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恐「慌」電影:社會集體潛意識現形記

末日恐「慌」電影:社會集體潛意識現形記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口中俗稱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為「武漢肺炎」,集體潛意識中就多少就帶著一絲政治不正確。而當我們面對全球性死亡傳染病引發的全民焦慮,甚至是面對有如科幻末世電影的恐怖無助情境,被網路與媒體包圍不斷散播最新消息,集體恐懼無助和自我隔離的抗災日常生活,背後浮現的社會集體潛意識,似乎更讓人不安。

當我們口中俗稱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為「武漢肺炎」,集體潛意識中就多少就帶著一絲政治不正確。而當我們面對全球性死亡傳染病引發的全民焦慮,甚至是面對有如科幻末世電影的恐怖無助情境,被網路與媒體包圍不斷散播最新消息,集體恐懼無助和自我隔離的抗災日常生活,背後浮現的社會集體潛意識,似乎總是比電影更恐怖更不真實,更讓人焦慮不安。

因黑死病屠殺猶太人

早在義大利也大量爆出新冠狀病毒的確診病例之前,在歐美媒體開始「炒作」中國的疫情的時候,歐美各地就開始傳出亞洲人因武漢肺炎而受到歧視的新聞,在地鐵、在餐廳、在大街上見亞洲人而走避不及,懼怕傳染病使得歧視和污名化很迅速地浮現。

法國研究公共衛生的歷史學家,流行病學專家帕特里克.齊爾伯曼(Patrick Zylberman)認為人類的這種立刻尋找替罪羔羊的行為,幾個世紀以來完全沒有改變,恐懼的強烈情緒深深根植於我們腦中,完全無法理性控制。

齊爾伯曼指出14世紀黑死病殺死30%至60%的歐洲人時,猶太人不僅受到歧視更甚至是被屠殺。1347年,黑死病通過西西里島進入歐洲,並在整個歐洲大陸迅速蔓延,當時的醫療技術完全束手無策,人們只能尋找罪魁禍首。

基督徒就認為這是上帝的憤怒,將猶太人視為撒旦的使者,指控他們傳播散佈黑死病,在法國、德國、瑞士和西班牙等地都發起追捕猶太人,短短兩三年間在各國不同城市如西班牙巴塞羅那、法國史特拉斯堡,都發生猶太人被大量集體屠殺的慘劇。

恐「慌」電影,社會集體潛意識現形記

而當代恐懼全球傳染病的社會集體潛意識,在近年來基於SARS與伊波拉真實案例的科幻末世災難電影中最為鮮明,例如2011年的《全境擴散》或1995年《危機總動員》中急速蔓延的現代黑死病,最初都是在第三世界由動物傳染給人類。

《危機總動員》劇中科學家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就具體尋找小小一隻從非洲剛果非法進口到美國的卷尾猴,且在現實中影片上映後不久,剛果就又爆發了新的伊波拉疫情。

MV5BMWE2NzY3NmMtODhmYy00NzU0LTg4OTEtOWU4
Photo Credit: IMDb

而基於2002年SARS流感全球蔓延的案例的《全境擴散》與當前流行的新冠狀病毒有更多相似之處,劇本更由世衛的兩名科學顧問流行病學家背書,片中的病毒也如同當下的新冠狀病毒也是人畜共通,最初是由蝙蝠在香港傳播給豬,然後再傳播給人類的。

片中詳盡地描繪全球性傳染的駭人發展,如死亡首例的女商人從香港商務旅行返鄉回家時「進口」病毒到美國,以及之後如何迅速成為社區傳染。可以說,這些誇飾傳染病迅速跨越國境流行的好萊塢電影都鮮明體現對未知、對他者的恐懼。

MV5BNTU1NTE4NzUtN2NmZC00OWVmLThlZmUtMWM4
Photo Credit: IMDb
《全境擴散》

劇中裘德.洛(Jude Law)飾演的Youtuber在網絡上大量散播不實信息,假新聞與陰謀論的劇情也正點出沒有什麼比恐懼傳播得更快更驚人。瘟疫傳染病對全球化世界的影響,一方面也是因為充斥不信任和謠言的媒體環境,助長全球緊張全民皆兵的氣氛。

MV5BMTU0MzY3NDI4Ml5BMl5BanBnXkFtZTcwNjYy
Photo Credit: IMDb
《全境擴散》

人群面對恐怖死亡災難威脅之際,懷疑的態度在眾人之間高速傳染,驚慌失措之下,官方冠冕堂皇的言詞很難再取信於人,又或者是說官方的謊言在此時總是紙包不住火,現下的災情對當今的威權國家都是最大的考驗。

MV5BY2E4OGJiMmYtMDAxYS00NzRlLWEzMzAtMDg2
Photo Credit: IMDb
《駭人怪物》

這也可以在將韓國超過300人罹難的「世越號」沉船慘案與相關的反政府社會運動改寫進劇本的科幻恐怖片《駭人怪物》中一覽無遺,嚴厲批判韓國政府面對災難時草菅人命的愚民政策,以及大難臨頭恐慌失控之際,唯有市井小民自己站出來合力對抗漢江河裡冒出的不知名的怪物。

假新聞與末日恐慌的驚人傳染速度

而看著媒體上武漢一如空城,大街裊無人煙的隔離災情新聞畫面,的確很難分辨到底是我們現在正活在災難恐怖片的情境中,還是電影準確挪用全民恐慌與改編真實的故事。這些如同虛構的空城畫面是如此地似曾相似。

如電影《28天毀滅倒數》中主角在全球疫情爆發後的28天後,從病床裡獨自醒來徘徊在倫敦荒涼無人的街道上。這種世界末日的遺世孤獨感與情境出現在數不盡的科幻電影、小說或電玩當中,即使導致人類末日的或許不是什麼突變病毒,而是其他如氣候危機的不可抗之力。

MV5BMTQ0OTIxNTE4MF5BMl5BanBnXkFtZTgwNjA2
Photo Credit: IMDb
《28天毀滅倒數》

也如同我們從小到大看過無數的殭屍電影,面對未知的、高速傳染的世紀黑死病,恐慌失控的末日劇情我們都已再熟悉不過,而一直是最適合拿來分析社會集體潛意識的殭屍恐怖片類型,近年來最大的「新」創意可以說正是如 《屍速列車》、《末日之戰》中殭屍傳染與暴走的驚人「速度」。

MV5BNjNmYTEyZDAtMTExMC00YzRlLWFhMTAtZjg4
Photo Credit: IMDb

這也或許正是我們當下面對全球化的流行傳染病時最不禁焦慮之處,因為面對全球性劇變的連動效應,過於龐大複雜的現實,過於迅速的變動讓人束手無策,總是只能不停無助地處於危機處理狀態。

對不明外來者的恐懼傳播的速度,又或者假新聞在同溫層傳播的速度,正如同不明黑死病四散的驚人速度,當代的驚慌失措的人類如我們或許真的與幾個世紀以前不知病毒是何物,因無知、恐懼和無助而屠殺猶太人的14世紀古人並無多大差別,只不過我們似乎是消息比較靈通擁有過多的訊息,焦慮恐慌的速度來的更不可抵擋,否則幾個世紀以來人類在面對無助的末日情境時並沒有改變多少。

MV5BNTkzN2Y4ODgtZTgzZC00NGNhLTlmNWMtZjkx
Photo Credit: IMDb
《末日之戰》

全球集體的末世存亡焦慮

面對未知黑死病的死亡傳染病,社會集體恐懼與焦慮背後浮現的集體潛意識,是對全球化後網絡化世界過於龐大複雜、過於迅速變動,面對世界末日人類存續大前提的無助不安。而當我們自我隔離在家,不安的情緒催促我們不斷下載著恐怖災難經典電影,不停搜尋閱讀最新的訊息和疫情,同時卻又懷疑又不百分百相信,研究集體歇斯底里現象的醫學社會學家羅伯特.巴塞洛繆(Robert Bartholomew)告訴我們,過去人們去教堂祈禱而今天我們上網,這是企圖管理正在發生的現實的一種方式,可以幫助減輕焦慮壓力。

或許,我們不再是相信救贖與懲罰的教徒,但我們卻希望藉著想像最糟的情況,企圖了解現實設想真正可能的明天。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