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觀調控」統計數字加上造神文宣,就是中共的防疫維穩邏輯

「宏觀調控」統計數字加上造神文宣,就是中共的防疫維穩邏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部分網民負評不斷,但相信中共「廣宣」情節的中國民眾大有人在,在打壓與大搞個人崇拜之間,習近平再度經由掌握話語權,鞏固了自身權力基礎。

維穩與政治掛帥始終是中共處理新冠肺炎的指導方針,不論是緊縮性的封城與戰時接管,或是開放式的大復工,過與不及之間完全取決於北京的政治需要以及習近平的權力考量。在防疫政策中,維穩邏輯的運作憑藉的就是黨國體制對各項統計數字的「宏觀調控」,及其宣傳體系所進行的政治洗腦。

深入觀察,這些數據背後卻存有血淋淋的歷史教訓,史達林曾經說過一句駭人名言:「死了幾個人是悲劇,但死了幾百萬人只是統計數據」,同樣的語境也發生在毛澤東所發動的大躍進運動中,面對這場造成四千萬人死亡的人禍,毛在廬山會議上以「總的形勢是成績偉大,問題不少,前途光明」與「總路線是正確的,從全局來看,成績與缺點錯誤還是九個指頭與一個指頭的關係」的說法作為政治調性,輕描淡寫帶過自己的政治責任。

掌握輿情就有統治正當性,這就是為何中共需要內外的「喉舌人」

威權體制堅信,掌握輿論的陣地才能鞏固統治正當性。換言之,媒體不僅成為個人崇拜的化妝師,並發揮「黨的喉舌」的使命,遂行政策宣傳與政治社會化的功能。必要的時候也成為統戰利器,亦即達成「宣傳黨與領導人的正面形象,醜化敵人的灰暗面本色」的效果,同時避免政敵與民運份子透過「高級黑、低級紅」的形式妄議中央的大局與政策。

中共近年來不斷強化掌握輿情的政治運作。

「中國網路安全領導小組」於2014年成立時,習近平在會議上隨即宣示「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將網路輿情置於國家安全高度是習掌權的具體作為。此外,為了進一步落實網路維穩政策,在國安委與網路安全小組的指導下,中共陸續成立了中央網信辦(黨)與國家網信辦(國務院)。

為了確保一線工作的推展,中共更積極進行人事部署,這可從前年8月讓網信辦主任徐麟出任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徐麟在應勇接任湖北省委書記後接任上海市長),也讓莊榮文接任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主任。徐麟與莊榮文雖然不是浙江「之江新軍」嫡系,也是習在福建與上海工作時期拔擢的親信。

輿情上的各種抹粉,都是為了「中國大復工」

為了幫中國大復工進行政治宣傳,中共持續讓世衛組織扮演「衛健委」或「宣傳部」外圍的角色。

2日WHO召開例行記者會,秘書長譚德塞指出,目前韓國、義大利、伊朗、日本等國的疫情最令人擔心,這些國家的病例數不斷增加,而中國日前回報給世衛組織的數字為206例,這是自1月22日以來最少,但世界各國過去24小時所通報病例數,則是中國的9倍。

言下之意,相較全世界擴散的疫情,中國疫情顯然趨緩受到控制,在此背景下中國外交部甚至揚言要從海外重大疫區進行「撤僑」,這種導果為因與指鹿為馬的邏輯反遭致全球輿論的批評與訕笑。但為了大復工的政經需要,中共需要這種數字宏觀調控與大外宣。

AP_20041552016164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為了避免大復工後引發的第二波疫情擴散風險,中共沒忘記先行施打政治預防針,網路輿論的緊縮就是維穩政策下的配套措施。國家互聯網資訊辦公室發佈的《網路資訊內容生態治理規定》,將於2020年3月1日起施行,旨在營造良好網路生態,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維護國家安全和公共利益。

根據最新規定,網路內容產製者不得製作、複製、發布「違法信息」內容。所謂「違法信息」定義為何?包括反對中共憲法基本原則、危害中共國家安全、洩露中共國家機密、顛覆中共政權、損害中共榮譽和利益,以及侮辱、誹謗、威脅、散佈謠言,侵犯他人隱私、流量造假等等。

除了網信辦持續接管中國輿論情外,中宣部造神的工作也未曾中斷。中國官方近期急於出版名為《大國戰疫》書籍,大肆讚頌民眾在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有效阻擊疫情的神話故事。另外,官媒《人民日報》也從1月初開始,不定期在頭版刊載〈總書記來過我的家〉系列宣傳文章。

雖然部分網民負評不斷,但相信其中情節的中國民眾大有人在。在打壓與大搞個人崇拜之間,習近平再度經由掌握話語權鞏固了自身權力基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