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要逃跑嗎?」但如果這工作無法讓我照顧家庭,如何不逃?

「你還要逃跑嗎?」但如果這工作無法讓我照顧家庭,如何不逃?
圖為2019移工大遊行 訴求廢私人仲介制度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越南移工的逃跑原因,除不堪雇主剝削外,其家鄉文化脈絡也是重要因素,如為了還清來自家鄉的債務,當所得不多、同工不同酬的因素使然下,只能以逃跑作為回應,而同鄉的互助網絡扮演重要角色。

另外,越南人之間常以哥哥、姐姐(Anh、Chi、Em)的擬親稱謂是以家庭關係為基礎,將家庭經驗投射在社會互動之中,家庭所普遍注重的孝順、敬老、長幼有序等倫理規範,猶如培育社會共有道德標準的溫床。

越南人之間有種以家庭、農村和友誼關係為基礎的共同體價值觀,父母從小教育他們有能力就要幫助別人,這也與社會主義所強調的互助和團結觀念是一致的。直到今天,我們仍然可以看到農村中仍有公有田設置(給予窮人耕種),以及歲末各地大大小小的慈善濟貧活動。

此種「生存倫理」與「互惠原則」的價值規範,其實也表現在移工逃逸現象裡頭。

移工為了改善原鄉家庭生活而出國工作,當他/她在國外的工作報酬無法滿足家庭期待時,很可能就會選擇逃逸另尋其他工作機會,這是生存倫理。

而新移民同鄉也是基於這樣的生存倫理而提供協助,儘管移工與新移民具有不同的公民身份,但是對於原鄉道德規範的運作仍具有相似的理解,這就是互惠原則。

也就是說對於越南移工和新移民來說,「生存倫理」與「互惠原則」的價值規範乃是源於原鄉的社會脈絡,而且對共同體的個人具有某種強制性。當移工逃逸需要協助的時候,新移民並非消極地提供援助反而是在盡作為共同體一份子的責任。

根據移工的說法,忍耐是出於對原鄉家庭的責任和債務的壓力,「逃跑」實在是忍無可忍下所做的決定。很多時候促使移工留在契約之內的,是因為家庭共同體和精神(友誼/民族)共同體的約束力,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在家庭內的角色與定位,但是出國工作使得其他家庭成員必須共同負擔其工作或義務。

在移工出國工作這段期間內,他/她們就必須想方設法為自己的缺席盡到責任,而這通常會以匯款改善原鄉家庭生活的形式來呈現。(可參考筆者先前投書「家人聚會一定要大的房子」越南移工為家鄉蓋「康莊」樓房的意義?) 因此當在台灣的工作報酬無法讓他們盡到照顧原鄉家庭共同體的責任,那麼逃逸──撕毀契約──也只是日常政治的回應方式之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