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旅遊契約」法規:我可以向旅行社主張解除契約並請求返還訂金嗎?

武漢肺炎「旅遊契約」法規:我可以向旅行社主張解除契約並請求返還訂金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參加旅行團、向旅行社購買自由行或自行向飯店業者訂房,對一般社會大眾而言感覺上都歸類為旅遊,但在法律上,會因為契約內容的不同而被認定屬不同類型的契約,也會有不同的退費規定。

文:簡見安律師(有澤法律事務所)

A公司為辦理員工旅遊,參加B旅行社規劃日本東北溫泉賞櫻五日遊,雙方並簽署團體旅遊合約,A公司並支付20萬元之定金予B旅行社。但於出遊前爆發新冠肺炎(武漢肺炎,COVID-19),A公司主張疫情乃不可抗力及不可歸責於雙方之特殊事由,基於人道立場實不可強迫旅客前往旅遊,因此主張解除契約並要求退還定金。B旅行社則認為航班均正常起降,旅遊契約可繼續履行,故欲沒收A公司已繳付之定金20萬元。

當爆發流行傳染病時,旅遊業無非為最直接遭受嚴重影響之行業,近期內新聞媒體大幅報導,因多數旅客均取消訂房,飯店、民宿業者推出各種促銷方案,甚至考慮對員工施行無薪假的措施以維持生計。此時,對已成立之旅遊契約,在法律上究竟該如何處理?旅客能否解除旅遊契約?已繳交之定金是否能請求旅行社退還?均為爆發流行傳染病下常遇到之法律問題。

依據法律規定,當「因不可歸責於雙方當事人之事由」致契約不能履行時,已繳納之定金應返還之(《民法》第249條參照)。在過去SARS疫情爆發時,曾有實務判決指出,此時判斷旅遊契約能否繼續履行,應考量前往旅遊之地點是否屬SARS疫區,主管機關是否已宣布該地區為旅遊警示區等要素,進而綜合判斷旅客是否能有權解除契約,並要求旅行社返還定金(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3年度簡上字第103號民事判決參照)。

法律上遇到不可抗力事故致契約無法履行時,賦予契約當事人免負履行義務為《民法》之基本原理原則,對所有的契約類型均有適用,並不僅限於旅遊契約。然而,因不可抗力事故致契約無法履行,要能成立通常比較困難,認定上也較為嚴格,故主管機關考量旅遊業之特殊性,在「國外旅遊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設有特別規範,當旅遊地區有事實足認危害旅客生命、身體、健康、財產安全之虞時,不論是旅客或者旅行業者,均有權利解除契約且無須對他方負擔損害賠償責任(但應補償他方一定比例之旅遊費用,比例由雙方自由約定但不得超過5%)。

前面所述是指一般參加國外旅行團的情況,如旅客僅是單純委託旅行社代訂機票、酒店(即俗稱之「自由行」)時,因主管機關認為自由行並不屬於旅遊契約,並不受前述「國外旅遊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相關規範之限制,故當爆發流行傳染病時,旅客並無法以旅遊地區有事實足認危害旅客健康之虞為由來解除契約。

此時,仍須回歸《民法》之基本原理原則,個案判斷該流行傳染病此一不可抗力事由是否會導致契約無法繼續履行?但如相關航班仍正常起降、旅遊地區之入境未受管制、飯店均仍正常營業時,本文認為旅客恐較難以擔心會感染流行傳染病為由,向旅行業者主張因契約無法繼續履行而應解除契約。

至於旅客自行於國內旅遊向飯店訂房的情況下會是如何?

因主管機關於「個別旅客訂房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中,並未與「國外旅遊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中設有類似規範,並未允許旅客以「旅遊地區有事實足認危害旅客健康之虞」為由來解除契約,故在旅客自行向旅館訂房的情況也會與前述自由行的狀況相似,仍然須個案判斷該流行傳染病此一不可抗力事由,是否會導致旅客無法住房而讓契約無法履行,進而決定旅客是否有權利解除契約並請求返還定金。

雙十連假 墾丁小琉球一房難求(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簡言之,不論是參加旅行團、向旅行社購買自由行或自行向飯店業者訂房等,對一般社會大眾而言感覺上只是購買服務的內容不同而已,都應該歸類為旅遊。但在法律上,會因為契約內容的不同而被認定屬不同類型的契約,進而在遭遇爆發流行傳染病時,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

以本文開頭的案例來說,因A公司係參加B旅行社規劃的旅行團,當雙方簽署B公司的定型化契約時,即會受「國外旅遊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的規範,如旅遊地區之疫情嚴重,A公司將可以旅遊地區有危害旅客健康之虞為由,向B旅行社主張解除契約並請求返還訂金(但A公司應補償B旅行社一定比例之旅遊費用)。

(本事務所文章主要係以法院裁判、主管機關案例改編而來,但由於各案例事實狀況與細節均不同,且本事務所文章係解說一般性法律原則,因此不能將結論直接推導於任何個案使用)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