在1月22日至28日期間,至少有325名公眾因在網路上分享與新冠病毒疫情相關的內容,被政府以 「散布謠言」為由,遭到行政拘留、罰金或教育訓誡等處分。

從中國政府角度來看,除了設法防止病毒擴散外,也應積極在網路管制避免各種防控疫情之「謠言」四竄,以致影響社會穩定及政治秩序。

因此,對於公眾編造虛假的疫情信息,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或者明知是虛假疫情信息,故意在信息網絡或者其他媒體上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依照《刑法》第291條之1第2款的規定,以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定罪處罰。而若編造虛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虛假信息,在信息網絡上散佈,或者組織、指使人員在信息網絡上散佈,起哄鬧事,造成公共秩序嚴重混亂的,依照《刑法》第293條第1款第四項的規定,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從傳播虛假信息罪到以尋釁滋事罪定罪加重處罰。

再者,中國政府加強對網路「不當言論」管制。

根據《網絡安全法》第12條規定,任何個人和組織使用網絡應當遵守憲法法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會公德,不得危害網絡安全,不得利用網絡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榮譽和利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宣揚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宣揚民族仇恨、民族歧視,傳播暴力、淫穢色情信息,編造、傳播虛假信息擾亂經濟秩序和社會秩序,以及侵害他人名譽、隱私、知識產權和其他合法權益等活動。

因此,若網絡服務提供者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經監管部門責令採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致使虛假疫情信息或者其他違法信息大量傳播的,依照《刑法》第286條之1的規定,以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定罪處罰。

RTS31I2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進一步言之,網絡並非法外之地,除傳播謠言屬違法外 ,中國法律認定發表「不當言論」亦屬違法。

根據《法制日報》報導指出不少公眾因發布「不當言論」被公安機關處分,這種所謂「不當言論」涉及公眾道德及人格涵養、公民素質,實屬「不確定性法律概念」。1月24日河南省鄭州市的張某在其微信群中稱:「我剛從武漢回來,專門去染上病毒回來傳染你們。」鄭州市公安局柳林分局認定此為違法,依法對其予以行政拘留10日處罰。1月28日湖南省寧鄉花明樓鎮的周某發布一條「我希望長沙和武漢一樣死得越多越好」的微信朋友圈消息,周某出於發洩情緒的目的被視為發布不當言論,其行為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第26條之相關規定。2月4日廣東省中山市公安局小欖分局對塗某處以行政拘留15日,公安認定其在微信朋友圈發布辱罵他人及辱國言論。

這些被視為「不當言論」可能構成仇恨性言論,侮辱、誹謗性言論或者尋釁滋事行為。從中國現行法律規範來論,若公眾發表「不當言論」者,應當依法承擔民事責任即停止侵害、消除影響、恢復名譽、賠禮道歉,造成損失的應當依法賠償損失;行政責任即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並處500元以下罰款,情節較輕的,處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罰款;情節嚴重的,可以參照《刑法》中的尋釁滋事罪要追究刑事責任。問題是,中國政府制定專法管制網路,以達到防制偏激性、仇恨性、霸凌性言論散佈,但此也衍生在防止網路偏激性、仇恨性「不當言論」與言論自由保障間如何衡平困境。

最後,威脅處分利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製造、傳播謠言,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言論及行為,依照《刑法》第103條第2款、第105條第2款的規定,以煽動分裂國家罪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定罪處罰。同時,「對虛假疫情信息案件,要依法、精準、恰當處置。對惡意編造虛假疫情信息,製造社會恐慌,挑動社會情緒,擾亂公共秩序,特別是惡意攻擊黨和政府,藉機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要依法嚴懲。對於因輕信而傳播虛假信息,危害不大的,不以犯罪論處。」

中國不只是在防疫,也在防止社會主義制度及政權被顛覆

從上述中國政府因應疫情對製造傳播謠言處置所涉及犯罪類型,若是對傳播虛假疫情者因其危害社會秩序,而處以傳播虛假信息罪或尋釁滋事罪處罰,應符合法律比例原則。此等法律對惡意編造虛假謠言犯罪者固然有其嚇阻效應,但關乎疫情此種公共危機可受公眾評論之事,若因不確定性法律概念而羅熾罪名,例如煽動分裂國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之罪行此法律規範威嚇,此適足以妨礙公民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及學術自由保障。

RTS2YU5L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紐約時報》批判中國當局在公開對抗疫情危機升溫前,總是先遮掩的老習慣致延誤防疫先機。諷刺的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微信公眾號刊文稱若社會公眾聽信此「謠言」,從而採取必要防疫措施,「可能是一件幸事」。疫情傳播究竟是「真實」或「謠言」認定,中國政府是否完全以專業進行判斷,恐怕也不易釐清,這涉及政治正確、維穩需要與有效防疫之策略選擇。中國政府對疫情傳播造謠涉及刑事處分頗為嚴厲,這不僅影響公共秩序、社會穩定維護,甚至已被「無限上綱」至牽涉反對社會主義制度、顛覆國家政權及分裂國家等罪行。

換言之,中國政府全力抗擊防疫目的,不僅是保衛武漢、保衛湖北而已,更是保衛政權。誠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9年初所言,既要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有效化解國家所面臨七大風險,尤其是防止爆發「顏色革命」,此攸關黨國政權危急存亡問題。新冠病毒疫情延燒肆虐,已經不單純是純屬防疫公共衛生危機課題,更涉及中國國家治理體系及治理能力現代化考驗,是一場執政能力檢驗與政權保衛戰。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