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個越南人都愛吃狗肉,甚至還有為了懲處盜狗者上演「村民的正義」

不是每個越南人都愛吃狗肉,甚至還有為了懲處盜狗者上演「村民的正義」
Photo Credit:張書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幾年,越南北部省分的農村因為偷盜狗事件,已經有數十名偷盜狗賊被村民毆打致死;其中發生在北江省洽合縣名勝社村子的事件,最令人側目!

近幾年,在台的越南移工宰食貓狗新聞時有所聞,宰殺貓狗之舉亦引起台灣動物保護團體的強烈指責,動保團體甚至前往駐台北越南經濟文化辦事處表達嚴正抗議;同時,動保團體亦持續前往移工聚集場所和相關組織,進行禁食狗肉的宣導活動。其實,早在移工們前往海外工作前,越南政府就規定移工必須接受相當時數的「必要知識培訓課程」(第18/2007/QD-BLDTBXH號決定),其中便載明規定移工必須遵守移入國的法律和禁忌,例如:禁止補殺貓狗和禽鳥。

1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製作的越南文宣導海報

實際上,越南食狗肉(Thịt chó)的現象普遍存在於北部農村地區,較少見於中部和南部。許多店鋪會以「香肉」(thịt cầy)作為隱諱的羊頭招牌,甚至十幾年前在首都河內西湖北側的日新坊地區,曾經有多達五十餘家的狗肉店鋪,當地人暱稱「狗肉一條街」(Phố thịt chó Nhật Tân)。現在政府和輿論的壓力下已大幅式微,例如:2018年,河內市人民委員會曾發公文(Công văn 4170/UBND-KT Hà Nội 2018 tăng cường quản lý nuôi, giết mổ, kinh doanh và sử dụng thịt chó, mèo)宣導有關貓狗的飼養管理、疫苗施打等措施,並針對食用貓狗的行為進行道德勸說。

在北部農村地區,狗肉被視為是食補與宴客的佳餚,坊間甚至流傳著狗肉料理方式的民謠以及形容其滋味的俗諺,例如:「Con chó khóc đứng khóc ngồi. Mẹ ơi đi chợ mua tôi đồng riềng.)」(那隻狗站著一直哭,媽媽快去市場買高良薑給我)和「Sống trên đời ăn miếng dồi chó, Chết xuống âm phủ, biết có hay không?(活在陽世不吃塊狗腸,死到陰府會有得吃嗎?)」前者意思是指料理狗肉,一定要使用高良薑烹調;而後者所指的狗腸則是以狗血、烤過的綠豆和香草蔬菜灌腸蒸煮製成,其意是人生在世若沒吃過狗腸,等於白活了!

15世紀初,越南後陳朝與中國明朝交戰,據《傳奇漫錄》中〈東潮廢寺傳〉記載著,當時戰爭結束後民不聊生猖盜橫行:「縣之傍苦盜,雞、豚、鵝、鴨及池魚、園菓,凡可以充口腹者,悉為攘去。」另,17世紀的《黎朝教化條律》(Lê triều giáo hóa điều luật)第47條記載:「居坊社村鄉間,當秉心正直,不可肆其貪橫。如雞豚禾穀柴筍花菓等物,係非已有,不得攘竊以取罪戾。」從越南歷史文獻記載來看,狗肉並不屬於日常飲食中的肉品。越南人的飲食文化與習慣乃是以「米食」為主,包含了米飯與河粉;再來是「蔬果」和「魚」;最後才是「肉」,肉品則是以雞、鴨、豬、牛為主。

食狗肉,其實僅盛行於北部農村地區和特殊聚會時,才會出現於餐桌宴會之上,市場零售價格與牛肉相當算是高價肉品,因此一般農民家中豢養的狗遭偷盜時有所聞。然而越南人食狗肉的習俗到底源於何時,以目前筆者能查找到的資料,能追溯的年代並不算久遠。1888年法國殖民政府曾禁止河內地區食狗肉,因為此舉形同不文明的象徵;然而此禁令卻在1936年廢除,還劍湖附近的古街區遂出現許多販售狗肉的攤位。1954年,法國遠東學院(École française d'Extrême-Orient)Pierre Huard和Maurice Durand兩位學者出版的《Connaissance du Viêt-Nam》(越南概論)曾有圖文介紹越南食狗肉現象,內容大抵是說狗肉不像豬肉那般屬於常見的肉食品,而且吃狗肉通常予人貪食糜爛的負面形象,吃過狗肉者被視為不潔,短時間內不能出入寺廟。

2
《Connaissance du Viêt-Nam》中介紹越南販售狗肉的圖文

筆者曾作客移工友人阿石家時,因為他家裡剛好有養狗,便聊起越南農村吃狗肉的習俗。阿石說以前家裡還有另外一條狗,但無緣無故消失了,懷疑是被外來的狗肉販子偷抓走,如果被他當場看到:一定把偷抓狗的人打死,一定打死!當時阿石的表情與態度是很氣憤與堅定的,可見得不是一種開玩笑的態度。「把人打死」,是他對於「偷狗」行為相對應表現出來的企圖;我說是不是把偷狗的人抓起來交給公安處理就好,為了一條狗而殺害一個人,這件事不符合現代國家法律的比例原則。阿石卻回答說:「沒關係,以前別的地方也發生過一樣的事情,頂多罰錢或坐幾個月牢就好,我願意」!

事實上,阿石所言不假。近幾年,北部省分的農村因為偷盜狗事件,已經有數十名偷盜狗賊被村民毆打致死;其中發生在北江省洽合縣名勝社(Thôn Danh Thượng 2, Xã Danh Thắng, Huyện Hiệp Hòa, Tỉnh Bắc Giang)村子的事件,最令人側目!據報導:

「越南把狗肉視為美味佳餚,使得農村裡的寵物狗常被偷走,村子裡的養狗人可說是積怨已久。當村中發生偷盜狗事件後,兩名偷狗賊被村民打死,事後公安逮捕七名村民,引起全村群情激憤。當地媒體引述地方官員的話說,大概有八百名村民簽署了請願書承認參與動用私行。村民的集體請願連署行動,其用意是抗議相關政府當局從未嚴懲偷狗賊,『因為根據法律規定,偷狗從來不會被以刑法嚴懲。』越南法律規定,只有偷走價值超過兩百萬越盾(約95美元)才會受到刑法懲罰,而大多數狗的價格遠低於此。據估計,2013年1-9月至少有十五名偷狗賊被毆打致死」。

從這篇報導可以看出傳統越南農村所呈現出的共同體意識,竟有八百人參與連署行動願意共同承擔遭受法律處罰的風險,該如何理解此種「鄉民的正義」?

德國社會學家涂爾幹(Émile Durkheim)曾在《社會分工論》(De la Division du Travail Social)一書中提到:「在東京(Tonkin,為越南北部舊稱),有很多常規是不能違犯的,而違犯者所受的懲罰有時比嚴重損害社會的犯罪還要嚴厲。」雖然涂爾幹是在描述越南十九世紀以前的社會情況,但上述的阿石和村民對偷狗賊所施予的懲罰(把人打死),卻是活生生發生在現代的實例。事實上,共同意識的成形與完善過程是非常緩慢的,要想形成普遍化的行為模式或信仰,就必須經歷漫長的時間,相同地想要捨棄也不是一蹴可幾,共同意識幾乎完全是過去時代的產物。過去遺留下來的東西往往受人尊敬,人們遵循的慣例也有很高聲譽,反過來說也因此不敢逾越它了,例如:越南歷史上特有的「鄉例勝王法」(Phép vua thua lệ làng)現象,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例子。由此來看,集體意識的權威大多數都是由傳統權威造成的,當共同體逐漸消逝的時候,這種權威――鄉民的正義――也會日漸沒落。

所以,若是以台灣的法律見解為立場,那麼越南移工食狗肉的議題就沒有太多的討論空間,它勢必走向違法一途。然而,人類與動物關係學者Hal Herzog認為世界上多數肉食禁忌的唯一解釋,純粹是因為文化傳統的反覆無常以及人類習慣互相抄襲所造成的結果。也就是說,當某個文化將某種肉類視為禁忌時,食用這種肉類的概念就會變得令人厭惡,例如:對大部分美國人而言,吃狗肉讓人感到噁心,但在過去北美的印地安部落中,狗肉曾被當成主食。食狗肉,在不同的社會脈絡下有著相異的文化詮釋,但是對台灣人而言,食狗肉的行為並不見容於當代社會。人們對問題的心理認知會受到文化規範所影響,一旦我們定義了問題,便不會去考慮其他可能的替代性解釋,而筆者的目的是在論述越南的食狗肉現象,作為理解異文化的另一種途徑。

註:就在筆者寫稿的同時,2020年2月27日義安省安城縣馬城社的村子(Xã Mã Thành, Huyện Yên Thành, Tỉnh Nghệ An)又發生了一起村民毆打偷盜狗賊致死事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