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我就只是喝了一口巴拉刈而已。」

「媽的,我就只是喝了一口巴拉刈而已。」
Photo Credit:Lordcolus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等待的時候,我爸為他打了點滴,抽血,驗尿,準備用活性碳洗胃,並且心中暗暗祈禱不要用到它。在急診室一看,完了,居然是巴拉刈,頓時心涼了一半。我爸走出來,直視著大學生。「你要有心理準備。」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那天下午,我爸一如往常在醫院值班,急診室一反常態,空無一人,正當他閒得發慌的時候,一個帶有稚氣的大學生走了進來。

「你好。 那個,我要掛號看急診。」
「看急診啊?你哪裡不舒服?」

我爸從診間探頭出來詢問。

「喉嚨有點痛。」
「嘴巴張開讓我看看。」

一看之下,我爸意外發現整個口腔都潰爛了,食道也有嚴重灼傷,直覺反應這是個不尋常的case。

「你到底喝了什麼?」
「唉啊,我昨天晚上喝了農藥自殺啦。」
「農藥?什麼農藥?你喝了多少?瓶子拿給我看。」

我爸馬上緊張了起來。

「瓶子我沒帶來啦。啊我只有喝一口而已,馬上就吐出來了。」

大學生伸舌頭一臉無辜,完全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你現在馬上住院,還有我要通知你家人。」
「我才不要見他們呢!」
「不行,他們現在一定要帶來瓶子!一定要想辦法給我找出來!」

等待的時候,我爸為他打了點滴,抽血,驗尿,準備用活性碳洗胃,並且心中暗暗祈禱不要用到它。在急診室一看,完了,居然是巴拉刈,頓時心涼了一半。

我爸走出來,直視著大學生。

「你要有心理準備。」

不久後急診室來了一群哭啼的家人。其中一位婦人手上握著一小罐農藥的瓶子,外觀看起來真的只像喝了一口而已。

「嗚,你怎麼這麼傻。醫生啊,你一定要救救我兒子啊!」

婦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得肝腸寸斷。

「哼, 都是你們的錯,再逼我啊!現在我死了大家開心了吧。」大學生激動的說著,看起來霸氣十足。
「醫生,你一定要救救他啊。」
「好啦好啊!現在你們滿意了吧?你們開心了吧!反正我死了對大家都好。」大學生越說越大聲,到後來居然還有點神采飛揚。

我爸則在一旁說不出話來,他鬧情緒自殺,千錯萬錯,喝了巴拉刈。

在場的醫療人員都清楚的知道,大學生只剩幾天生命。我爸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看著大學生帶著意識,慢慢的離去。

大學生只在醫院住了6天。

他這段時間意志清楚,也可以跟家屬溝通。

他第三天就開始喘了。

第四天肺部發現嚴重纖維化,

第六天病危,去了。

那短短幾天,只記得大學生不斷的重複著同一句話。

「媽的,我就只是喝了一口巴拉刈而已。」

是啊,就只是喝了一口巴拉刈而已。

這故事已經十多年了,到今天我還是記得一清二楚。寫出來不是想灑狗血,只是希望大家可以珍惜生命。

我爸跟我說這故事的時候,我才十多歲。爸爸表情凝重,跟平常笑嘻嘻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聽好,有些錯你是絕對不能犯的。很多時候,人生沒有重來的機會,犯這種錯,就可能賠上你一輩子,還有你家人的一生!」

Photo Credit:LordcolusCC BY 2.0

*巴拉刈中毒的治療新進展 內科學誌 2013: 24:48-63

巴拉刈是1,1’-dimethyl-4,4’-bipyridinium dichloride的中文普通名,英文普通名則是paraquat。一般是藍綠色溶液,在台灣廣泛的被農民越來去除雜草。它經人體快速吸收後,肺臟和腎臟是產生傷害的主要器官。

巴拉刈會在肺臟產生毒性的活性氧自由基,對肺部造成嚴重傷害,大部分病人無法恢復,最後因呼吸衰竭而死亡。治療方式主要是立即用胃管清洗乾淨,再用活性碳吸附農藥,口服之量及洗胃之時間早晚, 成了存活之重要條件。

* 林杰樑出席台灣醫學會第105屆總會暨2012年台灣聯合醫學會學術演講會,發表「巴拉刈中毒的治療」,透過最新脈衝式治療可降低死亡率,由9成降到6成以下。(感謝SOD網友和Jovi Jan網友分享)。

如果能早幾年遇到林醫師就好了!

TNL提醒你,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多給自己一次機會。
自殺防治諮詢安心專線:0800-788995;生命線協談專線:1995

延伸閱讀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小百合』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