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阿嬤,我想你」這一次,由東南亞移工拍攝他們眼裡的台灣(上)

【圖輯】「阿嬤,我想你」這一次,由東南亞移工拍攝他們眼裡的台灣(上)
1照片提供:Erni Irma Melat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能從移工的鏡頭,重新認識他們,也認識他們眼裡的台灣。移工也能透過照片,向台灣人說出自己的故事、視角、觀點,真正的為自己發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每位移工,在台灣一待就是6到12年,他們人生最精華的歲月,就在此開展與成長。台灣不只是移工跨國旅程的轉乘點,也提供了成長的養分,成為他們生命旅程中的轉捩點。

你是否好奇,這些來到台灣工作的外籍移工,他們眼中的台灣是什麼樣貌?2019 年 8 月,One-Forty 舉辦了全台灣移工攝影徵選,短短一個月內,我們收到了2百多張的移工攝影作品,並精選出19張照片展出。透過這些攝影作品,我們能從移工的鏡頭,重新認識他們,也認識他們眼裡的台灣。移工也能透過照片,向台灣人說出自己的故事、視角、觀點,真正的為自己發聲。現在,我們把這19張照片編輯成上、下兩篇圖輯,希望循著移工的視角,看見移工在海外工作期間,不管是來自生活、工作或與雇主相處時的所思所感。

「101 與我」
3-1
照片提供:Tri Suswati

我在台灣的工作是照顧阿嬤。我照顧的阿嬤還很健康,所以我的工作不只有照顧她,也包含打掃家裡。不只有阿嬤家,還有雇主家、雇主弟弟妹妹的家、雇主親家的家,他們的家全都在 101 附近。不論天氣如何,我每一天都會經過 101 去不同人的家打掃。101 見證了我在台灣的努力,如果 101 會說話,我想它會跟我說「我每天看你都膩了」。

「為夢想與未來堅持」
4-1
照片提供:Ari Istrada

為了改善家裡經濟、為了我的未來著想,8個月前我從印尼來到台灣工作。我在一家鋼板切割工廠工作。我每天都要跟寬 3 公尺、長 9 公尺,平均重 28 噸的鋼鐵和火工作,每天身體都會有被火濺到的傷口,我自己都覺得難以置信。 我以前沒辦法想像我可以勝任這樣的工作,但為了我的未來與夢想,我會堅持下去。

「廁所是我休息的地方」
1-1

可能對很多人來說,廁所是個不乾淨的地方,但對像我這樣的移工來說,廁所是一個可以真正休息的地方。也正是因為這個被認為是很骯髒的工作,我可以賺錢幫助我的家人、支付自己的大學學費。

「遠看似美好,但其實不然」
6-1
照片提供:Agung Jaya

遠看,看似美好,但其實近看並不全然。就像我以前在鄉下時,以為在國外的生活比較好,但其實來到這邊之後發現並不如想像中美好。就像照片裡的路一樣,在這邊的生活並不是那麼的順,一不小心就會掉下去。人生有很多的選擇,每次的選擇都要很小心,因為不是每一個選擇都是對的。但不管選擇了什麼路,只要小心翼翼就會順利過關。

「阿公與我」
7-1
照片提供:Casipah

一個簡陋的房子裡,只住著阿公與我。阿公總是跟我說:「我不想打擾我小孩的幸福生活,因為我知道我是一個很囉唆、很難管的老人家。」聽到這句話,我覺得好震撼,原來父母親的愛那麼偉大,為了孩子,他們願意自己住在破舊的房子與我這樣一個陌生人住。我也學到了信任與勇敢,就像阿公那麼信任我,所以我要更努力的負責阿公的生活大小事。

「第一次與弟弟和媽媽在台灣過開齋節」
11-1
照片提供:Miky Wijaya

這是我第一次在台灣過開齋節,也是相隔 6-7 年後,第一次跟媽媽和弟弟的一起過開齋節,因為我的媽媽在2006年就去台灣當移工工作。那時後媽媽每三年才會回家一趟,但都不是在開齋節的時後。這張照片同時也是我和弟弟、媽媽在2004年之後的第一張合照,我頓時覺得我是這裡最幸運的人,看著其他人透過手機打電話給遠在印尼的家人,而我卻可以待在母親的身邊過開齋節,真幸福。

「阿嬤,我想你」
12-1
1照片提供:Erni Irma Melati

她就像是我自己的奶奶一樣,她也把我當成是她的孫女。雖然我中文說得不好,她也從來沒有抱怨過,甚至耐心的教我。有一次開刀前她跟我說:「阿嬤我很快就要去見在天上的阿公,你要幫我準備好我最愛的衣服、外套與褲子喔! 也別忘記幫我化的美美的,喔對了,還有香水!」聽到這些話,我不停的哭。那個星期天阿嬤腦出血了,在送急診的路上,阿嬤緊緊的抱著我。阿嬤在今年(2019) 3/16 晚上 23:00 過世了。阿嬤,我想妳。

「接回來的四個手指」
14-1
照片提供:Dudut

我叫阿灣,來自印尼,在台灣一個生產尼龍纖維的工廠上班。工作兩年後,我發生了意外,我的4個手指斷掉了,因為操作機器造成的。但是我很感恩,因為我的手還可以接得回來,而且還做了幾次的手術與復健,這段時間,工廠也讓我休息去醫院接受復健治療。我也趁休息時間去學校學中文,感謝上天的恩典。

「初戀與夕陽」
19-1
照片提供:Nur Aisiyah

每次看到夕陽,我就會想起你。那麼溫暖又深愛我的你,那個佔據在我日記版面中的名字,是我的初戀。你每天都會來接我下班,從來沒有一天遲到。我們一起度過兩人時光,對,就只有我們兩個人,直到最後你決定離開我。是不是因為你覺得夕陽不再美麗?後來我習慣沈默不語,也習慣一個人自己看夕陽。我的初戀就像夕陽一樣,美麗,但很快就消逝了。

「在台北的開齋節」
17-1
照片提供:Amini

這張照片是我去找在台北工作的朋友,一起過開齋節。雖然沒有放假、沒有慶祝的食物與甜點,但我們還是很開心的一起去拜拜。記憶中,那天的天氣非常好,每一個人都在慶祝開齋節,雖然我們都距離家人很遙遠,但科技拉近了我們的距離,我們至少可以從手機螢幕看到家人的臉,能和家人分享我的喜怒哀樂。

支持 One-Forty 說更多移工故事

每年,有超過3萬名海外工作者離開家鄉,獨自抵達一個不熟悉的環境,為了實踐夢想,努力工作著。他們就和我們每個人一樣,除了工作之外,還有自己感興趣的領域、熱衷的志業。

因為相信每一個故事都值得被聆聽,One-Forty 希望提供一個平台,讓在台灣的移工們利用影像訴說自己的故事,真實呈現他們在這片土地的感受、生活與工作。讓這些跨地移動、為了追求生活目標與理想的人們的故事被聽見與看見,也藉由他們拍攝的視角,拼湊出他們更完整的面貌。

One-Forty 一直相信故事的力量,也希望透過每一則溫暖、有深度的移工人物故事,撕下他們身上的標籤,看見「移工之外」的多元面貌。你也是喜歡聽故事的人嗎?如果你也相信故事的力量,現在,就加入我們,支持我們訴說更多真實而溫暖的移工故事。

本文獲One-Forty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