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太白海鮮舫:原來《食神》最終大賽的場景,是這兒才對!

訪太白海鮮舫:原來《食神》最終大賽的場景,是這兒才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那個「美好」的年代,船內船外繁華與腐敗並存的城市,這兒直是縮影啊。

(編按:原文發布於1月12日。2020年3月2日,有超過40年歷史的珍寶海鮮舫宣布明日起暫停營業,直至另行通知。)

珍寶海鮮舫最近傳出擬裁員逾60人,並已縮減營業時間以節流,引來結業傳聞,昨日友人相約到此晚飯,這才正式第一次踏足這著名的香港景點。印象中小時候可能來過,但完全沒有具體記憶。

17905425226_cde3cfcb9d_k
Photo credit: cotaro70s CC BY ND 2.0

友人約了好幾位朋友,都是這天初相識,大家在「珍寶」飲茶時,不時說起周星馳《食神》(God of Cookery,1996),都以為這兒就是拍攝食神最終大戰之地,豈料飯後到附近拍照,走到大船隔鄰,發現早已結業荒置、暫成廢墟的太白海鮮舫。

82453855_10156960879420544_4645923053874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天壇船體

其仿北京天壇的船體,非常有趣。一入門,即驚異莫名,松鶴主題的大廳,牆上的鳳凰浮雕、天花的群鶴掛飾,如今都很罕見。走上窄窄的樓梯,打開一樓廳門,不禁心裡「嘩」了一聲,從未在香港見過這麼魔幻的地方!原來《食神》最終大賽的場景,是在這兒才對!

82689533_10156960877535544_1942327401165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浮華殿

看電影,只會記得浮誇的大堂,金碧輝煌過度便俗,但如今一切荒廢,竟有歷史陳蹟的味道。四邊的彩色玻璃窗(有的是鏡),很有歐洲中古教堂的風情;中堂頂上的八仙雕刻、巨型掛燈、龍紋鳳刻,也不能說不具皇宮的氣派。薛家燕坐過的「龍椅」慶幸尚在,但兩旁的朱扇已墮,狂放之風與破敗之哀,同時間盡在一處。

81659439_10156960877015544_4230388262226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薛家燕皇座

跟友人說到,這偌大的幻境,只要簡單執拾,絕對可以用來拍一部驚人之作,不是《食神》般的喜劇與港產動作片決戰場景,也不是如《世紀戰疫》(Contagion, 2011)般只供洋人搭成東方主義式賭場,而是可以拍香港版的大衛連治(David Lynch)超現實世界,又或盧伊茲(Raúl Ruiz)和奧利維拉(Manoel de Oliveira)晚年作質感的情景,至少也是畢贛《地球最後的夜晚》(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 2018)。試想想這兒的夜景(配合對比強烈的暗紅或螢綠佈光與酒樓本就奇幻的擺設),主角隨夢浮著腳步踏上樓梯,一開門,鏡頭慢慢自近拉遠,這神秘而浮華的大廳以闊銀幕陳展眼前,那會是怎樣的感覺?

千萬不要拍成無線連續長劇般,主角來到廢墟回憶昔日年代,然後由無人大廳慢慢溶鏡成繁鬧酒樓的老土啊。不過,若至少來拍套紀錄片,記下這美妙神奇的建築,也是美事啊。

友人提到趙德胤導演的《海上皇宮》(The Palace on the Sea, 2014)也是相近題材的作品,希望香港將來會有人為珍寶、太白,從大景象酒樓,到王老吉收購,再到何鴻燊建成「珍寶王國」(Jumbo Kingdom),然後再將《生死戀》(Love Is a Many-Splendored Thing, 1955)、《香港之夜》(A Night in Hong Kong, 1961)、《龍爭虎鬥》(Enter the Dragon, 1973)、《哥斯拉之世紀必殺陣》(Godzilla vs. Destoroyah, 1995)的拍攝故事一一道來呢。

離開前在走廊見到「英女皇伉儷駕臨本舫紀盛」的照片,還有各國影星到此一遊的合照,那個「美好」的年代,船內船外繁華與腐敗並存的城市,這兒直是縮影啊。

與太白同醉,魔幻的詩意,原來也可以很香港。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Kayue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