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視蔡英文的招牌外交政策:亞洲國家怎麼看台灣和「新南向政策」?

檢視蔡英文的招牌外交政策:亞洲國家怎麼看台灣和「新南向政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朱拉隆功大學「安全與國際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Security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主任蒂提南(Thitinan Pongsudhirak)寫道:「作為一個亞洲國家又具備民主和經濟上的成功,台灣是一個活生生且持續茁壯的例子。」

翻譯:許睿洋

蔡英文總統於上個月(原文發表於2月20日)連任成功後,海內外的分析家早已開始為其招牌外交政策「新南向政策」(New Southbound Policy, NSP)的未來進行把脈。作為台灣在亞洲的區域策略,新南向政策旨在與南亞及東南亞國家建立並擴展廣泛層面的關係,如今也已持續從許多領域回收成果。以新南向國家為投資標的的境外投資從一年前的27.9億美元增加了16.16%,而由新南向國家來台旅遊的人數也於去年上升了6%。隨著蔡英文握有立法院中過半的席次,並在總統大選中大獲全勝,現在她已取得人民授權能將其政策議程再向上升級。

台灣如何覓得努力後的反饋

然而,儘管現在正是時候展望新南向政策的未來,卻也毫無疑問是個該回首過去、重新評估政策目標、並檢視台灣的區域夥伴是否與當前進程立場一致的絕佳時機。近期,由台灣亞洲交流基金會(Taiwan-Asia Exchange Foundation, TAEF)於越南進行的一項小型調查顯示,在與台灣企業有業務往來的當地企業部門與專業人士心目中,台灣與台商的正面形象在越南前10大投資國中高居第2位,僅次於日本。但只有一項調查並不足夠。新南向政策的其中一個劣勢就是在那些涉及區域國家對彼此看法的重要研究(例如新加坡智庫「東南亞研究所」(ISEAS)近期發表的《2020東南亞國家調查報告》,以及其他由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所進行的調查等)中,台灣往往未被囊括在內,使得我們難以看出其他國家對於台灣於亞洲地區日漸增強的努力在迴響上是否具有一整體趨勢。

除了與夥伴國家進行官方與非官方的交流外,台灣必須倚賴那些對新南向政策投以關注(儘管相當有限)的區域政策專家與官員所發表的撰文與評論,作為窺知外界如何解讀台灣與新南向政策的替代方法。在這樣的文獻裡,我們主要能看見三種主軸:就正面而言,台灣被視為進步的民主國家和開放的社會,同時也是貿易和產業夥伴;而就負面而言,極具影響力的中國因素卻讓潛在的夥伴關係變得複雜。

RTX34B5T
Photo Credi:Reuters/達志影像
台灣的成功在於民主自由與經濟實力

台灣作為亞洲領航民主國家的地位在多篇文章中受到一再強調。如朱拉隆功大學「安全與國際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Security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主任蒂提南(Thitinan Pongsudhirak)寫道:「作為一個亞洲國家又具備民主和經濟上的成功,台灣是一個活生生且持續茁壯的例子。」新南向政策「以人為本」的願景更與上述關於台灣的論述不謀而合。對於區域內民主與公民社會活動的支持者來說,台灣的成功是對其信仰價值的肯定,也是對超越所謂「亞洲價值」或「中國模式」的亞洲願景的肯定。因此,台灣身為在政府透明化的佼佼者,以及亞洲第一個開放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區域內許多國家更將台灣當作進步價值的燈塔。

但台灣真正引人入勝之處,莫過於其經濟潛力。不要誤會,沒有人認為台灣能取代中國在基礎建設上的投資,但有許多專家指出,台灣在特定產業的先進科技與專業技術能有助南亞及東南亞國家維持其經濟發展。菲律賓智庫「亞洲太平洋協進基金會」(Asia Pacific Pathways to Progress)副研究員馬克.馬納譚(Mark Manantan)指出,台灣與菲律賓在電子、人工智能、區塊鍊科技等領域的合作有所提升,雙方甚至致力於「台菲數位走廊」(Taiwan-Philippines Digital Corridor)的建立。資深泰國記者鍾佳濱(Kavi Chongkittavorn)更於《曼谷郵報》評論道,新南向政策「讓台灣在醫療保健、科技與中小企業的努力成為了促進區域進步的推進力。」對於想要在價值鏈上向上攀升、並促進商業發展的亞洲國家而言,台灣在這些領域的經驗具有極其珍貴的價值。

RTR4ITG3
Photo Credit:RT/ 達志影像
菲律賓馬卡蒂

有趣的是,在那些認為應與新南向政策進行經濟合作的支持者中,部分最狂熱的支持者來自中國於亞洲地區地緣政治競爭者之一的印度。知名印度學者、也是印度智庫「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戰略研究計畫主任潘特(Dr. Harsh V. Pant)近期寫道,台灣與印度「在很多方面都是天生的夥伴」。他於文中強調近年台灣於印度設立了若干貿易辦事處,更支持台灣與印度在科技、再生能源、電動車和農業等領域的深化交往,因為這正是美中貿易緊張局勢下的「當務之急」。印度前海軍中將、現為印度基金會(India Foundation)董事會主席的辛哈(Shekhar Sinha)也讚揚這些經濟協作的加深,認為台灣的新南向政策與印度的「東行政策」(Act East Policy)具有明顯的互補性。同時,他也呼籲雙方於海運領域的雙邊協作,以確保區域貿易的順利進行。

中國因素

然而,最令南亞與東南亞分析家擔憂的,仍是與台灣合作將對其本國與中國的關係帶來的潛在影響。但這並不是說區域內的分析家與台灣堅稱自己一直都是主權獨立國家的立場不一致。舉例而言,菲律賓分析家理查.海德里安(Richard Heydarian)認為,菲律賓總統杜特蒂(President Rodrigo Duterte)應向台灣總統學習「領導的勇氣、無條件的愛國情操、對地緣政治的知曉,並相信年輕世代是我們民主共和國的守護者」。在上個月的大選後,潘特也說道:「台灣已經做出明確的選擇,它不會在其獨立地位上有任何讓步,即便它必須孤獨地處在這個世界上也在所不惜。這是一條值得珍惜與尊重的道路。」在這個多數國家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才獨立的區域內,這些國家亦深刻了解自治(autonomy)的可貴,這更是它們在這場美中戰略競逐中最核心的利益所在。

儘管有這一層了解,區域內的分析家也意識到,即便南亞與東南亞國家的政府需要與台灣加強合作、促進共同利益,但卻也必須抑制來自中國的壓力。越南外交學院(Diplomatic Academy of Vietnam)研究員Tu Lai表示,儘管越南將因為與台灣的新南向政策合作而獲益良多,「但中國目前是越南最大的貿易夥伴和進口市場…因此,台灣和越南要在不惹惱中國的情況下開展有益的經濟關係絕非容易的事。」對Tu Lai而言,台越合作能走多遠將取決於「越南政策的韌性和蔡英文政府的決心」。

但人們也明白總是有巧妙的方法能將雙邊關係向前推進,而中國也不可能支配著一切。緬甸國務資政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的前發言人敏特(Nyo Ohn Myint)便曾在一場訪談中聲稱,儘管緬甸政府嚴格恪守其「一中政策」,但台緬的互動與投資關係在地方層級仍非常強健。敏特也引用越南的案例,認為緬面在「一中政策」上能夠更有彈性,因為從越南的例子來看,你不僅「能夠有一場公平的比賽」,更能從台灣和中國兩邊獲利。

新南向政策在蔡英文的第二任期該如何向前走?

在理解新南向政策於蔡英文第一任期內的表現,以及區域夥伴的觀點後,仍有一個領域是台灣應該加強投注力道的,那就是與區域內公民社會和青年領袖的接觸與互動。儘管目前已有一些成果,例如「亞洲青年領袖民主工作坊」(Asia Young Leaders for Democracy,由台灣民主基金會主辦)、「亞洲青年領袖營」(AIT-SEASAT Youth Camp,由美國在台協會和台亞交流基金會主辦),以及其他由政府和NGO所發起的計畫等,但台灣在該領域的活動,無論是深度或廣度均仍有進步的空間。團結理念相近國家的第三方也是持續向前邁進的良方,政府更應該支持NGO與南亞和東南亞國家的夥伴們進行協作,尤其應鼓勵那些具有顯著綜效和長期合作潛力的領域。

(「亞洲青年領袖民主工作坊」宣傳影片)

在經濟方面,台灣必須持續辨識個別國家的需求,並釐清自己的優勢該如何在它們的發展進程中發揮作用。隨著南亞與東南亞的經濟體開始轉型,產業合作不該只侷限在勞力密集的製造業,更應該包含最尖端的科技。如同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於其近期報告中所強調的,數位連結力(digital connectivity)和資訊安全是台灣能和美國在亞洲地區進行合作的領域。戰略及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另一篇題為《描繪匯聚藍圖:探索美國自由開放印太策略與台灣新南向政策的交會點》(Charting Convergence: Exploring the Intersection of the U.S. 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 Strategy and Taiwan’s New Southbound Policy)的報告亦共享了這樣的觀點。與美國和日本在這些領域加深合作不僅對台灣的新南向政策有益,它們更強化了台美與台日之間更廣泛的關係。另一方面,台灣也需要更好的行銷策略和國家品牌來提醒其他亞洲國家,台灣企業是相當值得合作且積極的夥伴。

最後,台灣與中國的關係仍將嚴重影響其在區域內的成就。並不是說台灣就應該妥協,而是台灣和區域夥伴必須設立政策優先順序(決定應將政治資本花費在何處),並加強在中國壓力下的政策韌性。用以開展雙邊關係的創意管道和模式也應持續被開發。一個強健而充滿活力的台灣在經濟、社會和安全上均符合區域國家的利益,而一個可控制的兩岸關係對於區域發展更是至關重要。因此,隨著南亞與東南亞國家影響力漸增,它們更應該積極地鼓勵兩岸進行和平對話、勸阻敵對行為,這也是台灣與之深深共享的目標。

本文獲“The Diplomat”授權刊登,原文請見:How Does Asia Think About Taiwan and Its New Southbound Policy?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